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樣的女人(4)】讀者投稿五
【我是這樣的女人(4)】讀者投稿五

【我是這樣的女人(4)】讀者投稿五

生活 / 特辑

最後更新 2018年04月6日 20时36分

我對生活充滿熱情,每天都像火一樣燃燒,深怕浪費一分一秒。我不理會他人眼光,擔心我把生命投資在錯誤的方向,最後我這女漢子會孤苦無依。我不怕,我依然繼續學習,越來越堅強和獨立。我希望成為孩子們的榜樣,帶領著抱著夢想的孩子們,一起努力。──華小教師兼籃球教練

文:王薇嫣

她是這樣的女人。有著所有女人都擁有的柔軟,卻隱約中帶著一絲隱忍的剛強。翻開滿載著記憶的相冊,泛黃的照片無法遮擋她童年時期那雙靈動的大眼,以及那極具辨識度的烏黑麻花辮。那時的她可能怎麼也想不到多年以後,這兩個特徵會成為同學們對她僅存的回憶。

往後翻頁,小丫頭長成了窈窕的少女。她對著鏡頭,巧笑倩兮,讓鏡頭記錄下自己最美好的那一刻。被海風吹起的長發、和朋友們嬉笑打鬧的場景、以及和戀人在一起時的甜蜜……從內裡散發出的活力讓單調乏味的黑白照片都變得活潑起來。不知不覺,相冊翻到了底,手邊的相簿延續著記錄她的生活。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張彩色的生活照。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她美麗依舊,只是烏溜溜的大眼睛鮮少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鏡頭上。殊不知鏡頭一遍又一遍地記錄下她費心地哄著懷中的嬰孩望向鏡頭的那一幕。越往後,她的身影越少出現在照片中。取而代之的是三個孩子。慶祝生日的、趴在地上玩鬧的、去旅遊的……這三個小孩堂皇地鳩占鵲巢,搶奪了她原本的主角地位,佔據著相冊中的每一個位置。她卻毫無怨言。從照片主角到掌鏡者。從少女到母親。她毫無怨言。

她很好地收拾了自己還想在外遊蕩歡呼的心,回到家裡盡責地當個母親的角色。她將上學時期的用功努力教導給孩子,並在孩子麵臨人生中的大考中給了他無數次的安慰。她忍著心痛,在把藤條揮到不受教的孩子身上後,半夜偷偷摸摸地給他上藥。

她把工作時期的艱辛和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教授給孩子,讓他能更好地轉變自己的身份。她告訴孩子趁著年輕的時候多出外見識世界,結識朋友,忍著不捨的眼淚在機場給了孩子一個擁抱。她讓我們知道,即使在外受到委屈,還可以回家依靠。

她是這樣平凡的女人,體態豐滿,不加打扮,黑髮銀絲。與我們相處時有時嚴厲教導,有時像朋友相處嬉笑。讓我們那麼愛的女人。

打扮得再美,穿得再昂貴,那只是個幌子,用善良做的外衣才是真的美。──已故中國現代作家張愛玲

文:優河

這是一個關於生存的故事。故事裡的她用樸實的言語和真實的行動,給殘酷的生活一記重拳。而砥礪前行的初心,僅是那份遠嫁他鄉的美好生活願景。
十年前來到這片土地,對於很多遠嫁海外的姐妹來說,內心五味雜成:期盼愛情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不安陌生的環境與前路未知。於她,或許更多的是前者。初次見她,大體印象不深:個子瘦小,臉蛋不算漂亮卻總是微笑;鄉土人家的女兒,沒有那種家底殷實的傲嬌,受教育程度自然也不高。然而她的平實和溫暖,卻留給了我這樣的印象深刻:不念過往不畏將來的不卑不亢和滿腔生活熱情。那天,她縷縷溫暖的微笑在我心湖攬過了道道漣漪。

日子細水綿長的過著,生活的瑣事大大小小,她從未有過太多叨念;遠嫁的不適多少會有,她從未有過些許怨悔。每次見她,依然那樣的微笑,隻言片語,我卻總能感受到那份坦然和永不消減的生活熱情。很喜歡見到她,因為對於總是內心搖擺的我來說,她讓我很舒服也看到了希望。雖然,她的日子並不富裕,也非平順。

兩年前的那樣一個燥熱的午後,突然看到朋友圈裡的留言:她的另一半,於她,是會攜手走完人生下半場的另一半,卻在毫無察覺的午後用自縊的方式結束了生命,結束了對於婚姻的約定和未來那麼多美好的規劃。雖然逝者已去,生者如斯。可是對於這麼一個來自不富裕家庭,沒受過高等教育,且遠在異鄉有語言障礙的她來說,如何作為一個三歲孩子的母親,作為體弱多病父母的女兒支撐家的擔子負重前行?

然而,這些零種的擔憂,現在看來,於她,卻是前行路上的動力。年初再見她,一如既往的微笑,卻多了一份沉重和歷練。如今,她自己開創的燕窩加工坊,生意做得如火如荼,日子過得殷實富足。在那樣的人生低谷,她無暇悲傷,堅強勇敢的與現實抗爭,為了生存卻開創了美好的生活。那股從她嬌小身體裡所爆發出的強大生命力,也將開悟我的人生,不忘初心的砥礪前行。

文末,以歌德的詩作尾:
只要你還沒經歷過這件事
赴死以成長
你就只是這個黑暗塵世裡
一個不安的訪客

女人應該嫁給有錢人?不如說,女人應該有錢,或許不像範爺那樣「我就是豪門」,但至少經濟獨立,可以買自己想要的東西,可以在最美的歲月裡打扮自己。這樣的你,不需要擔心「長期飯票」的離開後生活突然失去重心,也不會因為一個男人對你展開金錢攻勢,送名牌包包等各種奢侈品而放棄原則,對他無理的要求也都低頭答應。──媒體工作者嚴緯芹

文:女人花

我是客家人,遺傳傳統客家女人應有的刻苦耐勞。從小的教育就跟一般家庭不同,一早起床就開始做家務、學煮飯,當然也少不了重男輕女的文化。離鄉背景後,我回頭感謝從嚴的教育,就算當時一個人隻身海外生活也不覺得費力,公主病不曾出現在我的生活裡,家庭環境的關係,我們從小就養成獨立堅強的性格,難免也少不了強勢。總認為一個女人無論去到哪,如果自己不學著保護好自己,一定很容易被打壓欺負。因此,內心從小就多了一層保護膜,保護膜也隨著年齡而增加了厚度。

有一年,我的婚姻關係出現嚴重的變化。在很短的時間內,用盡了咬牙的力氣,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從谷底向上爬。那年當中,處境歷經無數變化,就這樣,四個人一起歸零,重新在社會上找尋立足的方法,脫胎換骨的過程,不堪回首,說來不易。

女人,是可以比男人堅強的,多數的我們為了孩子為了一個家做出犧牲,無法活出自己,也不去在意受到的委屈,甚至有時因害怕世俗眼光害怕家人的擔心而萎縮應有的抗拒,無法勇敢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久而久之,思維開始扭曲,扭曲層面像是在欺騙自己很多不合理沒邏輯的說法,重複告訴自己不對的事情或許是對的、忍辱負重,以為為了家跟孩子忍一忍就過去。一年年地折磨,都讓我們忘了曾經年少癡狂為自己擬定的誓言與夢想,內心的熊熊火焰,一點一滴消滅,到最後虛無縹緲。

我一直認為,老天是公平的。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總有自己的課題,總要面對難以突破的障礙。每個挫折,都是要你看見內心不願去面對的事。逃避永遠都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可是很多人為了不去面對真實的自己,選擇蒙蔽。女人,在活出自己的前提,要先勇敢誠實的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過程,也許很艱難,經常還會跟自己過不去而與情緒打架,甚至會矛盾處於迷茫的狀態。

可是親愛的,這是兌變必走過的心路歷程。當你勇敢跨越這一切五味雜陳的情緒後,你將成為一位勇敢、獨立自主、快樂自在的女人。

女人,長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內在涵養是錢財衡量不到的,裝扮自己也只是得體禮儀的一種呈現。想成為一個自信的女人,讓我們一起自修,從內在做起,擦亮自己,才有辦法將自己的正能量散發出去。

我並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但我知道我想要成為哪種女人。──時尚設計師黛安冯芙丝滕伯格(Diane von Fürstenberg)

文:胡金玉

自古以來,女人始終逃離不了結婚生子的命運安排。隨著時代變遷,女人的思想、身份和地位逐漸變動提升,命運也同時掌握在手裡,彷彿逃過上天的擺佈。

美珍,一個掌握自己命運的頑強女生。她一頭短髮,清秀臉孔,瘦瘦的身影和散發著七分像「王杰」的憂鬱型魅力的男生味道,不同的是彼此對比的身份。秀麗是她青梅竹馬的閨蜜知己,她們一同工作、生活,形影不離。美珍對她體貼入微,照顧得無微不至。這另類的曖昧情景當然惹起別人的異樣眼光和是非紛紛。

傲慢堅強的美珍才沒理會別人的看法,因為她認為自己的想法才是自己選擇的重點。好景不長,「第三者」出現。秀麗遇上了位高大有型的真正俊男,倆人一見鍾情,很快就墮入愛河。秀麗和美珍相處的日子日漸稀薄,日復一日,她沒有反擊,沒有抱怨也沒有自暴自棄更沒有放棄。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承受接納一點一滴的事實。她把傷痛藏在心底,日子得繼續過,路得走下去。

她不但沒責怪秀麗還支持尊重她的選擇。不久後,她和他就結婚了,結婚那天,伴娘竟然是美珍,她人生第一次穿起了裙子,化了妝,穿上了高跟鞋,華麗轉身。秀麗望著她,眼淚不聽使喚的在眼角處打轉,不捨的心情讓倆人緊緊的擁抱著,再過幾分鐘,她和她就得各自分開過新生活走不同的路。

半年過去,秀麗傳來喜訊,3月18日誕下了龍鳳胎,這天也是美珍的誕辰,她驚喜萬分。至此她也多了另一個身份「乾媽」。是上天安排還是緣分注定,她搬去和他們夫婦倆住一起,辭去工作,無條件幫他們照顧孩子,她把所有的心思心情甚至於金錢完完全全的投入在孩子的身上,並沒其它非分之想。
時間飛逝,一晃而過,孩子已16歲,美珍終於可以如釋重負,踏入半百人生道路,她決定離開到小鎮過著寧靜的生活。

一生何求,迷惘里永遠看不透,美珍你雖然沒走過和所愛的人結婚生子,白頭偕老的階段,但你的人生道路歷經滄桑,無私奉獻、無言付出、無求回報,經已勝於一切,因為你所失的竟已是你的所有。美珍,你是一位偉大的女人。

每个女孩都该做到两点:有品位并光芒四射。──奢侈品品牌香奈儿創始人Coco Chanel

文:LK

「女生該留美美的指甲。」男友當時的一句話,我一下子就改掉十多年的咬甲癖。只是很快地就換來另一個問題。二十多歲的青春年華,我樣子不醜、個性不壞、學問不差、人緣不錯,有自給自足的能力,但偏偏就是有這種自毀的傾向。駕車、看電視劇、看書,甚至是深思時,毫無意識地就會開始拔頭髮。可笑的是,理髮師會問:「你這怎麼了,脫髮了嗎?」男友見了也會心疼。爸爸勸:「別這樣。」媽媽生氣地說:「你再這樣下去就不怕頭髮長不出來了嗎?」而我對這似有若無的擔心,只是一笑置之。

我常想,難道我就不能讓自己完好無缺嗎? 小學時沒有學跳舞就不能留長發的校規讓我想擁有一頭烏黑長發的氣質。中學沒了這項校規,便喜歡短髮標誌著個性爽朗的形象。在國外理髮太貴才留了長髮,卻也開始拔頭髮。如今已是輕熟女,聽聞短髮使樣貌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輕。但,頭髮已稀薄,長短也罷。

頭髮是三千絲煩惱。現代女性煩惱何止三千?小時候,爸爸養女兒會諸多限制,不准出外過夜;媽媽教女兒就是得要入得廚房,出得廳堂。讓我憧憬,可以隨心所欲些的生活,開始設下除了做一百分的女兒,也要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的自我要求。如今雖已實現志願,未來得及放鬆又開始為要靠自己買車買房擔憂。

父母開始體弱多病,想在照顧上多盡一分力,女兒的體貼遠遠不足兒子的關懷。大姐的角色換來的只是弟弟們:「你不膩我都煩。」平日習慣先照顧別人的感受卻造成職場上要果斷卻總是瞻前顧後。下班後卸下職場女性的妝容,又要提醒自己個性要柔和些,男友不是工作上的競爭對手。力求剛柔並齊,才是成功的女人。

要獨立自主,不就是要把「私人情感」如多體諒他人感受、怎樣是足夠好的女兒、女友,同事先擱一旁; 多想我需要什麼,適合什麼?那如果三十年來,都活在這些世俗對女生的要求中,沒了社會的枷鎖,是不是就能開懷地放下執著於如何成為人人心中合格的女人?

當大家都認為頭髮理應讓它長、修剪、護理,而我卻不禁想拔掉三千絲中的幾根煩惱。是我任性嗎?還是拔頭髮時只想提醒自己,不管是誰的期待,是框框也好,是要活得自在一點就必然逃不掉的設限也罷,當下一個毫無意識的舉動,是身為女人雖往往身不由己仍可有一份「我就擺爛不想理也不想改也不想停」的小小意願。

就我個人來說,我不覺得做為女人,我有任何遜色之處。──美国知名影星安潔莉娜裘莉 (Angelina Jolie)

文:张榕芳

新時代女性需要具備什麼條件呢? 美麗大方,溫柔婉約?為了迎合所謂女人的標準,你是否也做了一些改變變成了大家都習慣的樣子?明白人類是群體動物我們不可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如果和別人不一樣你會覺得很孤單,當你沒有辦法和別人產生共鳴就會被批評。大家都說做自己:嘴巴生在別人那裡,不要在乎世俗的眼光,但是真正可以做到的人,真的沒有幾個。

我從小和阿嫲住在一起,她沒有受過正統教育,從她口中說出來的道理雖沒有華麗的詞彙包裝,但卻意義非凡,每一句話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讓我獲益不淺。記得小時候我很喜歡和同學出去玩,有一陣子很流行玩風箏。我和朋友就興高采烈地到文具店買自己喜歡的卡通風箏打算放學後一起去玩。放學後和朋友在家里為風箏裝飾,這時有一位阿姨來我們家找阿嫲聊天,她看到我和同學在裝飾風箏。她就說:你們玩風箏啊?風箏不是小男生才會玩的玩意嗎?其實當下我和朋友們都呆了一下,因為我們根本沒有聽過這個說法。

我的一位女生朋友回家問媽媽關於這件事情,然後她得到的答案和那位阿姨說的一樣,他們說自古以來風箏都是男生在玩。經過這件事後我就把風箏偷偷收起來,有一天阿嫲突然問起我為什麼不把風箏拿出來和朋友玩?我說大家都說風箏是男生玩的,阿嫲就告訴我:傻孩子,男生女生都一樣,沒有人說女生玩風箏是犯法的。不要太在意別人無心的一句話,讓自己過得不開心。只要是不傷害別人,而且是自己喜歡的事情就不要因為害怕別人的眼光而偷偷隱藏起來。這句話對我影響很深,現在無論遇到什麼事情,我都會想起這句話。我重新把放在抽屜底層的風箏拿出來,然而我發現風箏在逆風的方向會飛得更高更遠!

「別人沒有權利左右你,你才是你人生的主導者。」

我不知道有沒有人能不勞而獲。努力是通往成功的渠道,它或許無法讓你達到成功的便,但它能讓你更靠近你的目標。──前英國首相柴契爾(Margaret Thatcher)

文:Kaiyee Teo

我身邊有個女人,單親媽媽,24年來,她獨立養大了五個女兒。她,是我媽媽。

我媽媽,鐘舒殷女士,24年前父親車禍過世,而當時我大姐12歲,我和我雙胞胎姐姐當時7歲,我小妹剛出世一個多月,可否想像的到,面對喪夫傷痛的同時還要撫育剛出世的小女兒,扛起一頭家。

父親尚在時,媽媽本是家庭主婦,偶爾在家車衣服賺點零用錢。父親過世後母親為了一家的生計她勇敢的踏入社會。母親雖然賺取的收入不多,但是母親堅持貧窮不能窮教育的理念,扣除生活開銷後的錢,都堅持讓我們去額外補習。母親白天到沙發工廠車沙發,晚上回家車衣服到半夜,當時我7歲,但是我記得很清楚,半夜醒來時媽媽還在不停地車衣服。我們雖然粗茶淡飯,但是媽媽從來沒有讓我們挨餓過。

據媽媽提過,父親出事後有友人提議把小妹送人領養,但是媽媽果斷拒絕了,無論多麼艱辛,我們一家人都不分開。現在我31歲了,已為人母,更可以感受得到媽媽當時的艱辛。每每顧寶寶覺得很累很辛苦的時候就會想想母親以前的風雨路,想了過後就告訴自己,我的這一點辛苦算什麼?而且我還有另一半幫我,而當時母親是單親,她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啊,我母親是多麼多麼的堅強啊!

窮人要改變,就要受教育,只有受教育才可以改變處境。如今,我們五姐妹學有所成,希望媽媽可以退休了,但媽媽堅持繼續工作,一直到現在,當然我們還是會尊重她的決定。我母親,這樣一個女人,真的對我一生的影響很大,她激勵了我們5姐妹,等我女兒長大了,我一定要告訴她​​,她有一個多麼多麼強大的婆婆。

女人的美麗不存在於她的服飾、她的珠寶、她的髮型;女人的美麗必須從她的眼中找到,因為這才是她的心靈之窗與愛心之房。──英國已故音樂劇與電影女演員奧黛莉赫本(Audrey Hepburn)

文:Cher Xing Khoo

在我幼小無知時,對於女人二字僅感到懵懂。我覺得女兒家可好了,可以梳妝打扮,穿光鮮靚麗的花衣裳,還可以在自己的頭上夾些玲瑯滿目繽紛的髮飾,做個人間美仙子。人人說,女人花掌上明珠,做為深受呵護的小女孩還可是真好。

當我還是個莘莘學子之輩,我逐漸地意識到身為女人的不公平。那時的我總在想,女人啊,這是為何,就被視為軟弱的一群。女人需要憲法、婦女組織保護,處處讓人憐憫。女人就不像男人落得輕鬆,為何女人就得承受生孩子的皮肉之苦,而自己的骨肉卻不跟自己姓。那時的我總為身為女人的我感到不平、不解。

現在,走進象牙塔,人生閱歷僅二十年,對於女人二字卻有了不一樣的詮釋。身為女人的我,身負相夫教子的天職,這不是所謂古老刻板的思想,這是人們對女人賦予美好即偉大的期盼。我就是這樣的女人,我意識到身為女人的重要性,女人對於這個社會可是功不可沒,女人的位置竟是如此地高尚。

作為女人,要有樂於奉獻的精神,能夠奉獻於人,是自身可貴的福氣。女人,自足富足,奉獻他人,讓人為之動容。我,也會是個這樣偉大的女人,我可以運用女人的溫柔寡斷孕育出更美好的社會。女人故而偉大,我因而驕傲。

我,還是這樣的女人。我有女人該有刻苦精神,我寒窗苦讀,雖為女兒家,我希望來日能夠奉獻社會,讓所學之,所用之,讓社會變得更美好。雖為女兒家,但志大,想以女人本有的慈悲情懷把愛散播與廣泛的人海。

女人,看似深不可及的詞彙,唯有經歷每個女人必經的階段可能才有至深的體會。但作為一個妙齡,年華似好的少女,我就是一個活在當下的女人,我是個對新時代女性有見解的女人,我更是個樂於女兒身的女人。我,就是這樣的女人。

謝謝我的父親讓我知道「你應該和男孩一樣有很多選擇」。──諾貝爾和平獎最年輕獲獎人馬拉拉優素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

文:黎万晴

我是一個KAMPUNG妹,出生在一個以膠林為鄰的木屋裡。父親因隨著家人不斷為生計搬遷,在就讀四年級時就輟學了;母親只完成了小學教育。雙親靠著割膠含辛茹苦拉拔大七個孩子。在我逐漸長大,也蛻變成懂事的孩子的那一段珍貴日子裡,我和阿嫲的祖孫情也越來越濃。阿嫲在和我對話裡展現的智慧,讓我銘記於心,也成了我在人生里的座右銘。

其中兩段與阿嫲的對話:

1.小時候,一大碟白飯配一粒雞蛋,添上醬油,就是一頓飯。但是,飯後我總會覺得肚子還餓。一個炎熱的午後,我看見阿嫲一如往常的坐在客廳裡。於是,我問道:「阿嫲,你覺得我們的家境是不是很窮?」阿嫲輕輕的眨了幾次眼睛,沉默了數秒,然後堅定的說道:「阿婷,我們並不窮,但也不富有,就是所謂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比我們窮的人還真多呀!但是,人窮志不窮,你知道嗎?」當時自己還是小學生,但那從阿嫲口裡吐出來的高昂志氣卻烙印在小小的心靈。我不覺得餓了!

2. 那年大學快畢業了,還是單身。又是一個午後,我突發奇想,覺得可以試探一下年邁又傳統的阿嫲的對此事的反應。「阿嫲,我已經快24歲了,但是都還沒有男朋友,怎麼辦?」然後,我擺出了很沮喪的一張臉,眼神無助迷茫的望向阿嫲。心想阿嫲肯定會把我教訓一翻。怎知道,阿嫲竟然展現那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想也不想就說道:「哎呀,阿婷,這(依然單身)只是小事。女人,最重要的是要經濟獨立,不需要靠男人。」阿嫲對於女大當嫁的看法竟然這麼不屑一顧,讓當時上演苦情戲的自己頓時開悟,嘻嘻笑了起來。

以上其中兩段對話,成為了我往後日子裡的精神支柱。志不窮,讓我順利考獲德國獎學金而成功赴德考博,這是家族裡的第一個考博狀元!過程充滿挑戰與煎熬,但是,卻有像阿嫲這樣一個巨人住在我心裡,讓我一步一腳印,拼了所有力氣也要完成這一個夢想。像我這樣獨身穿越美國、德國、南非等地,追尋一個個夢想並圓夢,還是個單身得很快樂、充實、經濟獨立的大齡女生。我想,除了幸運,還有阿嫲在數十年前的智慧語錄也居功不少。很愛很愛你,最親愛的阿嫲!

有人說像我這樣的女人,大部分男人都不會喜歡的。但是我為什麼要讓大部分男人喜歡呢?我只要有一個男人愛我就行了。──中國著名电台主持人胡曉梅

文:黃傳欽

「老查某」,潮州話的意思是老女人。我家的老查某就是我最親愛的外婆。

普遍上的外婆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我不知道,但是我家的「老查某」在我家裡扮演的角色既是一家之煮,也是一家之主,更是一家之柱。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家的「老查某」負責煮飯餵飽一家人的肚皮;同時她也跟外公一起出外做小買賣維持家裡的生計;同時家裡的大小事務都由她安排,打理,鉅細無遺。小至家裡添購一顆橙,大至在年事已高的狀況下,留下女兒的遺孤來照顧的問題,都由她主持大局。所以說,她是這個家庭的一家之柱,更是我心中的擎天柱。

「老查某」生於日據時代的年代,可謂是吃盡苦頭。幼時被送走當童養媳,在男方兒子體弱多病去世後,又被嫌棄得退了回家。家裡滿是嗷嗷待哺的兄弟,身為女兒身的她又被送到別人的家中。那個年代,溫飽都成問題,更莫論讀書識字,所以我家的老查某是個文盲,但是卻憑著其生活累積的智慧度過人生一個又一個的坎坷,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她的一生都可以用辛勞來概括,幼時赤腳走十數公里的路到河邊挑水,頂著太陽數個小時採生在水中的空心菜;嫁為人婦後,也因為夫家經濟狀況不好而挑起沉重的經濟大樑,同時更要照顧六個兒女。好不容易兒女已經長大,卻要白頭人送黑頭人,送走自己的長女,還有挑起照顧其遺孤女的重擔,好不容易孫女已經長大成人,成了家。 「老查某」又再一次面對喪子之痛,痛失病逝的次子,同時又要照顧其遺孤。

她的一生,也因為辛勞患上了糖尿病,長期需要吃很多的藥。她的人生最後一段路,更是與醫院為伍,出入醫院如家常便飯。但是她始終無怨無悔,這都是她自願和本能地為她的家庭做出的奉獻與犧牲。

她的犧牲與奉獻造就了她的家庭,包括她的丈夫兒女和她的孫女──我。我想,這就是身為女性最光輝的人生角色──母親。 「老查某」的堅毅、韌性,勇氣正表現了母愛的偉大。現在她已經離開,但是,精神猶在。她下一代包括我,會把她的精神,以一名母親的身份傳承下去。

人並不受限於文化,人創造文化。如果把人權還給女人,還不是我們的文化,那我們應該創造這樣的文化。──尼日利亞女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文:Ee Wen

我是個怕寂寞、怕黑暗、怕冷的一個女人。在家庭職場上,裝得外表強悍(被家人形容成老虎似的女人),內心卻脆弱的不堪一擊。常在黑暗中獨自掉淚。害怕單身,一直不讓自己單身著。遇到不對的人,也不敢走出來。本打算就這樣渾渾噩噩地過日子卻偶然讀了篇台灣女作家女王的文章〈是你選擇了不幸還是不幸選擇了你〉,頓時覺醒,做出了選擇。

28年來第一次搬出來自己住,佩服自己的勇氣,也發現自己過得比以前快樂。

我要表達的就是:女人啊,你的幸福是操控在自己手裡;女人啊,不要依賴別人能帶給你快樂。如果自己都不能讓自己快樂,那別人就有義務有責任負責你的快樂?

我是個活了28年才學會和自己相處的女人。

女人應該重拾被剝奪選擇前的自信、被刻板印象所綁架前的自由,由內而外的充實自我,奪回屬於我們的發語權。──中國製片人、演員兼專欄作家田樸珺

文:李彩媚

我生命中的女人陪我走了36個年頭,67歲的她,經過無情的歲月洗禮後,掩遮不蓋的皺紋,白髮斑斑、身材臃腫,緩慢的步伐,卻擁有中氣十足的聲音,清晰的思想,堅強兼本事。她是我一生中最敬愛的女人──母親。

在我有記憶以來,母親都很嚴厲的對待我們三兄妹,務必要求我們以正確的態度及正面的思考去處人處事。母親雖嚴厲但又不失母愛,雖說疼愛但又不縱容。雖然母親只受小學教育程度,但人生閱歷卻非常豐富。只要我們在生活上遇到瓶頸或難題,我們第一個總是想到她。她在我們的生活中可說是扮演著亦師也亦友的角色。

母親是一位很本事的女人,她與父親從一無所有,憑著吃苦耐勞的態度一步一腳印地白手起家,辛苦拉拔三個小瓜長大。當我們還小時,她必須一拖三走路去與父親一起開的小小士多(編按:Store,小賣店的意思)開店,父親在外送貨,母親必須掌店之餘,還需顧著我們這三個頑皮的小瓜。母親娘家較遠,家裡也沒其他長輩可以幫她忙,有時真的是無法想像她的日子是怎麼熬過的。又要打理生意,又要照顧家庭和孩子,那種生活就只有我在當了人母才深深體會到。母親默默地為家庭付出讓父親毫無後顧之憂,把小士多擴展了一間商店。這間商店是父母的心血,在家鄉巴里文打小鎮裡無人不曉。

母親在我們的學業道路上從來不給我們壓力,她會督促我們的學業但從來不會因為我們考到很差而打罵。猶記得每次向她與父親報告我的成績時,他們就會問這樣是有及格嗎?有及格就好了。而我心裡總是偷笑暗想,怎麼他們的要求都這麼低呀?

到了出外打拼事業,結婚生子,母親對我的關心對我的愛從來不變。她仍是我生活的軍師,每當婚姻或育兒有難題時,母親是我最好的傾訴對象,同時她也總是教我如何去應對。結婚後的我與母親距離更遠了,我再也無法像閨女時段一直陪在她身邊。猶記得那時我嫁出去後的日子,我與母親都不慣,我們深深的想念彼此,我們只有能用電話來解思念之愁。

母親在,家就在。我很慶幸我有母親見證我從嗷嗷待哺的寶寶到成為人妻人母的道路,如果沒有她的一路扶持開解,我想我的這條路並不會走到這麼順利。願我母親可以健健康康,開開心心地與父親共享天倫之樂,含飴弄孫。

母親,吾愛您!

年輕我們就說正妹,老了就說韻味。但說真的要我選擇我選韻味。因為外表是可以改變的,但是內心的智慧不行。──台灣藝人林美秀

文:吴慧卿

我的阿嫲出生在一個盲婚啞嫁的年代,在沒有見過面的狀況下,十幾歲時就嫁給了我的阿公,在一個大家族裡一個年輕的姑娘挑了長媳婦的責任,毫無怨言地埋頭干活。妯娌叔叔們都在背後舒服地領取收益,夫婦倆卻都屬於苦幹型,不搶任何功勞。

平日很多家務農事要幹,所以一般上都會帶上年紀小的孩子們,避免與家庭裡其他妯娌的小孩爭吵而引起不必要的事端。從小年紀比較小的姑姑們就是在豬舍雞鴨寮看著她辛苦地工作。以前家裡每逢過年過節祭祖,都會有很多的食物吃,全都是她一人獨立操作,糕點菜餚從不缺。家裡的木工也是她自己敲釘的,都很牢固實用。

由於家里四兄弟姐妹都是阿嫲帶大的小孩,所以深切體會到阿嫲是一個真心呵護疼愛我們的長輩。每逢我們生病不舒服,最辛苦的就是她老人家。從求神拜佛到看西醫都是她在操勞,甚至是徹夜守護。我至今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出水痘的過程。由於全身痕癢,我就用手去捉癢,阿嫲就守在一旁用搓揉痕癢之處。醬油吃了會留疤,所以阿嫲當時煮的肉粥是加了鹽巴,而有鹽巴的粥讓當時的我鬧脾氣,因為覺得不好吃,後來才勸說下才吃了粥。最後阿嫲還是帶我去看了西醫診治,全身塗抹上粉紅色的止癢藥膏終於舒服一些了。

休息了一個星期後,上學的清晨是阿嫲拿著她的黑色雨傘牽著我上學的。阿嫲說清晨露珠帶毒性傷身體,包的密不透風的我只能乖乖聽話。下課休息的時候她就拿著熱騰騰的粥帶學校給我,我阿嫲總說吃飽了才有力氣讀書,要讀好書。也許不讀書是她的遺憾。阿嫲沒有受過任何教育,可是因為她好學的精神,她竟然也有友族朋友,可以以簡單的國語互相溝通。這是阿嫲過世後,某天有個巫裔阿姨來家裡找阿嫲之後才得知的事。我記得阿嫲總說要努力不要放棄。

晚年的阿嫲得了失智症,也許是一人在醫院照顧阿公勞累壓力之後的延伸症狀,加上當時沒有妥善處理,阿公過世後她的狀況慢慢地惡化。當年的我很多時候只能陪著她大街小巷地尋找一些已經不在人世的親人,然後她想起阿公的時候,我也陪著她一起哭。看著鄰里指著她說她瘋的,心特別的痛,一旁的譏笑特別刺耳。阿嫲在十三年前在睡夢中離世,或許這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安排。親愛的阿嫲,如果有來世,我們再續前緣吧!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藝術廊】群眾力量 改寫國家命運

17日 • 一天前

攝影:徐慧美

【兩性】讓你先離開,悲慟我來擔

16日 • 2天前

【健康】把握黃金期 治療發育慢

16日 • 2天前

三星Note 9「飛到」大馬 8月24日正式開賣

15日 • 3天前

【極客】Walnut Wellness 為健康日常把關

14日 • 4天前

攝影:伍信隆

【強人】甘榜男孩的拼命人生 劉勇賢舞動馬韓

14日 • 4天前

【特寫】光碟繼續迴旋

13日 • 5天前

「臺灣CD設計展」展場內除了可翻閱欣賞設計師的CD設計作品,也規劃了試聽區及購買區,就像唱片行一樣。另外,也舉辦以講座,請方序中和聶永真談「從音樂的世界觀到視覺化的構思經過」。

【特寫】藉封套設計與裝幀突圍 實體唱片另一面

13日 • 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