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家園阻高空拋物
示意圖
愛護家園阻高空拋物

愛護家園阻高空拋物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02月10日 17时06分 • 評論: 林志翰 • 檳中對

今年1月15日發生在吉隆坡斯裡班底人民組屋「高空拋椅」的命案,帶走了一名15歲印裔少年的性命。吉隆坡市政廳隨后採取措施鋪張了安全鐵網防止類似的悲劇重演。可悲的是,部分居民依然故我惡習不改。根據2月3日的媒體觀察,才不過兩周鐵網上已累積了不少被拋下的垃圾,大部分是食物和飲料。

與其說這只是斯里班底人民組屋獨有的現象,不如說這相當普遍存在于我國的組屋區。一般上,越廉價越缺乏管理維護的組屋,高空拋物的情況就越嚴重。令人費解的是,有居民願意貪圖一時方便而不惜弄髒家園,增加對自己的安危風險,損人不利己。

逐漸式集體墮落

要解讀垃圾蟲現象,擴大範圍來觀察,君不見有人駕著豪華房車也隨手往窗外亂拋垃圾、垃圾堆積在排屋區的巷口或后巷,又或者夜市集后街道留下的殘渣異物?這些證據似乎說明有人認為這些行為並沒有錯。常聽聞的借口有三種:一、不負責任型:「會有人來打掃的啦!沒人丟垃圾清潔工人不就失業了?」;二、懶惰型:「找不到垃圾桶哦,難道你要我手拿著垃圾回家?」;三、人云亦云型:「你看,別人也這樣做,地上都是垃圾,為什麼你就只罵我一個?」。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回到組屋的高空拋物惡習,借口其實也相當類似。我曾住在檳島的一個廉價組屋單位,體會很深。自掃門前雪的住戶不少,他們總愛把垃圾灰塵掃出門外的走廊,因為可讓清潔工人打掃清理。再來就是懶惰下樓丟垃圾的居民,以電梯等很久、電梯故障或帶垃圾下去會很臭很尷尬為借口,就乾脆直接往窗外「解決」。

當然,最大的誘因是他們看到別人亂丟垃圾沒受到任何懲罰,久而久之就習以為常,不認為如此做有何不妥。那是逐漸式的集體墮落,最后形成了一股不良風氣。畢竟公民意識和公德心不是在學校教了人民就會實踐。

案例愈多,法律愈虛

嚴格來說,高空拋物的舉動即便沒造成他人人身或財物損傷,也是犯法的行為。若垃圾落在公共場合,該人就觸犯了1974年《街道,排水與建築法》第47條第一部分;若落在組屋區內,則觸犯了2015年《分層管理(維護及管理)條例》附表三第9和第26條。

前者地方政府可採取行動,后者則由組屋管理機構執行,犯法者將面對罰款。可是一旦該舉動造成了人身或財物傷害,那麼肇事者就得面對刑事法的提控和承擔嚴重的法律后果。吉隆坡市政廳早前也宣佈有意根據投報為慣犯的單位大門放上枷鎖以示懲罰。我認為,若有關當局高調嚴厲執法,或多或少可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果。

問題是,每天有太多類似的案例,執法人員人手有限難以通過執法來全面有效地控制情況。如果越來越多犯法者屢試不爽又沒得到應有的懲罰,漸漸地法律就如同虛設沒阻嚇作用。

有者議論說組屋管理單位的角色舉足輕重(不管它是共管機構JMB或管理機構MC),若他們能定期維護組屋設施、定時打掃清理並揪出害群之馬,就能抑制垃圾蟲現象。可是,由居民組成的組屋管理單位就是問題所在,特別是廉價組屋的。

首先,擔任組屋管理機構的職位本來就是一份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雖然那是義務工作,卻得忍受其他居民的高要求、隨時背負罵名甚至被人懷疑濫權不正直。

拖欠管理費惡性循環

可是,管理機構要有效地運作得靠居民定期準時繳交管理費,才能確保組屋內的基本服務正常操作。比方說升降機的維修相當重要,但卻是最貴的項目之一。組屋區內的垃圾處理,居民共享空間的水電費和清潔雜費也需管理機構代居民繳付。但是,向居民徵收管理費卻恰恰是最棘手的事情。

以我曾住過的廉價組屋為例,雖然月費僅70令吉,我目睹所謂拖欠管理費的「龍虎榜」──有者可拖欠幾千甚至過萬令吉的債務。這意味著那些屋主好幾年沒還債,他們或許出租房子給人而沒住在那里。一旦管理機構拿他們沒轍,難免會影響準時付費的其他住戶的觀感和不滿情緒。

這個狀況延續下去,管理機構會面對錢不夠用來提供服務,漸漸導致更多住戶因服務不佳為由而拒絕繼續繳付管理費,陷入惡性循環的泥沼。最終這可能導致管理機構財務癱瘓,組屋內問題叢生無人打理。長期的垃圾堆積問題處理不好就會變相「慫恿」一些居民亂丟垃圾。

公民意識與鄰裡精神

根據2013年的「分層管理法令(Strata ManagementAct),拖欠管理費是犯法的。組屋管理層可禁止違法的屋主使用公共設施包括停車場,甚至可凍結他們的電子入門卡。只是對廉價組屋住戶來說,這些可能都不是他們享有的設備所以沒有阻遏作用。因此在2013的法令下,分層管理仲裁庭(Strata Management Tribunal)可協助組屋管理機構追討欠款,並能把違法的屋主提控上法庭,最后屋主可能罪成面對罰款不超過25萬令吉或監禁不超過3年。

最好的情況是,當絕大部分的住戶都能準時繳交管理費,組屋內服務管理維護妥當,住戶也因此提高對自己家園環境安全衛生的要求。最有效推廣公民教育的方式就是居民自發組織起來,積極在各角落傳達安全衛生的訊息並互相監督,最后形成一股愛護家園的風氣不容許糟蹋破壞。

如果左鄰右舍都守望相助舉報搗蛋者,那麼有廉恥之心的居民就不會想成為被社區譴責的害群之馬。追根究底,集體的公民意識以及對家園環境負責任才是解決高空拋物惡習的長遠之計。

林志翰

林志翰
檳州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級分析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張兼榮:「光」照亮故事裡的人

10日 • 14小时前

【龍門陣】張濟作:擁抱希望還是希望幻滅?

10日 • 14小时前

【龍門陣】調低公積金,清還貸學金

10日 • 14小时前

【龍門陣】曾昭智:事后諸葛亮

10日 • 14小时前

示意圖

【名家】孫和聲:多元異體的大馬印度裔

10日 • 14小时前

【名家】李的洺:百姓要的很簡單

10日 • 14小时前

【東方文薈】鄭至健:大馬房屋困境與出路

9日 • 一天前

我國各族民族追求更開放團結的願景,面對重重困難。

【東方文薈】施惟茗:癡心錯付的華社

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