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  2017年03月20日 | 记者:劉思敏

設計王梁國銘 機會,由自己創造

設計王梁國銘 機會,由自己創造

把人生的每一步都計算好,似乎活得太辛苦,而這樣的人或多或少讓人感覺過于激進,相處起來有壓力。然而,本地著名室內設計師梁國銘博士(Dr.Eric Leong)打破了這種印象。有「設計王」(Design King)美譽的他待人處事並不處心積慮,也不與人爭權奪利,只不過一直專注地規劃生涯,總是抓準時機,努力創造機會。

現時所擁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後天主動爭取得來的,梁國銘的故事儼然是窮家子弟熬出頭的典範。擁有博士頭銜,目前是立萬國際美術學院(The One Academy)檳城校區校長兼吉隆坡總院室內建築及設計系系主任,但原來從前的梁國銘並不是成績優異、名列前茅的學生。擁有室內設計和商業研究雙學位,他說:「很多專業機構不承認半工讀考獲的文憑,所以我立志要考到更高的資格。而從事教育行業,要不斷傳授免不了自我提升,所以我繼續深造,攻讀藝術博士學位。」而今,他正朝考取教授資格的目標努力,事實上,他也是英國2所大學的客座教授。

梁國銘兒時家境不佳,父親起初開「霸王車」,後來改賣水果,而家裏還有個因發燒成了啞巴的弟弟,「或許是體會過親戚們的勢利眼,而我是長子,很小就想出頭,不可以『衰』給人家看。」刻苦耐勞的精神從生活逼人裏養成,小學六年級兼職賣雞飯,中學就到購物商場當收銀員,也是那時候每天對著華麗奪目的櫥窗而開始對空間及設計產生興趣。

當然,學歷和資格以及教育工作者的身份只是梁國銘的一部分,他的面孔曾出現在各大電視節目和大型廣告看板上,是至今仍家喻戶曉的電視主持人。他的第一個節目,也是大馬首開先河的家居改造節目《Casa Impian》,其實是他自己爭取回來的。

在自己的專業領域裏當明星,梁國銘說到做到。200 1年的主流媒體到201 0年后的網絡新媒體, 十多年脫口就能說的熒光幕生涯,讓兒時曾面對口吃障礙的他偶爾也感覺不可思議。

特意設計的光頭形象

「我很相信媒體的力量,於是借了傢具擺在當時租住的房子,拍照、寫文章,給雜誌和報章投稿,後來《Homepride》雜誌覺得我提供的改造小點子不錯,但是他們沒辦法給稿費,所以我就提議我寫一版,他們就送我一版廣告。」梁國銘認為,品牌比產品重要,因此從一開始就致力塑造自己的形象,還特地到攝影工作室拍照,要為自己做廣告。他笑說:「很多人以為我沒頭髮,但其實光頭形象是我特意設計的。」他也直認,後期開始蓄鬍子,也是為了符合漸長的年紀。他隨手順了順下巴位置的山羊鬍,「幾年後獲得教授資格時,鬍子應該也花白了,到時剛好符合形象。」

他接著說:「文章和廣告在雜誌曝光後,本地英文報章《星報》、《新海峽時報》等陸續採訪,來拍我的家,也因此引起了電視臺的關注。」寰宇電視Astro Ria的製作人找上了梁國銘,他抓緊機會表示能協助策劃節目內容,但對方希望他一併扛起主持人的角色。

從「破」馬來語,到脫口秀明星

梁國銘來自柔佛居鑾,後前往半島最南部城市新山受教育,先後在當地和新加坡工作,一向生活在以中文和英文為主的環境裏,《Casa Impian》拍第一季時,我的馬來語實在太爛,爛到製作團隊警告若是不改進,就不開拍第二季了。你現在回看第一季的前面幾集,你就知道當時情況有多麼糟糕!」

他不諱言自己懷抱明星夢,「不是那種表演類的明星,而是想當自己專業領域裏的明星。」千載難逢的機會找上門,梁國銘說什麼都無法任由情況壞下去。而事實證明,一向相信事在人為的他確實做到了,《Casa Impian》一連做了6季;2007年,他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節目《Deko BersamaEric》;2008年當紅時期,電視臺還為他增設脫口秀節目《JOM! Bersama Eric》,讓他的綜藝魅力繼續爆發,也讓他成為首個以馬來語主持脫口秀的華裔。

從說著一口被挑剔和嫌棄的馬來語,到成為馬來社群的「設計王」,梁國銘下的苦工沒少過,但也因為在馬來社群的高知名度,常被人誤以為是不諳中文的香蕉人,後來,在本地導演周青元的引薦下,三語皆流利的梁國銘在2009年參與了第一個華語電視節目,在Astro AEC和臺灣命理大師雨揚合作《好運365》,在節目的其中一個環節為觀眾分析家居設計。隨後,也以粵語為媒介參與電視雜誌節目《品位id》等,以此打開了中文市場。

梁國銘對家居空間進行改造, 也為自己的個人形象進行設定。光頭並非偶然,蓄鬍子也有學問。隨著年齡增長, 他把鬍子留長,用長而茂密的山羊鬚帶領自己進入人生新階段。

急流勇退,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梁國銘心裏其實很清楚,電視節目只是自己的副業,室內設計才是自己真正的專業,2010年,在電視熒光幕上仍紅紅火火之際,他選擇淡出。「那時候我上街,很多人都說喜歡看我的節目,我知道是時候停下來了,不能等到人家不看時我才退下。」在這一方面,梁國銘總是思慮周全。在教育行業至今16年,也就是說2001年接下讓他大受歡迎的《Casa Impian》時,也同時投入教育界。他直言:「等你不紅時才去教書,人人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但是當紅的時候去,肯定沒問題。」但也不忘補充:「當然,教書是因為真的很喜歡分享。」

反之,節目火紅時期,他極少出席非必要的商業活動,也幾乎不打出自己公司的名號,他說:「我幾乎完全不接室內設計的項目,間接說明我做電視並不是為了拉生意,而是想要推廣和提升整個行業。」他聳聳肩感嘆:「雖是如此,同行還是不喜歡我。」

2010年淡出電視節目,梁國銘跟上新媒體的趨勢,架設自己的網絡電視,「主要是和相關單位配合,到國外介紹美麗而獨特的空間,也趁那個時候把世界走透透。」2015年,他再次停下腳步,這一次,他不再策劃新的節目,反而全心投入教育工作,也因此,趨於低調。他認為:「電視工作必須高調,但教育工作是一種回饋,不應該拿來宣傳。」

梁國銘在電視圈近20年的高調進取作風肯定樹敵不少,他自己也說:「不喜歡我的人應該都一心覺得我不過就是個Lucky Bastard(幸運的傢伙)。」可他樂天逍遙的背後,其實有個極少對人提起的過去,即是1998年曾被判入窮籍。「那時候在新山創立的公司註冊為私人有限公司,原本有什麼閃失,不會影響到個人,但當時年少無知,在計劃買下一家廚具品牌的特許經銷權時當了個人擔保人,合作失敗後,還以為對方公司告不進,沒想到告成了,我的家被封,背了好大一筆債。」

他因此跨越新柔長堤到新加坡打工,在知名室內設計公司若煒設計(Nobel Design)上班,「那時候經濟風暴,因為我有商業背景,公司派我到吉隆坡進行整頓,我過來後,發現其實有很多機會。」最壞的時候,也是最好的時候,梁國銘善於在逆境中找出路,隔年便決定留在首都自立門戶。而他當時租下,並用作家居擺設示範,面積僅1100平方英尺的公寓至今仍是他的住所,只不過已成了業主,不再是租客。

教學是梁國銘的興趣,經常和年輕人混在一起,充滿正能量是他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極少對人說起跌宕起伏的過去,他認為:「你到處說, 人家也做不了什么,而且每個人有不同的際遇,不會有一模一樣的人生,倒不如告訴他們,我能做到的,其實你們也能!」

慾望有盡即滿足

2014年,梁國銘正式脫離窮籍,這之間一共負債16年,但他馬上又掉入另一個陷阱,與人合股開店,對方貸款後卻卷款失蹤,所幸這一次梁國銘有一定的存款足以應對,但也讓他深刻意識到一件事:「我實在不適合做生意。這輩子都不會再嘗試。」

現時的他,對生活相當滿意:「願望算是都達成了,就連不可能發生的事都發生了。我小時候有口吃的毛病,但竟然成了電視主持人。大錢我見過,沒錢吃飯的日子也體驗過。生活中我是夠用就好的人,節目很紅時我吃的,和現在吃的東西並沒有不同。」

在如今人心浮躁,人人像無頭蒼蠅亂竄的年代,如他這般總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明確立定目標,再朝標桿直跑的人實屬難得。但更難得的是,梁國銘知道慾望是個無底洞,追求要適可而止。曾經存一寸光陰,換一個世紀,而今早已入不惑之年的他想要預留更多的時間,駐足欣賞默默耕耘換來的美麗風景。

关闭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