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張盛德 在谷底唱歌
【強人】張盛德 在谷底唱歌

【強人】張盛德 在谷底唱歌

生活 / 人物訪

最後更新 2017年11月6日 20时22分 • 報導:謝秀婷

今年是資深音樂人張盛德(50歲)出道三十載。三十載的全職音樂生涯裡,表演與創作的時間很少很少,其余大部分的時間,他都忙碌于創作以外的事,如經營「另類音樂人」製作公司、推動《海螺新韻獎》、當阿牛的經理人、學習賺更多的錢。子曰:四十而不惑,張盛德卻在40歲那年因疑惑而踏上尋找自我的旅程,接著投資失利,不但賠上積蓄還背負一筆債務,從人生勝利組直線掉落至谷底。如今,他重新出發,把自己擺在了對的位置上,拿起吉他寫歌唱歌給大家聽。

今年的《激盪3 0演唱會》,張盛德與友弟和曾德嘉(Taka)組成的創作小組「調色盤」一同演繹多首經典作品,緬懷舊時光。

1987年,張盛德還是馬來西亞藝術學院純美術系的學生,受到「激盪之夜」的感召,開始了音樂創作生涯。

「我記得那一夜陳氏書院擠得水洩不通,我好不容易擠進去,剛好看到林金城在台上表演,說真的,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這個人唱歌好難聽。我覺得歌不怎麼樣,唱得也不怎麼樣,我的中學同學歌寫得好,編曲也更厲害,我心想如果這般水準也可以上台,那我也可以。」

這刺激了張盛德,回家以后開始寫自己的歌。「多年以后,我認識了林金城,跟他提起這段往事,我說自己開始寫歌的動機不是很純正,他卻跟我說,我就是要這樣,如果我在台上很厲害,你們只會把我當成偶像,你們不會站出來行動。」

縱橫本地流行音樂圈30年,張盛德的作品卻寥寥可數,從早期的《包菜阿爸》到動力火車《想你是臨睡的習慣》、梁靜茹《迷路》等。

他說:「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創作人。」從學生時代加入「激盪」開始玩音樂,畢業后跟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組了「另類音樂人」製作公司,后來又創立海螺民歌餐廳,以及推動《海螺新韻獎》和《紅花原創大獎》,發掘了許多優秀的本地音樂人如阿牛、戴佩妮、山腳下男孩等。

「剛開始我只是單純地寫歌唱歌,后來開始製作、發行、宣傳等,雖然全職投入音樂,但是我忙著讓公司生存與發展,創作與唱歌只佔了非常小的部分,小到我幾乎都遺忘了它!」

他以經理人的身份,與阿牛一起在中國闖天下,直到40歲那一年。「孔子說四十而不惑,我卻很疑惑。那時我們在中國發展得很不錯,阿牛還登上中國央視的春晚,紅得不得了。而我在藝人經紀方面,也是有史以來做得最成功的。」他說:「可是當時我在想,我已經40歲了,也不知道還剩下多少時間。這就是我接下來的人生嗎?我真正想要什麼?那時候我想要回歸本色。可是,我的本色是什麼?原來我已經迷失了自我,只是我沒發現。」

一個念頭驚醒迷路人

去年張盛德出道29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我是好命人》。

40歲那年,他開啟尋找自我的旅程。之后的幾年,他說他的人生好像倒帶一樣,「我把以前做過的崗位重新做了一遍,比如說開音樂餐廳、藝術精品店、搞活動、籌辦電視節目等等。唯一的差別是,這一次的結果跟之前的截然不同。」

在短短幾年間,他把積蓄全賠光了,最后房子、車子全賣了,還欠下一筆債務,「我的人生可以說掉入了谷底。」在最淒慘的時候,突如其來的念頭把他驚醒,「有一天我回巴生探望父母后,晚上獨自開車回家,那時候外面下著大雨,所有負面的情緒湧上心頭,我突然間想,如果現在『碰』一聲,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他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心涼了一涼。「我是天生的樂觀主義者,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念頭,我覺得非常恐怖。」

現在回想起來,他還是全身起雞皮疙瘩。

他說:「那晚過后,第二天很奇怪,心裡有些東西開始起變化,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那時候我想,我一無所有了,到底有什麼東西是我不需要靠任何條件就可以獨立完成的?」創作,就是答案!

「以前我寫歌是很冷靜的,我像是個觀察者,可是我寫下《事到如今》時,純粹回歸到最內在的自己,沒有利益、沒有目的,也不管別人喜不喜歡。」撐過了狂風暴雨,總有放晴的一天。「有朋友問我那是不是救贖,其實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心靜了下來,讓我重新審視自己。」

一把寶刀 一件事 一輩子

「這一次,我終于坐在對的位子上,我得到了最好的發揮,這讓我突然變得富有起來,這個富有與金錢無關,而是我有能力給予與付出,而且是有價值的。」——張盛德

張盛德遇到4個貴人,讓他的人生起了奇妙的變化。「那些慘的照樣還是慘,不過卻帶來了新的機遇。」第一個貴人跟他說,既然什麼都沒有了,何不敢敢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第二個貴人告訴他,所有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情皆有前因后果,都是必然的,「他說來到這個關卡,要學習內觀,把所有發生的事情視作自己的問題。這與宗教信仰無關,有些東西很奇妙,當你不斷地內觀,不斷地自我修復,不斷地變得越來越完整,自然會產生一種能量,好的東西自然就會來。」聽起來雖然玄,但他說會用一輩子去做這件事。

第三個貴人給了他目標,「我說我什麼都做不了,好像只能做一件事而已。他對我說,人生不需要做太多事,好好地把一件事做好就好!」

第四個老朋友也曾在谷底爬上來,以過來人跟他分享了許多。「那時候我還沒百分百確定該不該從事創作,對創作充滿懷疑,這條路可以賺錢嗎?他告訴我,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把寶刀,以及幾把小刀,這好像每個人都有存錢的戶口,同時也有幾張信用卡。信用卡是未來錢,時候到了是要還的,還不了會爆卡。他看我那幾年做任何生意,眼看就要成功,但是最后都以失敗告終,原因在于我沒有找到自己的那把寶刀,我一直沒有在人生對的軌跡。」

「我趁勢問他我的寶刀是什麼,他回答我創作!我眼前最大的難題是經濟,我很懷疑創作是否賺到錢。他的回答對讓我非常的震驚,他說難道你真的覺得創作只是為了賺那三餐而已嗎?那麼多年來,包括你創作的《包菜阿爸》,至今還會教我流淚,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所謂的寶刀,不是讓你賺大錢,而是你這個人找到了自己的根本。」

這一次,他選擇傾聽了內在的聲音,毫不猶豫擁抱了創作。對他而言,創作是天賦也是工具。「生活的挑戰永遠不是來自創作,而是來自生活,比如說失戀、失敗、跌倒。如果創作是我的本位,這些所有的東西都會轉換成我的創作素材。當我真正面對了自己,我的外在條件並沒有改變,它沒有解決我的債務,但是它讓我看到了明天,而且是全方位的。」

有時候,坐對位置比努力更重要。「這一次,我終于坐在對的位子上,我得到了最好的發揮,這讓我突然變得富有起來,這個富有與金錢無關,而是我有能力給予與付出,而且是有價值的。」

天生樂觀派的他竟脫口而出:「我現在覺得自己其實還不夠慘!」他說40歲時已經想出個人專輯,惟當時不成事。「可能那時候各方面都還不到位,心態與唱歌的狀態也沒有調整過來。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終于接受了我的不完美。」

他說自己不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但在做個人專輯時幾乎是偏執的狀態。「對我來說,40歲才做人生中第一張專輯,要不做一張經典,要不別做了!所以我不自覺訂下了一個很高的目標,一直覺得自己做不好。」

張盛德花了幾年時間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第一張專輯《我是好命人》也順利誕生了!在新專輯發佈會上他感性地說,「這個時候我很想做不會遺憾的事,不管做得好不好。」他把自己的調整到最佳狀態,就算在谷底唱歌,也自在無憾!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IG保護野生動物 查看相關照片即警告

13日 • 約5小时前

前高層後悔創造面子書

13日 • 9小时前

【強人】革新即時快遞服務 Dodoo Delivery整裝待發

12日 • 一天前

【汽車】Maserati Levante S 汽油版呼嘯抵馬

11日 • 2天前

(攝影:伍信隆)

【心視野】遇見明燈迷途知返 何海山脫離毒海 傳遞改變希望

10日 • 3天前

【兩性調查局】女追男,好不好?

10日 • 3天前

【特寫】何九茶店 一日只賣一主食 無從選擇反受落

9日 • 4天前

數碼貨幣成駭客新目標

8日 • 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