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人】afu與畫一起成長 「難過」激發創作能量
【強人】afu與畫一起成長 「難過」激發創作能量

【強人】afu與畫一起成長 「難過」激發創作能量

生活 / 人物訪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17日 00时33分 • 報導:謝秀婷 攝影:徐慧美 部分圖片:受訪者

台灣知名插畫家afu(李明福)的手繪插畫色調豐富融合、筆觸細膩,予人一種溫暖的感覺。然而他卻說出頗令人驚訝的事,「我在開心自在的時候無法畫圖,因為開心的時候會讓人放鬆、沒有壓力,反而在難過的時候,才可以激發出創作的能量。」

afu在2003年開始拾起畫筆創作,那年的他高職念廣告設計,一心只愛畫畫,報考美術系卻被拒于門外,成為別人口中的「垃圾」重考生。

個性內斂、不多話的他,只好拿起畫筆宣洩內心的鬱悶,隔年考上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只念了一個多月便退學。「與其唸4年不是我想要的,不如休學先當兵,之后就能過想過的生活。」沒想到期間歷經「兵變」、父親重病,創作能量反而大噴發,甚至利用下哨,拿手電筒躲在棉被裡畫。他只知道自己喜歡畫畫,「可是卻對未來沒有畫面。」

他在雅虎奇摩成立家族交流,累積1萬5000名會員,粉絲們很喜歡他的作品,讓他開始嶄露頭角。2006年退伍后,他遷居台北,當時的他在是否要接案子走純商業路線,還是忠于自己的創作之間猶豫徘徊,「接案子能夠帶來穩定的收入,而忠于創作可能要忍受很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人關注、沒有收入的日子。」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如果把時間分成10等份,他只撥出2等份出來接案子,其他的時間都用在創作,「我很清楚接案子是為了生活,但是活下去有很多種方式。」於是他把接案子賺到的錢用作獨立出版明信片、手帳本等,甚至自辦簽書會,以及找來正妹模特兒拍宣傳照,竟然讓他殺出一條血路,銷售量接近1500套!一年發行一次明信片,就可以賺進普通上班族一年的收入。然而,他並沒有趁勝追擊,而是保持一年印刷一次明信片,讓自己沒有后顧之憂,能夠更專心投入插畫創作。

afu不想讓商業繪畫佔據太多個人創作的時間,因此推掉了許多商業案子,在台北那段日子過得挺艱苦,最慘的時候銀行戶口里只剩下不到1萬塊台幣(約1325令吉),「每天的開銷不能太大,三餐挑最便宜的吃,也推掉很多的娛樂與應酬。」當時,住在台北的姐姐偶爾匯錢接濟他。他關自己在租來的小套房里不斷創作,把自己的物質慾降到最低。

「那段日子很多的作品都是邊畫邊掉淚。」也許是因為這樣,他的作品才可以感動別人。「其實那些作品並不為誰而畫,而是畫給我自己的,可是那些看我作品的百分之一的人,受到感動了。」這也是他堅持創作的原因,他把自己對于生活的慾望與想像都投射在作品創作上,也因為這種移情作用,他的作品才如此深刻。「好像我曾經畫過巴黎,但當時我沒去過巴黎,我在網上找了很多的照片,然后畫出了我想像的巴黎。后來我終于有機會到巴黎,當下很感動,因為我曾經來過。」

2017年參加由臺灣文化部舉辦的台灣文博會,與粉絲們分享水彩插畫創作。

連哥哥那份一起努力

afu小時候常跟在大哥身邊看他畫圖,自己也抓起畫筆依樣畫蘆,「小時候很崇拜哥哥,覺得他畫畫很厲害。」他說小時候自己畫的比哥哥差,可是哥哥身為長兄,要幫忙分擔家計,很早就出菜市場幫忙爸媽賣菜,「他不是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我覺得很可惜。」

afu覺得哥哥明明比自己更有天分,可是最終沒有踏上繪畫這條路。他早期還沒有熬出頭,他也三不五時地在想是不是要轉換跑道,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就好。可是,每當想起大哥在菜市場賣力地工作養家時,「我感覺自己拿畫筆更輕鬆,所以更加不能鬆懈下來,要連他的那份一起努力。」

那時候,家人對他的選擇也支持,從不曾向他施壓,要他回家幫忙,「就是因為這樣,我更要加倍努力。」還有一直支持他、關注他的粉絲們,這些都是默默在他身后推動他向前邁進的動力。
時下年輕人想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一定是快樂的,但是afu身為過來人卻說不一定,「當你說想做一件事情,那你要對自己的想法負責任,因為那絕對不是一兩年就會看到成果,你必須要忍過一段時間,可能是10年都沒有人關注你。」

afu效仿名人自辦簽書會,發售自己創作的明信片和記事本。

拋開框框更自在

afu于2003年踏上手繪創作之路,最早期使用代針筆繪製黑白系列的風格,2006年才開始轉成色調豐富、溫暖人心的水彩式插畫。他說,一開始用代針筆是為繪畫打好基礎,「我先練習線條,掌握好紮實的繪圖架構,再慢慢填入顏色。」他繼續說,「每個人畫出來的線條都不一樣,最終會變成個人風格。」

他原本想當一名漫畫家,后來逐漸愛上插畫的表現形式,「漫畫用很多個格子在講一件事情,而插畫不需要太多文字,用一個畫面就可以敘述情感或生活的觀察。」他說,插畫介于純藝術和漫畫之間,「畫插畫不能太主觀,你要跟讀者對話,比較貼近普羅大眾,作品不能讓人看不懂,否則會像藝術一樣太深奧了。」

攤開afu在15年間的作品,可以看見他的繪畫風格的逐步轉變,從用代針筆勾出清晰可見的粗邊黑框線條,到現在的輕水彩,運用水彩的粗細線條和顏色,收放自如的筆觸,已經看不出框框邊邊,他說:「因為框住自己實在太累了。」

afu向出版社提出合作石沉大海之后,他開始自費印刷並且獨立出版明信片,一年一刷憑著高人氣就賺入一年的收入。

「那時候我畫什麼都會框一下,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做,也沒有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只好給自己畫框框。」他以前畫一張圖要兩個禮拜,一筆一筆慢慢地畫,除了限制了速度,漸漸地他覺得這樣的畫法令自己窒息。后來,他慢慢體會到應該要放鬆,就開始捨掉代針筆,不畫框條了。

afu一路走來絆絆磕磕,「因為沒有上大學,沒有老師的指引,一個問題往往想了很久才有答案。」他說一開始自己需要這些框條,告訴他界線在哪裡,可是現在的他已不需要這些了,他的人生過渡到了另一個階段。

2011年,他把工作室從台北搬回到家鄉台中,一個人重新開始打拼,2013年才步入軌道。現在的他生活安穩了,生活少了成長時期的痛感,又是什麼驅使他繼續創作?「前陣子,我的身體出了小毛病,醫生要我戒口」,他因而創作了《美食不簡單》繪本,即將在今年上市,將自己想吃卻吃不到的美食,透過水彩筆唯妙唯肖的躍然畫紙上,讓人看了食指大動。afu透過畫筆沉澱自己,而別人則透過他的作品,也提醒自己生活上的大小際遇都不是理所當然。


2003至2005年
黑白插畫時期,描繪的主題為生活情感方面的抒發。當時對未來有太多迷惘,作品多為悲傷情緒下所創作。

2006至2010年
彩色插畫時期,當時開始接觸色彩的領域,想詮釋的畫面太多了,在那時常用繽紛豐富的畫面為那時期的特征。對于色彩邊界線還是沿用于黑白時期的畫法勾勒邊線。

輕插畫時期,顏色由鮮豔轉為淺淡,轉變的原因在于前時期處于繽紛豐富的畫法,在心境上感到疲累,因而漸漸描繪淡彩來放鬆自己,畫好草圖后,著上淡彩色即為完稿。

新透明水彩時期,在畫了一年多的輕插畫水彩時期后,發現水彩新的描繪定義,並用水彩筆勾勒邊線,用色不再強調繽紛,而是著重在整體色繫上的平衡為描繪考量。

2015年
外出寫生時期,在這一年多期間開始于戶外寫生描繪,觀察平凡中的街景秘境,再用自己的角度去畫出不一樣的視角。

2016年至今
美食描繪時期,對于想吃食物的渴望,常用飢餓的當下描繪著美食,因而有了很多意外的主題。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面子書Instagram大當機!

20日 • 一天前

Camdy Send Gift的幕后團隊,左起為徐慶鑫、 廖進業、哈邁德扎法爾(Ahmed Zafar)和林儀婷。

【極客】Camdy送禮心意 即時傳達

20日 • 一天前

葉強明是周迅的御用彩妝師。

【強人】時尚彩妝師葉強明 玩美不完美

20日 • 一天前

用戶不滿價格 馬電訊被投訴最多

19日 • 2天前

搶修電纜 馬電訊網絡復常

19日 • 2天前

寬頻服務受影響 馬電訊:MRT和大道工程切斷光纖

19日 • 2天前

【特寫】再見青蔥印記 校友千里返校

19日 • 2天前

福隆港早年沒有國小,只有華小和泰米爾小學,因此福隆港華小的學生超過60%是巫裔,三族學生打成 一片並不稀奇。如今泰米爾小學也只剩下最后兩名 學生,若再無新生入學,最終也將關閉。而福隆港 華小確定搬遷往位于仁嘉隆和哥打哥文寧邊界的麗陽安曼(Tropicana Aman),預計在2020年啟用。

【特寫】母校最后一名學生畢業 葉明興回流福隆港

19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