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辑】古城史詩 從劇場說起
「又見馬六甲」的中文書法由本地著名書法家黃金炳醫生題字,強勁有力的筆觸賦予文字生命力,同時展現劇場在地扎根的決心。
【特辑】古城史詩 從劇場說起

【特辑】古城史詩 從劇場說起

生活 / 特辑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24日 19时24分 • 報導:劉思敏

馬六甲慶祝入遺10周年當天,第一個走出中國的又見系列《又見馬六甲》盛大公演。為演出量身定做的劇場矗立在馬六甲海峽旁,白藍色方盒子反映天色變化,與煙波浩渺的海面相呼應。總導演王潮歌說:「表演在你見到這座建築時,就已開始…」,于是我們請總建築師王戈從「一開始」說起。

王戈是中國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BIAD)總建築師,他認為建築是藝術,但建築設計師卻得經常在藝術和技術之間取捨,接下這項東南亞最大現場表演劇場的設計項目,他說:「這是一個嶄新的命題,是王導對我的邀請,也是我把建築看作藝術品來想像的一個嘗試。」

中國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BIAD)總建築師王戈。(攝影:徐慧美)

耗資近4億令吉打造的《又見馬六甲》劇場(Encore Melaka Theatre)別稱「雲海」或「在水一方」,王戈不願正式給她命名,「她沒有名字,我們習慣了東西得有名字,但名字的用途只在於觸發閱讀,無法代表全部。」他續稱:「『雲海』是外形所呈現的意境,『在水一方』說的是這次合作的緣起,這一句話也特別易懂,在《詩經》裏描述的是和愛人心心相印,在這裡則意指:『賢人,在水的那一邊』,說明馬中之間一帶一路的友好關係。」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王戈認為,房子的形象充滿多義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詮釋,東西方的解讀方式未必相同,中國人取的名字始終是中國人的視角,老外也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叫,更多時候是大家都這麼說,也就約定俗成了。」他笑指:「或許將來巫總(《又見馬六甲》投資者拿督威拉巫光倫)會給它取名,又或者馬六甲人會給它一個稱號。」

對大馬人而言,馬六甲王朝的歷史起源是當年課本上最吸引人的一章,作為一個中西交匯的古老海港,它所承載的歷史累積成它今日呈現的面貌。作為一個外國人,王戈以他的方式理解這座城,同時呼應導演對馬六甲的理解與情感,「馬六甲很神秘,我們看過這世上無數的城市,但這裡極其特別。」他憶述:「當年過來考察時,發現這裡的海平靜卻有力量,一種不知什麼時候、什麼人在這裡留下痕跡,神秘而久遠的力量。」

問王戈這座看似普通的方盒子哪裏值得一看再看?他說:「劇場外墻的『鱗片』能反映天色變化,天上有變化時,她的『表情』也會變更,看『鱗片』上波紋的移動,看太陽照射時的光影,看水珠滑落時的美景,和馬六甲海峽一起看。」

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

永大集團首席執行員拿督威拉巫光倫是把又見系列帶到馬六甲的幕後功臣,他認同王潮歌對旅遊演出的堅持,「我們要說的不僅僅是馬六甲的歷史,而是她的價值,不想它只是個華麗、興高采烈,卻無法讓人有深刻感受的表演。」巫光倫絲毫不干涉王潮歌的決定,也給了王戈百分百的信任,對於這一點,王戈的感受相當深, 「對我來說,這是有別以往的項目,大家在共同傳承看不到碰不到的價值,世界仿佛靜止了。」

王潮歌對劇場設計提出的要求是「看到建築的那一刻,演出就已經開始」,得保有很大的想像空間,王戈坦言:「我在馬六甲的感受,就是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也因為這樣,即便它是採用360度旋轉觀眾席、240公尺寬表演空間、多平臺舞臺液壓系統,配備立體光雕投影(Projector Mapping),並在音效上克服聽覺盲點的演出,王戈和王潮歌有一個共識,他們更在意是否能給觀眾帶來豐富而深刻的感受。

王戈強調,東西方建築的差異來自哲學上的不同,「東方的美都是注重感受的,著重于感受木的紋理、石頭的光滑,呈現的是一種克制的美,不需要特意造得特別好看,不要太偏執,不要覺得這樣或那樣就是好。」他續稱:「平等就是最好的狀態,千百年來,馬六甲什麼都見過,從古至今,無論是達官顯貴還是途經的旅人,她都以同樣的姿態去迎接。」

演出融合虛擬與實境,用70分鐘帶領觀眾穿越到600多年前的馬六甲,透過6個故事感受當地的人文與生活。王戈作為建築設計師,為這出劇訂制了一個能穿梭時光的「容器」,用不會說話的建築,呼應會說話的演出。

捕捉微妙氣息 超越建築功能

馬六甲除了古城門,一直沒有其他現代化的顯著地標,於是有人把《又見馬六甲》劇場稱作那片土地的另一張名片。作為建築設計師,除了技術層面,王戈在理念上也有不願妥協的部分,「或許是一種職業本能,就像醫生會把話說得很明白,把傷口處理得很好,我認為建築師應該為房子賦予超越功能的意義。」

這也是他對是次項目特別有感的原因,「這和我在中國做的項目很不一樣,如果說起高樓象徵的是富庶和權力,那人們去教堂的意義又是什麼?我們在欣賞房子時,是以功能性的角度去看,看它作為一座教堂還是一座劇場,還是沉醉在它超越功能的氣質裏?以教堂為例,它不只是一棟建築,而是一座精神堡壘。」

《又見馬六甲》劇場最終定案是一個方形建築,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具有標誌性。但其實在更早以前,她是雲朵形,王戈透露:「設計的過程經歷了很多變化,團隊做了有十幾稿。」圖為設計初期的手繪草稿。

王戈認為,建築作為城市的標誌,應超越其本身的功能,他提到王潮歌:「如果只是做演出,沒必要像王導這樣做,她在中國的作品,票房非常好,但成就感來自相關地區的人因為她的作品而有了改變」,他舉例:「山西平遙人給人印象不好,不禮貌、髒、亂、吵,2013年《又見平遙》上演,平遙人說那比真的還真,但事實上故事是以藝術考量加入的,說山西人講究對人好,而他們也認為自己就是這樣的,於是人也跟著變了。」

他笑指,一如只能撥電的手機屬於最低端的配備,「我希望建築不只是美,而是捕捉到一些微妙的氣息,傳遞給大家,就像王導的表演,是有計劃地去撈起沉在你心底,很久沒碰的東西,人在高速、現代化的社會裏,實在過得太麻木了。」王戈在中國建築領域是擲地有聲的名字,和王潮歌合作,他說自己從對方身上學習不少,「建築師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直到我看見王導是如何俯下身去聽土地、聽大海、聽周邊的那些人。而且她信守對巫總的承諾,而巫總信守對馬六甲人的承諾,他們都是抱利他主義的人。」他自認:「因為這次合作,我看見很多原本看不見的東西。」

深圳萬科第五園是王戈的代表作品之一,用現代手法演繹中式建築,他憑此項目榮獲2007年亞洲亞洲建協榮譽獎。

【王戈小檔案】

■天津大學建築係碩士。北京建築設計研究院(BIAD)總建築師、王戈工作室(BOA)主任。
■曾獲中國建築協會青年建築師獎、亞洲建協榮譽獎、全球華人青年建築師獎。
■代表作品:万科第五園、上海中海油大廈、銀川華夏河圖藝術家村、安徽美術館、青城山房、甘肅和政化石館等。

小問答:

Q:王導難搞嗎?

難。她用藝術的眼光來看待所有的事情,大部分時候用感性在思考,但在建筑設計上,不可能不考慮錢。王導有個稱號「人民的藝術家」,她的創作不是做給領導人看的,而是面向普羅大眾,做的雖然是旅遊演出,但藝術性極高。所以,得回看和理解她創作上的衝動,掌握整體要求,把東西給表達出來,在技術上和團隊上合攏。

Q:如果有人說這建築丑,你怎么辦?

美丑都行,最怕你沒看見。人類的情感是很複雜的,不同歷史文化和背景低下生活的人,看待同一件事物的觀感不盡相同,再說還得看當下的心境,就像音樂,很難定義好聽或不好聽。我們活著不過就那幾十年,能真切感受的也就那幾十年,可歷史並不是只是你我看到的這幾十年。至於為何不建一座符合「古城」風格的劇場?因為她得矗立在馬六甲海峽直到永遠,時間的跨度不止100年,而是1000年或更久,她並沒有代表哪個年代。她的風格開放,看不出來是哪個時期建成的。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藝術廊】群眾力量 改寫國家命運

17日 • 一天前

攝影:徐慧美

【兩性】讓你先離開,悲慟我來擔

16日 • 2天前

【健康】把握黃金期 治療發育慢

16日 • 2天前

三星Note 9「飛到」大馬 8月24日正式開賣

15日 • 3天前

【極客】Walnut Wellness 為健康日常把關

14日 • 4天前

攝影:伍信隆

【強人】甘榜男孩的拼命人生 劉勇賢舞動馬韓

14日 • 4天前

【特寫】光碟繼續迴旋

13日 • 5天前

「臺灣CD設計展」展場內除了可翻閱欣賞設計師的CD設計作品,也規劃了試聽區及購買區,就像唱片行一樣。另外,也舉辦以講座,請方序中和聶永真談「從音樂的世界觀到視覺化的構思經過」。

【特寫】藉封套設計與裝幀突圍 實體唱片另一面

13日 • 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