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阵  2017年04月21日 | 作者:楊善勇 | 专栏:僅供參考

南光茶餐室要搬了

那些年,小鎮昔加末外出夜宵的地點,零零星星,不似今天咖啡館之林立。比較廣為人知的有兩個,地方上大家管叫做open air的地方:一個位在哈芝街和亞旺街的交接處,位在Jakel布店大廈現址,早些年收了;另一個則是南光茶餐室。

先輩飄洋過海南來,陸家開始經營南光,系自爺爺那一代人開始,屬建字輩,前后的檔口,都是來自海南的本家親戚。兒孫隨后接手,繼續營業。現在已有宇字輩的第三代后人,屈指一算,也有90年之久了。

同一條街上的昔華小學1914年間建校,這麼一說,推算上來,二戰之前,南光這一塊金字招牌,已經守在這里,經歷快一個世紀的風風雨雨;賣咖啡,賣茶水,賣紅豆冰,賣檸檬薏米水,還有自製的特色六味。

接近一百年來,此地的建構說來簡陋,頂上幾片屋瓦,四面牆壁,十分通風;夜晚入暮之時,客似雲來。可惜,地是租來的。接下來的故事,人人可想而知,如今地主想干脆賣了。連同右側那片相連的空地,江湖傳言,據說開價高達200萬令吉。

是虛是實,總之,這樣的價碼,說來實在不可思議。縱然每月可以在此淨賺一萬,也需至少16年的光景,才能完全回本。算盤一打,前思后想,自可明白,南光茶餐室為何也不得不搬走。

這麼一搬,這個所謂昔加末大街之上,海南人所有的店面所剩無幾;入夜時分,燈火越是黯然:郭全強家族獨資的巨昌,遷到居鑾;黎汝介先生的大亞酒家,轉到了彭江海路的新店。

古人所言風水卅年輪流轉,似乎確有這一回事,當年的風風光光,如今只剩下難言之感傷:這些年,早歲open air如今都不open了。南光搬了,也許不久這里就淪為一堆廢墟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