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阵  2017年03月20日 | 作者:鄭庭河 | 专栏:濁水有魚

欠缺榮譽感的社會?

近來有論者舉例感歎國人欠缺榮譽感,坦白說,這問題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了,畢竟不太光榮的事,國人多多少少都有份的,恐怕還有更嚴重的幾單。

比如我國政府至今都拒絕簽署《1951年聯合國難民地位公約》、《1966年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力國際公約》、《1966年經濟、社會、文化權力國際公約》,以及《1967年難民地位協議書》。雖說這似乎僅關係「政府」的事,但政府能夠如此持續地無動于衷(雖或不至于無恥),難道不與大部分人民的無知、冷漠、縱容、苟同——甚至背書有關?

我國面對難民問題和公民權益問題已經幾十年了,過去一些頗具爭議的處理方式的確令國家的國際形象很不好,甚至已接近「醜聞」的地步。若政府能毅然簽署有關公約或協議書,行事上就不得不依照一定的國際價值、標準和規則,而這只會有助于提高國家的聲譽。

可為何國人似乎不太積極迫使政府去認真看待有關公約及協議書,乃至簽署之呢?如果一般人確實有點無知,不清楚事情的輕重的話,那為何民間社團、媒體、宗教組織、知識分子,乃至政黨等不去用心推動相關醒覺和運動以給政府施壓呢?顯然,或有不少國人還真的認同政府的說辭,認為有關公約有「干預國政」、「損害國家利益」之嫌。

五十步笑百步

另外,同樣嚴重的是政府一些依據膚色和宗教信仰來規定國民待遇,而且有明顯「差別待遇」現象的政策和措施,實際上也會令國際上一些知情者覺得「好誇張」,連帶對本國的整體印象大打折扣。

惟不知是基于無知、無感或無奈,許多國人對此也毫無反思、反省,乃至反應能力。對這種顯然違反「文明常理」的制度化歧視,不論是悍然死守、麻木不仁,或者是逆來順受,坦白說,都是欠缺榮譽感的症狀。

然或許最悲哀又有點搞笑的是:一些不知道自己欠缺榮譽感者還熱衷于批評他人欠缺榮譽感。包括某些認為高舉國旗、高唱國歌、高捧領導人、支持本國運動員就是「有榮譽感」的表現,相反的則是「無榮譽感」。殊不知,如此程度的榮譽感,還真的要叫人冒出「三條線」。

質言之,榮譽感雖有時候也需要靠形式來渲染、襯托,不過與其形式,不如真正為國家、為社會、為公民推動實質的改革。即使這樣會惹怒當權者,但能夠不畏權勢而奮進,方是會讓世人刮目相看的「有榮譽感」的行為。

关闭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