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計劃與左翼運動
馬來西亞計劃與左翼運動

馬來西亞計劃與左翼運動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7年09月16日 16时33分 • 評論: 于東

反思:王悅的《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與「大馬來西亞計劃」》

 

2017年7月29日由砂拉越華族文化協會、中國廣州暨南大學華僑華人研究院、砂拉越科技大學聯合主辦的第三屆《婆羅洲華人國際學術研討會》在詩巫舉行。來自暨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華僑華人碩士研究生王悅老師發表了題為:《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與「大馬來西亞計劃」(1957一1963)》論文。

該論文中心含義說到:「從1957年馬來亞聯邦獨立到1961年5月東姑公開正式提出  『大馬計劃』之前,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基本處於各自發展的狀態;而從1961年5月東姑正式提出『大馬計劃』到1963年9月16日馬來西亞成立之前,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展開了更加密切的聯繫與合作。但實際上我們不能籠統地將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視為『大馬計劃』實現的阻礙。左翼運動本身的確是為了擺脫和推翻殖民統治並爭取獨立,但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由於其本身的不成熟性、脆弱性和不一致性,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推進了馬來西亞聯邦的形成。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論文的 關鍵詞:「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由於其本身的不成熟性、脆弱性和不一致性,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推進了馬來西亞聯邦的形成」 。就這段話引起本地一些前老左人士關注或議論;並由此引發筆者的反思。以往,筆者對這一歷史的認識局限為:冷戰思維、英殖民者維繫政經利益等因素。

「冷戰思維和英殖民者維繫政經利益」 的有關論述,筆者在較早年前在公開發表的相關文章和已出版的拙作(如:《砂拉越左翼運動史》、《砂拉越獨立之謎》、《砂盟領導的革命運動的敗因》等)已說了不少,但今在王悅老師論點下產生的反思,就對下述課題作嘗試性的初探:「北婆三邦左翼運動的不成熟性、脆弱性和不一致性」。

一、種族結構與左翼運動的失衡。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三邦的左翼力量發展中,砂拉越被視為左翼力量發展的相對迅速和較強大的。可是仍局限於城鎮和城郊的華族群眾,其他民族,即做為多數民族(約佔70%)的達雅民族和馬來民族卻很少數者有參與左翼運動行列。

依據1961年砂拉越人口普查數字:總人口為74萬4391。華族僅佔30.9%(22萬9067),其他民族共佔69.1%,其包括達雅族39.40%、馬來族和馬蘭諾族等其他民族占29.7%。

在象徵全民運動的反殖民主義鬥爭中,只有不達30%的人民參與的運動(估計有80%華族以及約有2%左右土著民族的參與和不同程度的支持或同情革命運動)的現實,定奪了左翼運動的後果。

戰後至今七十年,種族結構與其政治覺悟依然如故,這是砂拉越在近兩百年殖民統治下的土著民族社會實況(雖然近年略有改進,但仍緩慢、微小和脆弱的)。

另一方面, 根據史料顯示,在 「馬來西亞計劃」未正式提出前,即醞釀時期,李光耀和東姑阿都拉曼都「充分」考慮和估量了五邦(北婆三邦、馬來亞和新加坡)種族結構。李光耀在其回憶錄中說到:1959年新加坡成為自治邦後,李光耀自認為新加坡小國寡民,缺乏生存能力(冷戰思維) ,首先考慮要與馬來亞合併,但東姑擔心此將削弱馬來人(種族比例) 優勢地位(新加坡70%人口為華族)而拒絕。

如此,李光耀轉念要將英屬北婆三邦納入馬來西亞聯邦。此舉獲得英國殖民者認同。之後,東姑估量了北婆三邦種族構和政治傾向,權衡利弊後,接受了五邦合併的 構思。

二、北婆羅州(沙巴)社會政治狀況。1950年代到1961年,東南亞各地掀起反對殖民主義運動,唯獨北婆羅州(簡稱北婆)雖是英國殖民地之一,卻置之度外,人民毫無動靜。遲止1961年5月「馬來西亞計劃」出籠後才開始醞釀組織政黨。首先是卡達山族的唐納史蒂芬(Donald Stephens)於1961年8月領導和成立卡達山民族統一機構(簡稱UNKO) 。參與者多數是西海岸沿海一帶和亞庇市郊兵南邦的卡達山族。

第二個政黨是姆祿族(Murut)孫丹(G.S. Sundang) 於1962年初成立巴索民族機構(簡稱UNPMO)。參與者多數是根地咬和丹南等內陸的姆祿族和杜順族。一年后兩黨(卡達山民族統一機構和巴索民族機構)合併為卡達山巴索民族統一機構(簡稱UPKO) 。

同年年中第三個政黨成立。這個政黨是效仿馬來亞巫統的沙巴統一機構(簡稱USNO,沙統)。該黨是由慕斯達化(Mustapha)領導,成員純為穆斯林的馬來族、巴瑤族、蘇祿族等。

與此同時,來自山打根的華族上層分子(右翼資產階級) 在邱錫洲領導下成立聯合黨 。接著在首府亞庇的陳彼得組織成立民主黨。這兩個政黨是純華人的親英右翼政黨。較後兩黨合併為沙華公會(倣傚馬來亞的馬華公會) 。

1962年11月,上述各政黨在英國和馬來亞聯盟支持下組成沙巴聯盟,共同合作推動馬來西亞成立(注1)。

人們應該注意到,沙巴始終沒有左翼政黨或組織的出現,談不上有左翼運動的醞釀或存在(砂拉越解放同盟先後在1950年代中期和1960年代初派人到北婆試圖開拓左翼運動版圖,結果都未能如願,失敗而告終)。

與此同時,由唐納史蒂芬領導的卡達山民族統一機構,原先是與砂拉越人民聯合黨和汶萊人民黨結成統一戰線,反對 「馬來西亞計劃」,這也就是在諸政黨和政治領袖人中唯一反 「大馬計劃」者。但是,在英國、東姑和李光耀 「招安」下,一夜間改變了立場。

1963年初,李光耀乘第八屆英聯邦國會議員區域性會議在新加坡舉行之際,特邀唐納史蒂芬赴新加坡與會(特邀貴賓)。期間在李光耀誘導和「承諾」委任為「沙巴第一任首席部長和東姑退休後出任聯邦副首相」。於是當唐納史蒂芬一回抵亞庇機場,見到在場支持者就高呼:「Malaysia  Bagus」(注2)。這「突然」戲劇性變化,是當年政客醜態的寫照;亦是給卡達山民族的恥辱。

三、汶萊人民黨「激進」行動的後果。汶萊是北婆三邦最小的英屬殖民地(號稱保護國),當年人口只有8萬左右,80%人口是卡達央(Kedayan馬來民族一系)族的穆斯林。

1956年人民黨成立後民族獨立運動迅速發展,在1962年8月舉行的議會選舉中一舉拿下所有議席,在組閣成立第一屆民選政府在望之際(之前雖遭受英殖民者多翻干預,但始終獲得蘇丹首肯由阿扎哈里為首的人民黨組閣成立政府),以黨秘書長耶欣阿芬迪(Jassin  Affendi)為首的「激進派」卻於1962年12月8日發起武裝事變,英國藉機發起武裝鎮壓,將左翼勢力連根拔除(注3)。

與此同時,借口為防止叛亂蔓延砂拉越,對砂拉越左翼勢力開展鎮壓,誘導左翼組織走上暴力道路,「為馬來西亞成立步上坦途」(注4)。

四、砂境內左派力量被削弱。砂拉越在1963年1月起的三個月內,境內大量的左派力量轉移入印尼境內,使境內力量大為削弱(加上一批干部被捕入獄);在武裝鬥爭思潮衝擊下,為砂拉越聯盟在1963年4月開始的第一屆議會選舉中穩握勝券而提供了保證。

1963年8月21日,砂拉越立法議會召開第一次 「民選」議員會議,順利通過《馬來西亞法案》,為砂拉越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奠定法律地位。

上述四點的反思,筆者自認為可以作為補充王悅老師之: 「北婆三邦左翼運動的不成熟性、脆弱性和不一致性」的論據。「若將北婆三邦的左翼運動視為一個整體,那麼它並非是 『大馬計劃』的阻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為五邦合併的實現清掃了障礙。」

隨著時光的演進,越來越多的史料被揭開,促進了歷史研究的廣泛和深入發展。重新審視歷史上左右派鬥爭的定位和歷史意義,看來是時候了吧!


註釋:
1.丁世傑:《風下之鄉,風起雲湧》,第42一43頁,2016年1月曼絨古田公會出版。
2.同上,第44一45頁。
3.於東:《命運的拐點》第49一51頁,2012年8月出版。
4.於東:《風雷激盪的歲月》田農序一「不容青史盡成灰」 ,1一頁。2003年9月出版。

于東

于東
自由撰稿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東方文薈】詹杭倫:從華人私塾到傳教士辦學

16日 • 約2小时前

【東方文薈】陳仁傑:面對公害,不容妥協!

16日 • 約2小时前

【東方文薈】鄭博夫:螳螂捕蟬,「馬雀」在后

16日 • 約2小时前

【東方文薈】黃進發:「后內奸時代」少數族群困境

16日 • 約2小时前

檔案照

【龍門陣】黃瑞泰:分數的束縛與獨中教改

15日 • 一天前

檔案照

【龍門陣】楊善勇:華教課題的時間表

15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林艾萱:別被大學生身份綁架

15日 • 一天前

【名家】萬吉:馬來西亞屬於誰的?

15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