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數據優化社區建設
地方數據優化社區建設

地方數據優化社區建設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03月24日 18时44分 • 評論: 林志翰 • 檳中對

誰設計我們的城市?有沒有人曾想過,為何地方的設施和建築如此規劃?然而,在計劃被拍板執行前,當局有沒咨詢居民的心聲和想法?對于身居的社區環境,到底我們擁有多少說話權和影響力去改變現況?在提出城市發展的看法前,到底我們有多瞭解自己的社區,而我們的意見又是否客觀及符合事實?

這是一個真實的挑戰,因為在我國社會一般是由上而下運作的。身為政策研究員,我常在獲取地方級別數據之際碰到困難與挑戰。

這無關乎我花了多少功夫和時間,很多時候就連我居住的城市最基本的人口統計數據也缺乏,甭提更小單位的社區資料。而我有興趣知道的地方人文社會指標(social indicators)數據更是鳳毛麟角。

其實很多官方發佈的數據通常只匯總合計到國與州的級別,地方分類的數據一般民眾不得而知。事實上,政府的相關單位對城市地區的人文社會數據收集也相當有限。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掌握問題基本認知

然而,若要社區成員在知情下作集體決策,那麼準確的地方資料和數據就不可或缺。沒有類似的資訊引領,居民又如何知道目前問題的背景和大小程度局限?

打個比方,在召開社區市民大會探討非法垃圾處理問題之前,所有參與者應要有資料列出非法垃圾場的數目和準確位置。同時,他們也該清楚社區存放的垃圾大箱桶的數目、位置和清理頻率。一旦居民們都掌握了這些基本資料,那麼他們將更能提出洞見確認導因,最后找出合理的解決方案。

上個月在吉隆坡舉辦的第九屆世界城市論壇,我出席了一場由印尼「吾城基金會」(Kota Kita Foundation)主導的技術工作坊。該工作坊導師舉了不少民眾參與式的城市規劃與發展範例,說明了居民們有知情權及被賦權參與社區決策后的影響力。

親身體驗社區研究

我在場學習和體認到三個技巧的重要性,即(一)蒐集社區數據,尤其是當該資料沒出現在官方記錄;(二)呈現數據分析與傳達視覺資訊給普通百姓以便他們能更清楚掌握社區議題;(三)舉辦與主持咨詢會並引導討論達至協作方案解決問題。

誠然知識可解放和賦權社區居民作出更明智的決定。一些外來的組織和專家或許真誠欲協助當地人,但要提出合理又能符合當地文化的建議或方案前,他們須走入社區親身體驗並與當地人接觸交流。信任是社區最重要的人脈「貨幣」。

我學到的是,若要當地人開敞心懷提供更多資訊協助地方研究,那麼與他們打好人脈關係就不容忽視了。

一般情況,若有當地的一些熟悉又受尊重的面孔或領袖帶領下介紹社區和居民會是上策。一旦關係確立了,要贏取當地人的信任就事半功倍。屆時有些熱心的居民甚至還會主動獻慇勤協助研究,他們也許出自于好奇心或對該研究深感興趣,只因這關乎他們的社區。

參與式民主的過程之所以美好,因為它能塑造社區對特定課題的集體共識。可是,這過程有時需要專人透過清楚易懂的數據分析和視覺呈報,解釋這些課題給民眾。

問題是,一些專家或許低估了當地人對地方規劃的瞭解能力,不經意地強加了自己的意見和價值觀給該社區。這帶來反效果不難理解,居民們會覺得自己被外人指點和負面批判,反而加深了他們的抗拒和反感。

所以,倘若我們要當地人接納一些點子,或許當個協調人會更有效地幫助他們去探索、討論乃至延伸和接受新點子。最終社區若能自決尋找最能認同的方案,對當地人來說應該是最好不過的事了。

邀請與召集有關聯及影響力的利益涉及者和地方官員出席會議,本身就是一個棘手的過程。倘若成功,這將可為社區帶來積極正面的改變。主持人需引導確保整體討論能專注不離題,同時需準備適當問題拋給出席者,以確保在座每一位的看法有被聆聽。

較有經驗的主持人會明白,較小的分組討論能更能鼓舞出席者開口,同時也會發現若有大人物出席會議,或多或少會影響出席者暢所欲言的意願。

我相信,民眾積極參與集體決策是社區活躍的表現,更是地方民主的基石。居民協會或非政府組織可成為社區成員之間協調和組織的平臺。

然而,截至2017年6月社團註冊局所登記的62,678活躍組織當中,到底有多少個類似「吾城基金會」模式,以數據掛帥的民眾參與式組織?除了恢復地方政府選舉,我呼籲地方當局能釋放更多的地方資訊,同時投入資金和技術資源以賦權草根組織共同尋找地方解決方案。

數據「群眾外包」

幸運的是,我國的網絡覆蓋率相當高,尤其是市區的流動網絡。這足以支持使用手機應用程式和網站進行數據「群眾外包」(data crowdsourcing)。事實上,某些政府單位已順應趨勢通過手機應用程式和地理信息系統(GIS),架設了數據共享以及公眾投報的平臺,例如檳城的Better Penang應用程式和PeGIS。

可惜的是,尤其是前者,迄今仍沒完整的數據系統開放給公眾下載讀取,進而作資料分析。我期望其他政府單位亦開發方便使用且開放式的應用程式,供草根組織進行地方研究來解決問題與建設社區。

最后,我支持「吾城基金會」的願景,即一個理想城市應由知情與被賦權的市民建設和共享。若有積極活躍的社區,集體決策不僅能改善市民的生活素質,同時也加強居民的歸屬感與守望相助精神。再說身為公民,我們絕對有權要求具有包容性、透明度以及社會公正的良好施政治理。

林志翰

林志翰
檳州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級分析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巫統退黨潮初觀

20日 • 13小时前

示意圖

失衡的國民教育

20日 • 13小时前

劉鎮東3.0,馬華2.0

20日 • 13小时前

別以宗教之名仇視LGBT

20日 • 13小时前

中美貿易戰挫一帶一路?

20日 • 13小时前

安華與波德申行動

20日 • 13小时前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一天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