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教作為一種知識簡述
華教作為一種知識簡述

華教作為一種知識簡述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7年12月14日 19时06分 • 評論: 關啟匡 • 觀念平台

今年有幸與林連玉基金合作,筆者參與了「霹靂獨中復興運動訪談計劃」,欲乘此機會,將一種對大馬華教的想像,草擬成篇。

無論我們要探討獨中的教育改革,又或華教發展諸議題,我們總要面對一種知識的叩問:我們到底要如何認識大馬的華文教育?

對筆者而言,大馬華教內在的三個環節為:華教意識、華教工作者和華教受益者。以下,筆者嘗試簡述三個環節的鏈接與意義。

所有流傳中的華教敘述,都是華教思想、意識的具體體現。大馬華教之所以可以成為一個我國獨立的公領域,是源自于其精神層面,有華教思想作為思考的論域,再構成領導華教發展的綱領。具體喻之,華教意識是引領華教的「頭腦」,是華教得以不斷推展的精神泉源。故華教意識務必為華教工作者所接受、傳承、探討、論辯與傳播。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難領會華教意識

華教最核心的根本問題,莫過于不斷的釐清其自身的疆域與內涵,我們要不間斷的追問:華教到底是什麼?所以無論要談獨中教改或未來發展,絕不能自外于華教意識來談。正因為華教意識是推動華教發展的活水源頭,它必須最大可能的保持其開放性與鮮活度。

反之,僵化的華教意識,很容易構成一種教條化、負面的「華教意識形態」,此亦為華教工作者所慎防。長期以來,華教意識比較難貫徹到華教受益者(家長與學生),華教受益者無法領受華教意識,很容易成為獨中教改的阻力。

華教工作者(以董事、校長、教職員為主)是展現華教服務的前線人員,他們是華教成就的推手,亦擔負了大部分的甘苦。

隨著華教的日益茁壯,華教工作者必須提供更加完滿的教育服務。雖然,教育的本質絕非功利性的服務與營銷,但在現實中華教工作者卻難免于此。

教育的功利傾向

顯然,華教工作者的難處在于:如何在維繫華教傳統與有效達成服務之間取得平衡。華教工作者是站在第一線為華教競爭的戰士,若無法持續提供高素質的服務,華教的事業隨即直下。

如果華教沒有了受益者,華教就沒有了意義。華教受益者有一種自然的困境,家庭是一種私領域;在倫理上,家長對于孩子的愛,天生就是自私的。正因為家庭內部的愛是自私的,華裔家長在孩子教育上的功利傾向是可以理解的。

承上,華教工作者一方面務必秉持華教的傳統,在向華教受益者傳播華教意識的同時,其所提供的教育服務亦需具有功利上的競爭性。

近來,筆者在從事華教的知識工作時,總是從這三個內在環節鏈接的相互關係來回思量。我們要談獨中教改與華教發展的問題,是否能夠以此作為思考的基礎呢?

本文為2017年華教節特輯系列文章,今年的主題是「歌唱林連玉」,由林連玉基金組稿。

關啟匡

關啟匡
台灣中央大學中文系博士候選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資源壟斷 貧富懸殊大

17日 • 約3小时前

波德申補選之後

17日 • 約3小时前

示意圖

懲罰不代表可以侮辱學生

17日 • 約3小时前

誰也不想投選賽夫

17日 • 約3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MRT、《國富論》

17日 • 約3小时前

美國主導朝鮮半島局勢

17日 • 約3小时前

大道免費是公地悲劇?

16日 • 一天前

執政團隊亂七八糟

16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