專題 / 東方熱話

【東方熱話】變相黃牛 代購門票風不可長

廣告

近年來,不少海外當紅藝人來馬開唱,都會吸引大批粉絲提早排隊買票,而「代購門票」風氣更是盛行。最近張學友世巡大馬站門票開賣當天,甚至還出現不諳中文的外勞欲排隊購票,就連「零酬金」的光良演唱會竟然還有「代購軍團」在網上搶票。「代購」究竟是助人還是害人,至今仍存在爭議性,二次買賣交易全憑良心。

梁常欣(23歲,樂器行銷售員)說,其實本地代購門票一詞是從日韓藝人開始,但如今華語樂壇也失守。現下無論是職業代購或鐵粉,為了搶購「靚位」,不惜打地鋪,苦了一眾粉絲。「無論是國內外演唱會,我都有托人幫忙買票,自己也曾幫人買票,但我們都沒有額外徵收費用,因為那只是舉手之勞。其中有者甚至特地幫朋友買,而自己卻沒有出席演唱會,之后再請吃飯當作犒賞。」

廣告

間接剝削他人權益

「我並不否認這一個東西(代購)的存在,的確為一些人帶來便利,但我不認為它可以盛行,甚至成為一個職業!」

她直指,時下的代購與昔日的黃牛黨並無太大區別,因每張門票都賺取50至數百令吉不等利潤,豐厚的佣金讓不少年輕人加入代購行列,不僅破壞規矩,還導致真正的歌迷到場早排還要擔心買不到票,間接剝削了他人的權益。

「我不覺得真正的粉絲,付出一點心力到場買票都不願意,以前大家都是這樣。若無法到場也會拜託朋友幫忙,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願意幫忙;外地人的話,則可選擇網上購買,若依然無法搶到,那只能接受,至少公平競爭。」

她續說,本地面對最大的問題便是網絡購票系統,頻頻卡機出錯讓人受不了,主辦方若有誠意杜絕黃牛,必須檢討和做出改善,否則有關風氣只會越吹越盛。

彭嘉豪(23歲,法律系學生)說,大部分黃牛票和代購人士皆是透過網絡進行交易,實在難以杜絕,而且交易收入也無須繳稅。

他們皆認為,政府部門應該針對有關問題作出深入探討,例如只允許在特定平台進行買賣又或是針對性立法,一旦有人舉證,就採取嚴謹行動。

「在司法無法管制的情況下,主辦方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認真看待粉絲舉報的案件。或可參照國外的例子,在購票系統上建立安全問題,以確保真正的粉絲能夠對答,並獲得購票資格。」

未嚴格執行禁轉讓條款

彭嘉豪指出,我國沒有特定法令針對有關性質的買賣交易進行管制,加上主辦方鬆懈處理以及社交網站發達,導致黃牛黨和高價代購者有機可乘。

「當民眾購票時候,主辦單位或是票務公司有設定特別條款,即不能轉賣或轉讓門票,否則有關單位可視情況決定購買者的入場資格,同時保留追究的權利。」

他表示,一旦主辦方發現黃牛票或是二次高價所得,持票者如同廢票,可被拒入場。惟,大部分主辦單位都盡量不與消費者起衝突,故鮮少行使該權利。

他解釋,有關交易並非取決于貨物本身,而是屬于服務性質,故難以判斷價格是否合法,最終取決于道德層面的考量。

夜排須自行承擔風險

時下無論是代購還是鐵粉,多數得提前多天到購票地點過夜留宿,以便最快拿到號碼牌,才能確保買到好位子,此舉稱作「夜排」。但並非所有單位都允許有關行為,如金河廣場也曾下令禁止粉絲夜排。

梁常欣說,本身也有夜排經驗,雖然為了偶像心甘情願,而且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相聚也分外有意義,但依舊不認為「夜排」是可行之策。「其實很多人以防萬一(卡機故障)都會準備大量現金在身,如果連續夜排幾天,任誰都不會覺得那是安全的。」

她說,當初與一群好友結伴排隊,所以大家可輪流休息,周圍有任何動靜都可及時通知身邊的人;但若只是單獨一人,漫漫長夜很是煎熬。

彭嘉豪指有關行為落在私人區基本上不觸法,因其並非流連在公共場所,但商場或是涉及單位則有權驅趕夜排者;但很多時候,考量顧客至上以及夜排者帶給商場另類商機,故一般會息事寧人。

然而,被問及商場是否需要在非營業時間保障夜排者的人身和採取安全時,他則否認,並稱購票單位並不存有絕對義務「守護」夜排者。

「通常是沒有,除非發生的事情(證實)是商場疏忽,比如商場的招牌突然掉下來、屋樑倒塌等,這類關于場地的事情則不排除。可是如果是其它的人為事故,比如在夜排時被打劫,這就不關商場的事了。」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