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適度援助不贍養 愛心慈善搖籃發放食品助度難關
如若遇到行動不便的受惠者,志工們會幫忙把物品送到車上;要是受惠者居住在離中心太遠的地點,愛心慈善搖籃則會將當月的物品款項匯到對方的戶口,讓對方自己採購。
【心視野】適度援助不贍養 愛心慈善搖籃發放食品助度難關

【心視野】適度援助不贍養 愛心慈善搖籃發放食品助度難關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8年05月12日 19时02分 • 報導:鄭宇晴;攝影:陳啟新

愛心慈善搖籃創辦人趙崇光認為, 只有肚子溫飽、安頓好家人,弱勢者才能無后顧之憂地去工作。秉持著這樣的理念,愛心慈善搖籃每月發放應付一兩個星期的食材及日常用品,幫助減輕弱勢群體的月常開銷,但也同時避免養成他們過度依賴的習性。

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日,巴生直落玻璃一家住宅大排長龍,受惠人士會在這個時候到來,領取每月的食材和日常用品。「這裡是快熟面、罐頭食品、紅豆、綠豆等乾糧;對面是米、米粉、食油等;洋蔥、馬鈴薯等易壞食品則收在外面的冷凍庫內。」愛心慈善搖籃創辦人趙崇光打開電動閘門,讓記者看看收藏在貨櫃箱內的各類日常用品和食材。該組織每個月分派物品給166戶家庭,而每戶得到的物品皆為相同數量,只有米會因家庭成員數量而異,「每個月大概會分派200包米。」

愛心慈善搖籃每月只發放足夠一家人吃一至兩星期的食材和日常物品,趙崇光坦言,這是避免造成他們的依賴心態。「每個人都有困難的時候,我希望我們能做到的是先幫他們度過沒錢的難關,或者幫補一下,減輕他們的家庭開銷,而不是成為他們的『支柱』。」他直說,適當的幫助能減輕負擔或讓失業的人支撐到找到工作為止,如若直接給一整個月的生活用品,則會養成惰性,形成「無需上班,反正有人養」的心態。

借高利貸者,幫不了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為了確保受惠人士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趙崇光定下了一套家訪流程。無論是自己申請或由其他單位轉介過來的弱勢群體,都需要先填表格,並交上收入和開銷證明。「我們會看收入扣除開銷,包括生活費、醫藥費、學費、車貸、房租等,入不敷出的會被納入篩選名單中,待志工團做家訪后再做決定。」他解釋,愛心慈善搖籃僅會將入不敷出的家庭列入考慮範圍,「剛好夠用」的家庭不列入考慮範圍,「有更多有需要的人等待我們的援助,我們只能謹慎挑選。」

不過,倘若對方攤上高利貸,愛心慈善搖籃則會放棄這個個案。早前有個單親媽媽帶著兩名女兒來尋求協助,但對方其實月入3000,足以養活孩子,細問之下,才知道對方欠下大筆高利貸,每月被迫償還巨款,導致經濟拮据。「再窮、再苦都有辦法解決,但只要你攤上高利貸,那就完蛋了,我真的沒辦法幫。」趙崇光說道。

愛心慈善搖籃每月送出物資和食品給166戶有需要的家庭,每月需要派出的米高達200包。

根據家訪,設援助期限

志工團會根據家訪的情況設下援助期限,並在期限之內進行第二次家訪。他指著厚重的文件夾上列明的個人資料及限期表示,不同家庭情況有不同限期,包括3個月、6個月、一年或5年、10年不等。「好比某個家庭只是一家之主遇到意外,三五個月就可康復出外工作,就會批短期的數個月;微薄收入的單親媽媽帶著幾個幼兒的則需要好三五年,甚至10年的時間,因為孩子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才有出外工作的能力。」

早前,有志工因資金不足而想要限制受惠人數,但趙崇光直言:「停不下來。」他笑說,大伙兒無法見死不救,最終還是會繼續增添受惠人,既然如此不如不設限,也不會讓自己陷入兩難。那資金不足受惠人一直增加怎麼辦?「關關難過關關過,這些就是上天的挑戰和考驗,總會有辦法的。」他直言,每每遇到困難最終都能迎刃而解,只要肯想辦法就不會沒有解決方案,在于肯與不肯去做而已。

設貨櫃存糧 系統派物資

2002年某一天,趙崇光開車路經巴生某處,發現有名印裔婦女帶著幾個孩子在路邊乞討,觸動了好奇心,停下車子詢問對方的情況。「當時我只是好心送她回家,卻發現她家徒四壁,便買了一些日常用品和食物給她。」瞭解過對方的情況后,他每隔兩星期便到對方家中探視,同時會攜帶一些日常用品與食物過去。就這樣,身邊的朋友偶爾也會「介紹」一些需要幫助的人,「最神奇的是,他們只會告訴我某某地方有人需要幫助,卻不曾自己下手去做。」趙崇光對此感到無奈,但轉念一想,還是慶幸身邊人願意幫忙,作為他對外的「眼睛」。

為了確保前來領取物品的人是愛心慈善搖籃的受惠者,趙崇光特別請人縫製可承擔30公斤重的布袋,也為受惠者製造專屬于愛心慈善搖籃的「身份證」。

自嘲專業乞丐 為弱勢募款

「我們是專業的『乞丐』。」他調侃自己為了籌款不得不拉下臉向身邊的朋友「討錢」。剛開始時,趙崇光都是自掏腰包助人,但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唯有向身邊的人求救。回想起當初向朋友們開口的情景,他不禁笑說,當時經常這麼做,令身邊的朋友們只要看到他就想到募款,但后來朋友們聽到他約喝茶時,就會自動自發地問:「不用喝茶,這次需要什麼?直接說吧。」

還未開設愛心慈善搖籃時,他將派送據點設在自己家中,但當時沒有列明派送時間和日期,因而有段時期他任何時刻都可能接到受惠者的來電。「偶爾我在上班時接到電話,就必須放下手上的工作,趕回家。」雖然家中有母親坐鎮,但母親畢竟對此事不熟悉,只能由他來處理。基于沒有儲藏食品的經驗,他曾將一堆米存放在家裡,卻沒想到高溫及長時間儲存會引起米蟲問題。「全部米都長蟲了,整間屋子到處都是米蟲。」后來受惠者更多后,趙崇光才選擇在自家后院的空地置放儲存糧食的貨櫃箱,從此定下每月第一個星期日為派送日。不過,因貨櫃箱的門把容易撬開,且后院空地屬公共場所,無法設置圍欄,因此曾幾度遭小偷光顧。

貼在白板上的分派日流程及志工們的工作崗位表相當有序,原來是趙崇光將自家公司的運作流程簡化后搬到這裡來,「不過,這套系統還是經過了多次改良。」他認為,運作系統需要隨著環境、人事調動而彈性改變,才能讓志工們有個舒適的工作環境,且提供符合各個受惠者的不同需求。

他指出,以往貨櫃箱只有一個小門,所有的食品都是從內往外疊,導致許多收在靠牆內側的食品已損壞而不得知,且志工們需要在每月的派送日時先將所有物品搬出來擺放在桌上,之后再搬回去。而今,貨櫃箱的入口已改為電動閘門,打開閘門就能看到一整行的架子,而架子上一個個的籃子裡是已經包裝好、點好數量的食品和日常用品。「這樣,我們只需要在電動閘門前擺放桌子,志工要派東西時,直接轉身在身后的架子上拿取籃子,比以往更省時省力,還容易查看物品的情況。」他指出,經過一系列的改良后,志工會為所收到的食品及物品貼上截止日期標籤,方便其他志工在派送時辨別哪個需要先被送出去。

誰有需要 測量有彈性

他也表示,不同案例有不同的處理方式,不會用同一把量尺來測量對方的需求。他舉例,早前曾遇見一對夫妻育有一名殘障兒子,但兒子逝世后卻不曾向愛心慈善搖籃申報,被監察團志工視為詐騙。但趙崇光卻說,往深一層想,兩老是害怕愛心慈善搖籃取消他們的領取資格,而不敢向他們闡明。還有一次,一名受惠人是育有三十多歲殘障女兒的單親媽媽,她每月賺取1500令吉,其實足以負荷家庭開銷。但思及這名母親即將退休,女兒需要人照顧,因此趙崇光仍然批下申請單,並告知這名受惠者將這段時間的餘錢存下,以應付往后的生活。「面對這樣的個案,我都會先往深一層思考,先往他們的未來想,再做決定。」

愛心慈善搖籃原本的重心僅是幫助單親媽媽和小孩,但因越來越多人尋求幫助,早前也將老人、病人納入其範圍。趙崇光表示,目前每個月都需增添輪椅數量,有些是外人捐贈,有些則用愛心慈善搖籃的資金購買。左下圖是某家私人醫院得知愛心慈善搖籃也兼顧病人和老人,因此特別捐出的舊病床。

盼望有個接班人

「我並不是在做一件很偉大的事,每月才給他們150至180令吉的東西,這個數額在現今社會上算得了什麼?」訪談中,趙崇光不斷重複這句話,說只是盡自己所能減輕受惠者的負擔。「如果情況允許,我也希望可以將送出的物品提升至200令吉。」他坦言,中心從2002年開始經營至今,面臨過不少難題,而資源不足是一直存在的難題。趙崇光早年經營電子工程與建築生意,社交圈子寬廣,容易獲得幫助。他表示,每每有人接洽表明可以資助,他都會先邀請對方來中心看環境,再做決定。雖然他向來秉持著「對方方便給什麼就拿什麼」的理念,但比起現錢資助,他更喜歡物資捐贈。

由于每月派送的物資幾乎一樣,只會在罐頭、米粉等物品上做出一些改變,如若捐贈的物品與原有的不一樣,那需要等到下一輪派送日才能派上用場,更可能需要添購這一類物品來湊足166戶家庭的量。

一邊做愛心慈善搖籃的同時還需兼顧生意,趙崇光認為不是難題。自家生意早已上軌道,加上有太太在掌管,讓他放心投入愛心慈善搖籃的事務。不過,對于沒有足夠時間陪伴孩子,他攤手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確實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伴家人,但他們都是獨立個體,明白我也有我該做的事。」訪問當天,趙崇光的太太也在現場幫忙打理,詢及太太對他從事慈善工作的態度,他則說:「她別無選擇。」話雖如此,但從兩人的言談與互動中看出太太對他的支持。

「每次有困難,到最終都會迎刃而解,上天已經給我派來很多人了,我一定要做好它。」趙崇光認為有些事冥冥中自有安排,更堅定其助人的決心。圖為趙崇光與太太合照。

雖然早些年已經結束其中一門生意,但仍有另一門生意支撐著他與太太、母親的生活費。趙崇光現在正研究一種室內種植計劃,如若研究成功,將可種植出無農藥蔬果,屆時將成為他的新經濟來源。他計劃將成果納入愛心慈善搖籃的派送名單,專門送給癌症病患。

「我也不知道還能做多久,如果有有心有力的人接手,那就最好不過,否則我會將之關閉,不讓那些有企圖的人有機可乘。」現年六旬的趙崇光坦言,目前中心裡全部的東西都由他和志工們親自下手做,包括拉電、釘隔熱天花板等,只是志工與他一樣漸漸變老,很多事已心有餘而力不足。未來5年內,他希望能將中心改造為自動化,減輕老志工們搬搬抬抬的工作。不過,他最想要的,還是一個合格的接班人,讓他能無后顧之憂地繼續服務下去。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iOS 12系統正式開放 用戶們大贊快!

18日 • 一天前

【強人】提高法律維權醒覺 張玉珊力撐LGBTQ

18日 • 一天前

明開放升級! 蘋果iOS 12將快2倍

17日 • 一天前

溫德明曾在Instagram上感性寫道:「亞當今年16歲了,如果他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他會吵著要我教他如何開車,但我知道我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他說,無論一個自閉兒的表現是多么不尋常,請記得他的內心 深處其實和常人無異,他不是瘋子,也不是少一根筋,他只是和別人不一樣。(攝影:伍信隆)

【特寫】溫德明 為子望長命

17日 • 2天前

【特寫】葉雲定 白頭願送黑頭人

17日 • 2天前

【新鲜事】創意再造 紙皮玩國

16日 • 3天前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爆紅 大馬取景地看這裡

15日 • 4天前

取代傳統後照鏡 豐田「無鏡車」10月上市

15日 • 4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