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志工夫妻創立關懷中心 安老院安身也安家
劉西堂和梁彩鳳是芙蓉一帶聞名的志工夫妻。梁彩鳳說,如果有芙蓉一帶有任何需要幫助的老人,大家都會把他們轉介過來,而他們一般也會接收。
【心視野】志工夫妻創立關懷中心 安老院安身也安家

【心視野】志工夫妻創立關懷中心 安老院安身也安家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8年05月19日 19时11分 • 報導:林珮璇 攝影:曾鉦勤

用「夫唱婦隨」來形容劉西堂和梁彩鳳最適合不過。創辦美嘉威關懷中心是老公劉西堂的意願,老婆梁彩鳳則是因為跟隨老公腳步,而踏上助人之路,將愛的力量延伸,現在夫妻倆都是快樂志工人。

「我起初很抗拒,但為了支持老公,我只好硬著頭皮上。」然而,不知不覺梁彩鳳已經「硬著頭皮」做了16年,現在是劉西堂的賢內助。她分享,由于自己之前從事會計和美容工作,一直都是打扮美美上班,所以當必須換上家居服,戴上手套幫老人家清理屎尿時,她沒辦法適應。「加上我有潔癖症,更是較一般人難適應。」梁彩鳳說,創辦美嘉威關懷中心其實是老公(劉西堂)的意願,因為他希望以過來人的身份回饋社會,讓這個社會充滿愛。她自嘲,自己則是因為沒有人願意幫他,所以才幫他的。

美嘉威關懷中心也會負責載送老人們到醫院複診。

劉西堂這時說道,自己來自一個複雜背景的家庭,在他3個月大的時候,媽媽就被迷信的婆婆趕出家門,所以自小由婆婆帶大;后來媽媽在他17歲時突然出現,還帶著幾個同母異父的弟妹。「突然有一個不曾見面的女人說是你的媽媽,就像是電視劇裡的劇情。」他分享,當年媽媽被趕出家門的原因,是在她和爸爸結婚時,腳上穿的高跟鞋鞋跟斷了,所以她當時是一拐一拐地走進家門。婆婆認為是一個不吉祥的現象,所以自媽媽嫁進門后,一直都針對媽媽,后期更直接把她趕出門。「婆婆是一個非常傳統、嚴厲、霸道的女人,所以我從小就在一個沒有家庭溫暖的環境中長大。」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長大后,他開始與一群豬朋狗友為伍,甚至還染上毒癮。「那時候的我不愛回家,所以每次放學后就會和朋友到處遊蕩。」直到遇上老婆梁彩鳳,他才洗心革面,入住「得勝戒毒之所」並戒毒成功。「但在戒毒的那段時間,卻又面對婆婆和媽媽先后離世的消息。」劉西堂坦言,兩人的相繼離世,讓他萌起回饋社會的想法,因為他認為,這社會裡其實有許多和他一樣狀況很複雜的家庭需要幫助。

緩解家庭糾紛的方式

他以曾經接獲的一個個案為例,該家庭的老人家患上失智症,而他這個病情更是導致媳婦和孫女的關係鬧得很僵。由于孫女是憂鬱症病患,所以當老人家每次忘東忘西時,孫女就會很生氣和不耐煩,然后向媽媽(媳婦)發脾氣。「該名婦女也是心臟病患者,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當時擔心她的心臟沒辦法負擔。」隨后,劉西堂把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帶到安老院照顧,他們母女倆的情況就得以舒緩。「有時我會想安老院的存在有時並非只是託顧生病老人,而是能解決一些家庭糾紛。」他如此說道。

視情況收費

劉西堂強調,美嘉威關懷中心是一間收費安老院,但費用卻是視老人家的經濟狀況而定。「老實說,我們的月費是每月1200令吉,但如果該名老人家的經濟狀況不允許,我們則會斟酌收費。」他透露,院內目前有35名老人,其中有一半是免費入住。「無依無靠,無兒女、親戚的單身老人我們一般都會免費收留。」但他不忘強調,倘若有子女或親戚,他則都會要求他們負擔。「若沒辦法繳費全額,至少也要幫補。」他認為,照顧父母始終是孩子們的責任,孩子不能因為日子過得很辛苦或是錢不夠用,就把照顧父母的責任交給大眾。他直斥,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他說,美嘉威關懷中心並非非營利組織,所以並沒有接受大眾捐款。「但有些善心人士認同我們的做法,然后給予捐助,但我們一般建議他們捐助糧食,以避免落人話柄。」梁彩鳳解釋,美嘉威關懷中心之所以不註冊成為非營利組織,主要是因為夫妻倆認為,要幫人就必須先經濟獨立。「若一味靠大眾捐款,那會經營得非常辛苦。」劉西堂更表示,若這個社會擁有太多免費收留孤老的老人院,將會導致被遺棄的老人越來越多,以致衍生更多的社會問題。「因為子女們會認為他們不養,就會有非營利組織會來接手照顧他們的父母。」

他同時說道,即便有儲蓄的老人也會因為想要把錢留給后代而把自己送進免費老人院。「曾經有一名老人,他並非是身無分文,但他卻不願意繳費安老院費用,因為他希望把錢留作往后做后事的時候才用。」梁彩鳳無奈說道,華人社會常會有「死后要風光大葬」的想法,所以他們寧願生前青菜豆腐,死后也要大魚大肉。

梁彩鳳說,從事老人關懷是一個永不打烊的工作,因為即便自己有多累,老人們還是會準時坐在桌子前等吃飯。

勝過潔癖的助人願望
劉西堂和梁彩鳳除了是美嘉威關懷中心的院長,夫妻倆同時是芙蓉贊美聖所社區關懷的負責人,負責由教會籌辦的「嗎哪食物銀行」,每2個月發放一次「嗎哪包」,協助減輕貧窮和弱勢家庭的生活負擔。「我們在3年前開始這項活動。」梁彩鳳從當初對志工工作的抗拒,到后期接觸越來越多的弱勢家庭,她認為,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這16年來,我一直不斷地學習和適應。」她說,由于潔癖症的關係,所以每每踏到粘粘不乾淨的地板時,都會覺得很噁心,但她一直努力克服心中障礙。

「老實說,弱勢家庭住所的乾淨程度不會太高,但因為我們是抱著去幫人的態度,所以不能嫌棄或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梁彩鳳認為,從事志工工作,同理心是一個很主要的元素,也就是說要經常站在對方的立場,替對方著想。「我常會想,如果我是她,我會有什麼感覺?他們住在這樣的環境,其實也是不想的。」如此一來,她便能戰勝潔癖症,走進屋內進一步了解對方的情況並給予幫助。「曾經接觸一個案子,那是一名婆婆和一名低智商的孩子居住在一間沒有廁所的木屋裡,他們每次都必須到離屋子不遠的草地解決。」她分享,若沒有走進屋內,根本不會知道原來屋內沒有廁所。「過后我們把情況報備給教會知道,然后由教會負責籌資,為老人建立一間廁所。」

梁彩鳳感慨道,當發現自己還有能力幫助人的時候其實很開心,而這種滿足也非金錢能夠給予。問她,如果給你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你還會選擇加入志工這份工作嗎?這是梁彩鳳遲疑了一會兒,便說道:「當然,這是我一輩子永不后悔的選擇!」

劉西堂說,每個入住美嘉威關懷中心的老人都有屬于自己的故事,只要花點時間去了解,就會很容易和他們相處和溝通。

梁彩鳳:老人就愛欺負我!

回想起過去最印象深刻的事,梁彩鳳不假思索說:「被老人咬!」她解釋,該名老人的神知有點失常,咬著她的手不放,即便時過境遷,牙印仍留在她的手腕上。劉西堂補充,美嘉威關懷中心是安老院,一般會送進來的都是生病老人,所以除了需要幫他們清理大小便之外,還需要幫他們處理傷口。「傷口有時已經腐爛非常嚴重,甚至還有蛆蟲。」劉西堂自嘲自己是無牌醫生,因為對于處理傷口,他已經駕輕就熟。

梁彩鳳也說,院內的老人就愛「欺負」她。「明明就傭人可以幫他抹身或洗澡,但他們就偏愛找我!」她笑言自己常常被老人們作弄,「有時不懂是好氣還是好笑。」劉西堂則說,老人們其實是很容易哄的,只是有時他們會比較嘮叨,愛唸人,不要和他們一般見識就好。「有些老人還會詛咒人,就好像說:你們一家五口一起出去,只有一個人回來等等。」梁彩鳳續說,但有些老人卻很會照顧人,常會像父母般一樣向他們噓寒問暖。「有時我不敢和他們保持太緊密的關係,因為我怕如果有一天他們先走,我會很傷心。」她感性說道。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面子書Instagram大當機!

20日 • 約6小时前

Camdy Send Gift的幕后團隊,左起為徐慶鑫、 廖進業、哈邁德扎法爾(Ahmed Zafar)和林儀婷。

【極客】Camdy送禮心意 即時傳達

20日 • 21小时前

葉強明是周迅的御用彩妝師。

【強人】時尚彩妝師葉強明 玩美不完美

20日 • 21小时前

用戶不滿價格 馬電訊被投訴最多

19日 • 一天前

搶修電纜 馬電訊網絡復常

19日 • 一天前

寬頻服務受影響 馬電訊:MRT和大道工程切斷光纖

19日 • 一天前

【特寫】再見青蔥印記 校友千里返校

19日 • 一天前

福隆港早年沒有國小,只有華小和泰米爾小學,因此福隆港華小的學生超過60%是巫裔,三族學生打成 一片並不稀奇。如今泰米爾小學也只剩下最后兩名 學生,若再無新生入學,最終也將關閉。而福隆港 華小確定搬遷往位于仁嘉隆和哥打哥文寧邊界的麗陽安曼(Tropicana Aman),預計在2020年啟用。

【特寫】母校最后一名學生畢業 葉明興回流福隆港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