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頂部

Oriental Daily News, 東方網

設為書簽 繁体

2014年4月16日 21:03 星期三    农历:甲午(马)年 三月十七

陪月中心越開越多 加強監督 坐月才安心

專題 2012年8月25日



以往一說起坐月子,大家都會想到聘雇陪月婦上門,但隨著時代變遷,陪月護理中心所提供的產后住宿配套越來越盛行,未來的發展趨勢也備受看好。

現代婦女坐月子不再默守成規,坊間陪月中心一間間崛起,但是我國政府至今仍未有一套法則或指南,控管陪月中心。

近年來一些不符合規格陪月中心所鬧出的命案及家庭憾事,一宗接一宗爆發;政府在去年曾經打算要立法管制陪月中心,只是至今還未有下文。

婦女、家庭及社會發展部執法與宣導組主任再敦醫生表示,雖然有十幾家陪月中心欲向婦女部註冊,但是至今政府還未有一套合適的管道,來控管陪月中心。

「因此,目前婦女部只能把這些陪月中心註冊在看護中心的類別下;不過,若是涉及醫藥及醫生的部分,則需要衛生部註冊,畢竟這是衛生部的權限。」

她也認同近年來陪月中心一直在崛起,如雨后春筍般林立,而且確實有部分中心是在違法經營,並且曾鬧出一些社會事件;但礙于目前法令上的限制,所以當局只能與衛生部合作,扮演執法的任務。

再敦指出,根據1993年看護中心法令闡明,只要在一間房子中照顧超過3名以上的小孩、老人或殘疾人士(包括產后婦女等),都必須向婦女部旗下的福利局註冊。

不過,她強調,若是雇有醫療團隊的看護中心,則必須在向衛生部註冊。因此,每次在檢舉看護中心時,他們都會與衛生部官員一起出動。

「要區分是否應該向福利部註冊或是向衛生部註冊,就要看有關看護中心的性質;如果只是單純的看護職務,照顧小孩、婦女、老人或殘疾人士的起居生活等,就向福利局註冊就好。」

因此,她認為,目前把陪月中心註冊在看護中心類別下,其實有點不太合適,不過在沒有其他專門的類別及指南的情況下,目前也只能這麼做。

政府部門還未行動

另一方面,自2011年8月在檳城發生一宗陪月中心餵食嬰兒喝咳藥水事件后,衛生部長拿督斯裡廖中萊便表示,計劃立法管制陪月中心,規定陪月中心業者必須向衛生部註冊,並雇用護士駐守,確保產婦和嬰兒的健康與安全。

當時,婦女部副部長拿督王賽芝也曾表示,是時候探討管制陪月中心。陪月中心不在婦女部管轄範圍內,目前也沒有特定的法律或政府部門管制有關行業的運作。不過,她不排除未來會立法管制陪月中心。

不過,上述兩個政府部門,至今都還未有進一步的行動。

愛心陪月服務中心負責人王瑞娥指出,她于6年前往福利部提出申請時,已向當局解釋護理中心的操作模式,但當局官員仍不清楚,最終只把所申請的陪月中心列入看顧小孩中心的範圍內。

「隨著當局官員近期到訪,已經著手處理新的註冊申請程序,信函中也清楚闡明所重新申請和註冊的是陪月護理中心。」

環境安靜 產婦安心休息

王瑞娥表示,陪月護理中心的優勢在于產婦能夠完全享受休息,無需任何走動,很適合文靜的產婦。

她說,護理中心環境比較安靜,產婦大可安下心情,慢慢休息,觀賞電視節目、閱讀及上網等,而且嬰兒也有專人照顧,如果想看寶寶,可以按鈴,保姆會把孩子抱到母親面前。

她指出,以她護理中心為例,每日為產婦提供5餐,其中3餐為正餐,其他則是燉品和茶點。中心內有人專門負責餐食,另有員工負責打掃和洗衣等家務工作。

「我們是以一對二的方式,即每一名保姆照顧2名嬰兒。」

她表示,國內陪月護理中心通常分有單人、雙人及四人房等,其中以六人一房為限;價格方面,當然就是單人房最貴,以此類推。

她指出,目前陪月護理中心的市場收費(以28天為準)介于4000至9000令吉,視房間而定,涵蓋了產婦和嬰兒的用品。

她說,礙于每名產婦的要求和意見不同,因此越多人同住一間房,問題相對地越多。

從設立陪月護理中心開始,王瑞娥也考量到保安問題,因此目前護理中心也聘有保安員看管。

她表示,隨著陪月護理中心的需求有逐年攀升的現象,相信未來護理中心將越開越多。

服務多樣化 檳城陪月中心最蓬勃

王瑞娥指出,他是于2002年開始涉足陪月行業,并于2006年開始成立陪月護理中心,提供多樣化服務,包括產后住宿服務。

她說,成立初期,吉隆坡只有2間陪月護理中心,但目前吉隆坡已有逾10間陪月中心,其中更有部分有提供產后住宿服務。

「其實在一些國內的較先進的大城市,如檳城、新山及怡保等已紛紛設立陪月護理中心,其中檳城的陪月中心發展最為蓬勃。」

她表示,從台灣引進陪月護理中心的概念,主要是因為考量到「陪月婦」在未來會越來越少,屆時產婦就會考慮選擇陪月護理中心。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陪月婦的收費越來越高,尤其是新加坡開價很高,吸引不少本地陪月婦出國服務,直接影響國內陪月婦的數量,有時更有出現『生孩子找不到陪月婦』的情況。」

新國聘陪月婦5千

她指出,目前新加坡聘雇陪月婦的價格為2400新幣(約5000令吉),如果加上紅包,出國一趟估計可賺取5000至6000令吉,而本地收費則是3600至4000令吉左右。

她表示,隨著人們受教育越來越高,陪月婦工作需要承受高精神壓力,而且工作量又大,因此越來越少人願意從事陪月行業。

她表示,初期沒有多少人可以接受產后住宿,畢竟住在自己家內始終比較舒服。

「可是,目前很多小家庭沒有完善的廚具設備,所以在坐月期間,都會比較不方便,吃的東西也不多樣化,因此年輕一代都傾向選擇入住陪月護理中心。」

「實際上,坐月需要用到很多廚具,如燉盅,但很多小家庭只有很簡單的廚具,即一個爐、一個煲及一個平底鑊;但產婦不可能為了一次坐月而去買這些廚具,而陪月護理中心就具有完善的廚房空間和多樣化廚具。」

不過,王瑞娥直言,對保守的家庭來說,他們還是比較傾向聘雇陪月婦上門服務。

上門陪月仍有市場

雖然陪月護理中心的在隆雪區越開越多,但「上門服務」的陪月婦依然有其市場和需求,食康樂幸福坐月子中心負責人趙美玉表示,如今願意從事陪月工作的婦女大有人在,而且還蠻年輕。

她說,陪月婦上門服務的收費介于1800至3700令吉之間,分半個月、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更長的服務,另有藥膳包調理系列、養肝補血茶、月子精華湯配套等,或者可以選擇訂坐月餐等。

她指出,據瞭解,一些產婦選擇陪月中心產后住宿服務,是因家裡太多人住,就算聘雇陪月婦也無法提供住宿地方,或家裡不方便,如有病人或白事等。

在家比較自在

「加上有些產婦的丈夫在外地公幹,沒人每天提供新鮮食材,所以才選擇入住陪月護理中心。」

她說,不同顧客有不同需求,一般上產婦聘請陪月婦上門,是喜歡在家逍遙自在地坐月子,吃喝都由自己決定,但住在陪月護理中心就比較不自由。

「據一些入住陪月護理中心產婦說,她們在休息或哺喂母乳時,可能會遇到新顧客上門參觀,同時擔心衛生和人手問題等。」

她補充,該中心上門的陪月婦都是提供一對一的服務,照顧產婦和嬰兒,讓產婦能夠得到充分休息,包括準備坐月餐及讓產婦瞭解更多的坐月育嬰知識。

入住前先探口碑瞭解環境

隨著陪月護理中心近年來逐間冒起,令人開始關注陪月中心環境和人手照顧情況,隆雪華堂婦女組署理主席李素樺認為,產婦在選擇陪月住宿服務之前,都會先探聽口碑,瞭解環境設備,因此相信不會引發太大的擔憂。

她認為,陪月護理中心的盛行是基于市場有這一層需求,畢竟很多小家庭并非跟老人家住在一起,造成產婦在生產之后,未能獲得媽媽或家婆的照顧,所才會選擇入住陪月護理中心。

她表示,產婦在選擇陪月護理中心之前,都會先打聽好情況,若該中心口碑不好,或設備環境不好,相信產婦也不會選擇這項服務。

「產婦已是成年人,應懂得自己的需求,所以我認為,相比起陪月護理中心,兒童看顧中心的情況會更令人擔憂。」

她說,由于幼兒不太會說話,也不懂得如何表達,就算被虐待或遇到問題,家長也難以得知,所以兒童看顧中心更應受到政府嚴厲監管。

她指出,在陪月護理中心裡,至少嬰兒和母親都住在同一個「環境」,每天都能瞭解寶寶的情況,甚至可以依時親自餵奶及和寶寶互動等,因此相信不會構成多大隱憂。


聯合報導:唐龍英、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