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辨證論治
淺談辨證論治

淺談辨證論治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8年06月14日 13时09分 • 評論: 蔡志聯 • 醫言醫語

那一晚值班,我按慣例引領著值班專科醫師查房。我在內科也算是老鳥了,晚上住院病人被我診斷和下醫囑後,循常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專科醫師只是走馬看花一輪,看看有沒有被遺漏之處。

15號病人住院主訴是胸痛,我的診斷是胸部肌膜炎,可是卻被急診部當做心臟病送來病房。通常我是可以直接讓病人出院,不過既然專科醫師來了,我就先給他看一下安全一點。這病人是因為長期咳嗽造成肌膜炎,X光片沒有什麼問題,我就開了止咳藥給他帶回去。

「嗯,是肌膜炎。不過你怎麼開普通咳嗽藥水,他這種咳嗽不一樣。」我的專科醫師很親切的說。

我愣了一下, 醫院的這種咳嗽藥水,可是「百年老字號」,除了另一種臭似水溝水,專給糖尿病人喝的止咳藥,我在醫院都待了這麼多年,我還沒聽過醫院有別的咳嗽藥水?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他的情形是鼻涕倒流之後……」我一邊聽著他的分析,一邊腦像炸開般轟了一聲!

我這時就像從夢中驚醒一般,突然發現這幾年回馬行醫後,新的大環境好像一把磨刀,把我的很多理想和醫療觀念都磨平。在台灣時,我可不是這樣用藥的。

在台灣很早就發現以疾病為導向的學習有很大的問題。病人一開始表現的都是症狀,我們要從症狀去找出病人的疾病。可是傳統的教育卻是以疾病導向,告訴你什麼疾病有什麼症狀。這會造成疾病的鑑別診斷出現困難。

所以台灣開始出現了問題導向學習。我們不再只是注重學習怎樣診斷肺炎、氣管炎等。而更是要學習經由症狀找出可能的病因。

早在1800多年前,漢代張仲景在<傷寒論>中早就提出了「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的觀點,奠定了中醫辨證論治的基礎。張仲景之所以為醫聖,這是最主要的貢獻之一。

可是在大馬的實習醫生教育,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一個症狀一種藥。腳抽筋就給鈣片,手麻痺就給維他命B,不管哪裡痛就是止痛藥,完全沒有辨證論治的精神。任何一種症狀都需要辨證論治,才是治本兼治標的正確方法。可是西醫在分科化後,這種局部性,把病人分割成一個個器官來診斷的情形更加嚴重。

我有位女病人,長期胃痛後併發胃出血。我追根究底,才發現是因為沒有牙齒咀嚼,而直接吞嚥食物,長期下來就造成胃潰瘍,甚而胃出血。她需要的不是胃片,而是一套合適的假牙。

有位慈濟的師姐,頭痛幾十年,我覺得她是頸椎的轉移痛,我只是用針灸治療她的頸椎,幾次針灸後就痊癒,連手上的老人斑都莫名其妙的不見了!所以我們怎麼能只是把人體分成幾個部份分開來治療呢?

如果一頭痛、經痛等,只是能吃止痛藥,不需要鑑別診斷、辨證論治,那我們幹嘛還要去看醫生?

蔡志聯

蔡志聯
行醫十多年的醫生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侯顯佳:政治利益遇上極端思想

21日 • 18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省了兩千萬,累壞一政權

21日 • 18小时前

【龍門陣】林志權:不可輕易饒恕種族言論者

21日 • 18小时前

【龍門陣】陳海德:晏斗補選怎麼看?

21日 • 18小时前

【名家】莊仁傑:不理性社會是如何煉成的?

21日 • 18小时前

【名家】鄧日才:架構初具規模 核心理念不足——評獨中教育藍圖

21日 • 18小时前

【群英會】林建榮:黨選結局與人事布局

20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福隆港華小的畢業典禮

20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