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龙门阵

我們是醫病還是醫病人?

廣告

記得那一年的一大早,醫院大樓病房裡,一群醫師帶著口罩,聚精會神的圍著一張X光片看著。原來是病房裡來了個肺炎病人,實習醫生因為發現臨床少見的某種肺炎類型,而正興奮地討論著。

病人主訴是咳嗽一個多月,沒有發燒或者氣喘。不過常常咳得無法入睡,吃了幾次偏方都沒有好,最後因為咳血而住院。我去查房時,發現實習醫師下了驗血驗痰的醫囑,開立了抗生素,卻忘了給咳嗽藥水。

廣告

「病人的主訴是什麼?」我問道。「呃……是咳嗽一個多月,帶有血絲。」實習醫師怯生生的回答。「那你的止咳藥呢?」

原來實習醫師覺得病人是因為感染肺炎而咳嗽,所以肺炎好了,咳嗽當然就沒有問題了。可是「病去如抽絲」,等到病人肺炎好了,他是要再咳多久?這就是新晉醫生搞不清楚,自己是治病,還是治病人?病人的病要醫,症狀更不能忽視,醫生的責任是除了治病,還要拔苦!

埋頭專研罕見病

如果以為這種情形,只是出現在醫科的菜鳥身上,那你就錯了。環顧整個醫療體系,你會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醫生都以能發現罕見疾病為豪,有些病幾萬人中才有一個,一經診斷出來,那位醫生在整個群體的地位無形中都會提高。甚至各種專科考試都是以醫師可以診斷和處理少見或罕見的病況或疾病為主,而不是以常見症狀為導向。

專科醫師一定要能夠處理疑難雜症,這本是無可厚非。可是到最後似乎變質成醫師要往上爬,就是要埋頭錐研少見病,而常見病的治療卻似乎被忽視了。難道咳嗽、頭痛、失眠、暈眩等等的處理,現今的西醫治療已經有很令人滿意的水平了嗎?答案是並沒有!

我研讀的家庭醫師專科課程,已經是比其它專科涉獵更廣,從頭到腳,什麼科系都要囊括。可是常常給我有點到即止之憾。有時讀完了整本頭痛的醫療手冊,卻發現很多頭痛的原因,鑑別診斷了半天,到最後都還只是吃止痛藥,而且還不能治本斷源。所以造成很多不屑醫生逢頭痛都診斷病人是偏頭痛,只開立止痛藥了事。

大家都埋頭苦幹,奮力研究著各種還沒什麼人碰觸的領域,可是卻沒人願意花時間把最常見的病,最多人受苦受難的小病給研究透徹。難道只是因為小病死不了人?要知道,小病不要命,發作起來卻要人命!

廣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