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創意拓藍海

【創意拓藍海】安全無毒超輕粘土 捏出創意

廣告

「超輕黏土」是一種興起于日本的新型環保、無毒、自然風乾的手工造型材料,而但來自大港的蔡親儀在接觸了超輕黏土后,便將此手作帶入其工作室,讓更多本地人有機會接觸。如今超輕黏土越來越受歡迎,她也計劃開設更多分行,繼續推廣此手作。

32歲的蔡親儀(幽蘭若曦)是一名手作教師,但她教導小朋友手作的工具有別于其他老師,而是引用在外國頗受歡迎的「超輕黏土」。超輕黏土的主要成分是紙張和發泡粉,因此在作品完成后,重量相比其他黏土捏制出來的作品會輕上3到4倍。

廣告

她表示,接觸超輕黏土是機緣巧合,但之后發現它的使用簡單,且比較乾淨,所以后來一直利用它作為教學工具。

她在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表示,超輕黏土操作起來和普通黏土無異,惟黏土沒風乾前含有水分,所以在揉捏成型的時候手速需要稍微快一些。完成后,只需將作品擱置3至7天,作品就會定型。

培養穩定性及創意

「超輕黏土相較其他黏土的成分而言更純粹,絕大部分成分是紙張,所以只要保存得當,很難會發生變色或損害的情況。」

蔡親儀過去一直在中國進行教學工作,但漸漸地發現馬來西亞有更多小朋友需要這方面的指導,于是毅然回來馬來西亞設立自己的工作坊。

「大部分家長對于手工都有一種錯誤認知,認為這只適合作為興趣,玩一玩,等長大了,定性了,就該放棄。但實際上,做手工對于培養孩子的穩定性及創意非常重要。對一些情緒不穩定的小孩,手工更是能對他們起到療愈作用。」

她說,開班授課前也想過要用其他黏土或工具來教課,但最后發現超輕黏土的成本不高,不需太過複雜的道具輔助,大部分只要一雙手就能完成作品。

「超輕黏土最大的優點是它不會讓小朋友在手作的時候將雙手變得髒髒的。」

她歸國兩年有余,一開始想要教導小朋友超輕黏土手作的她,如今也有不少成年人也來向她學習超輕黏土的手作。

她目前在隆雪區自己創立了一間工作室,主要教導人們使用超輕黏土進行手作。

少接客制訂單開班授課更重要

除了在本地增設超輕黏土的工作室,讓馬來西亞民眾有機會接觸這個獨特又有趣的手作工藝外,蔡親儀的超輕黏土手作,也有接受定制的訂單。

從人物造型到風景重現,只要顧客能夠提供照片,她基本上都做得出來。

「我比較少接定製,因為定制的製作過程會相對的長,我還不如多教幾堂課,直接讓更多人知道超輕黏土的存在。」

她說,她十分喜歡在手作工藝上結合國家的人文、風土以及習俗,讓學生們能夠一邊動手做手作,一邊了解當地的文化。這也是她當初決定成為一名手作老師的目的。

她表示,希望能夠用超輕黏土捏出馬來西亞多元文化下的美麗風景與事物,讓馬來西亞的子民透過手作更加熱愛自己的國家。

同時,她也會將這些製作與教學過程繼續放上中國的社交媒體上,供有興趣者付費學習。這些學生不論年齡、國籍、族群,只要對超輕黏土有興趣都行。

蔡親儀希望,這樣能夠讓他們多多了解這個美麗的熱帶國家,將馬來西亞推向國際的舞台。

助走出憂鬱症陰影

除此之外,蔡親儀對超輕黏土情有獨鐘的另一原因,是因為超輕黏土幫助她走出了憂鬱症的陰影。

她說,小時候自己喜歡做手作,但因為父母認為這適合作為興趣,所以中學畢業后,便順著父母的意願修讀了會計系。然而,她沒有如母親期望般念完會計,找份穩定的工作,而是中途輟學后,當起了駐唱歌手。

「間中,她曾患上憂鬱症,這情況持續至嫁人后被丈夫發現,他不惜在鄉下地區為她準備網線、汽車,讓我能夠重新接觸到手作。也是在那時候,我接觸到超輕黏土。」

她說,重複性動作能幫助人們穩定心情。手工藝品完成后,優先學會欣賞作品的人因為永遠是自己,所以這一來一往當中,自信心便會被建立起來。因此,希望能夠將這樣的信念帶給馬來西亞的人們,所以決定回馬開班授課。

蔡親儀說,用手工教育下一代,雖然不是大多父母眼中成功的榜樣,卻至少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