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脈動】探究PTPTN新還貸措施
我國大學畢業生的薪資偏低且生活費高漲,一直是國內年輕人所面對的課題;而希盟政府為了吸引年輕選票,在競選期間提出了延遲償還學貸的競選宣言。
【脈動】探究PTPTN新還貸措施

【脈動】探究PTPTN新還貸措施

專題 / 东方脉动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20日 13时53分 • 報導:楊倩妮

希盟「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除了廢除消費稅、穩定油價,與年輕人最息息相關的,便是放寬高等教育基金貸款的攤還制度了。

相比國陣政府多次在財政預算案中推出「優惠」,鼓勵借貸者還錢以享有優惠,同時採取「強硬」的黑名單制度,將拖欠貸款者禁出國等,這項「讓每月收入不超過4000令吉的借貸者可延后償還,並廢除現有黑名單措施」的承諾,到底基于什么基礎,又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今年25歲小張從事人事部職員,月收入2600令吉,貸款總額4萬,畢業至今未固定攤還學貸,而自509換了政府后更徹底不還貸。對她而言,每月薪水扣除膳食、房租、交通費、水電網、保險、電話、家用等支出后,只剩600令吉,惟這尚未包括購買生活用品、娛樂消遣或一些意外開銷如生病等。

小張的案例,相信是許多剛畢業不久又有高等教育基金借貸的年輕人的心聲;根據高等教育基金局的數據,有60萬5262名借貸者沒有根據當局所規定的數額,固定攤還貸款,涉及金額高達57億令吉。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我國大學畢業生的薪資偏低,再加上生活費高漲,生活不易一直是國內年輕人所面對的議題;而希望聯盟在競選期提出的「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也針對年輕人提出了讓每月收入不超過4000令吉的借貸者可延后償還的承諾。

4000令吉門檻有點高

選舉結束希盟上台,這項措施也開始引起許多的討論,為何門檻定在4000令吉,或是說,4000令吉的門檻是否有點高?

對此,新任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受訪時坦言,人們所爭論的點往往在于4000令吉門檻確實有點太高,但正因如此才需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

「若連大學生都無法達到月薪4000令吉,就反映了教育系統的失敗。」

教育應是基本人權,惟政府現今無法提供免費大專教育,因此在希望國人能完成高等教育的前提下,進行貸款,當借貸者工作達到一定的收入后,才開始還錢。

副教育部長張念群認為,實行延遲償還學貸後,重點應是如何確保收入達4000令吉的借貸者還錢。

張念群認為,4000令吉的門檻並非鼓勵借貸者不要還錢,而是給負擔不了的人更多的時間。

「我相信人們都想往上爬,不會為了不還錢,拒絕5000令吉月薪而選擇3800令吉。所以重點應是如何確保收入達4000令吉的借貸者還錢,或採取嚴厲的行動。」

張念群也提及,這與B40低收入群體領取援助金是一樣的概念。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賽夫表示,這項宣言旨在幫助減輕年輕人的生活負擔,而月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群體是低于貧窮線的,他們大部分也領取政府提供的生活援助金(BSH)。

雖然當中的細節,如借貸者可延后多少年才開始償還等,還需進行探討,但他指出:「我們的承諾是讓達到4000令吉以上的月薪才進行還貸,但這並不表示,未達到該收入以前不能還錢。」

國家應承擔教育費用

惟值得留意的是,高收入群體(T20)、中等收入群體(M40),以及低收入群體(B40)組別其實是依「大馬家庭平均收入」進行分類的。若對照以往針對B40派發的一馬援助金可見,分別是月收入少于3000令吉的家庭,月入介于3000至4000令吉的家庭,以及月入少于2000令吉的年滿21歲以上的單身人士。希盟將此作為還貸的標準,在單身與家庭收入的定義上,含有盲點。

不過,新任國防部副部長兼行動黨政治教育局主任劉鎮東認為,月薪4000令吉應是高等教育得到回報的體現之一。

他指出,如今大學生畢業后起薪約2000令吉,以借貸5萬令吉為例,每月需還約300令吉,的確是一種負擔。因此,這項宣言便是希望大學生能夠在薪水較高時再償還學貸。

「到了那時,不再是考慮生存與溫飽的時候,讓他們償還並不是『拿命』來還般的困難。若收入很低仍被迫還貸,便如逼人們去打搶,導致社會問題的繼續衍生。如果連大學生都賺不了月薪4000令吉,國家更應將整體人民的收入提升起來。」

他也認為,大原則上國家應承擔教育費用,「教育一旦私有化,就會階級化,會造成有錢的人能接受更高等的教育,沒有錢的人就不能接受更好的。」

高等教育基金局提供多種管道與方式,鼓勵借貸者還錢,卻有逾33萬名借貸者從未還貸,涉及款項高達26億令吉。

逾33萬名借貸者從未還貸

自1997年高等教育基金推出至今年5月31日,高等教育基金局共批准了高達530.9億令吉的貸款予286萬名學子。當中,有33萬零426名借貸者從未還貸,涉及款項高達26億令吉。

另外,有60萬5262名借貸者沒有根據當局所規定的數額,固定攤還貸款,涉及金額高達57億令吉。

而將從未償還或超過6個月未償還任何款項的借貸者列入「黑名單」政策雖不受歡迎,卻被視為有效的方法,早前有約43萬3000人因此被移民局暫時禁止出境、無法更新護照或申請護照。

截至今年2月,有60%遭列入移民局黑名單的貸款者,已與當局協商重組債務,並償還總共18億4000萬令吉貸款。

仍有途徑可對付

執政的希盟政府履行宣言,分階段為「黑名單」進行了漂白。而數據顯示,相比去年基金局每月平均能收回超過3億令吉貸款,自2018年1月起不曾突破該數額,在今年5月更跌至2.45億令吉。

為何不禁拖欠貸款者出國?旺賽夫笑言,這是被最多人問的一道問題。

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賽夫表示,宣言指月入少於4000令吉可延遲還貸,但這並表示未達到該收入前不能還錢。

旺賽夫認為,憲法保障人民行動自由,當一個人被限制出國時,通常是被控告或是有罪的,而非借錢不還。

「試問哪家銀行可因不還錢而禁止對方出國?他們採取的是法律行動,而我們不應推出一個會剝奪公民權利的制度。」

他表示,雖然黑名單制度已解除,但基金局仍可採取其他途徑,包括傳票、中央信貸參考資訊系統(CCRIS)等對付拖欠貸款者。

關于出國的理由,不外乎國旅遊、探訪家人、醫藥、公幹、和尋找工作;但旺賽夫認為,出國的理由其實另當別論,更重要的是培養人們「借錢還錢」的觀念,自己不會不收錢,而是一定得「追債」,才能讓更多人能夠貸款。

按時攤還保持良好信譽

雖然暫緩償還學貸是希盟的「百日新政」之一,但旺賽夫強調,有關政策尚未落實,并促請借貸者按時分期攤還貸款,以確保在中央信貸參考資訊系統(CCRIS)中保持記錄的良好信譽。

CCRIS是由國家銀行創設的系統收集、處理、儲存及運作,根據所提供的信貸資料及償債記錄,形成一項標準的個人信用報告,讓金融機構可以此參考貸款者的「信用評級」。

CCRIS反映了每月償還貸款模式的記錄,因此按時還錢的的借貸者無需擔憂,反而能夠維持良好的信用報告,申請其他貸款時通過的記錄相對提高。

而許多高等教育基金借貸者誤解CCRIS是「黑名單」,僅有拖欠者才會被列入,一旦記錄有「瑕疵」,將導致申請信用卡、汽車貸款、房屋貸款等被拒絕。

其實,所有的高等教育基金借貸者在畢業后第13個月后便自動納入系統。

至于延遲償還政策落實后,借貸者還貸狀況是否仍會顯示在CCRIS內,基金局未有定案。

雖然許多高等教育基金借貸者將列入CCRIS視為一種「懲罰」,但這是評估貸款者是否會定期償還貸款的最佳方式。

即便將來收入未達4000令吉可「名正言順」不還學貸,銀行也可就此評估借貸在沒有能力償還學貸的情況下,是否有足夠經濟能力、具備貸款資格。

給折扣比暫緩好 借貸者也想早日還清

針對希盟宣言與黑名單制度,《東方日報》訪問兩名年輕人:23歲的沈文沁,從事月薪約2200的獨中教師,貸款總額5.5萬令吉,仍在一年豁免期限內;不願具名的小張,25歲的人事部職員,月收入約2600令吉,貸款總額4萬,畢業至今未固定攤還學貸。

對于希盟政府提出的月收入不超過4000令吉的借貸者可延后還貸,沈文沁并不贊同,反之可進行協商調低每月償還數額,而非一分一毫都不還。

沈文沁認為,給予固定攤還或一次性償還貸學金者折扣,比延遲償還更有實際幫助。

不苟同寧出國不還錢

沈文沁于去年畢業,然而在讀書期間就已進行規劃,靠著獎學金與兼職存下一筆款項,並打算「觀望」今年公佈的財政預算案,是否還會提供高教基金借貸者優惠,例如一次付清以享有20%折扣。

「我本身曾借貸1萬5000令吉就讀文憑課程,第二次借貸4萬令吉修讀學士課程,若有折扣20%可省下約1萬1000令吉!我身邊的朋友也有此意,我認為折扣有鼓勵許多人還錢,比起暫緩償還有實際的幫助。」

「早點還清,是因為等賺到月薪4000時,或再有更大的責任,想要買車買房,有家庭有孩子等。」

她認為,解除黑名單制度只會讓更多人逃避還貸責任,因出國旅行最低花費已是幾百令吉,所以無法苟同選擇出國而不還錢的人。

「別忘了當時簽署貸款文件時,我們都承諾了會還錢的。」

另一邊廂,小張表示,自己自希盟政府上台后就沒再還貸學金,並提及她贊同暫緩償還的制度,以讓剛出社會的年輕人有舒緩與適應的空間,待達到一定的經濟狀況后再還錢。

對她而言,每月薪水扣除必要的支出后,只剩下區區600令吉,惟這尚未包括購買生活用品、娛樂消遣或一些意外開銷如生病等。

等比較充裕再還貸

她坦言,有時並非能力問題,省吃儉用還是可還個兩三百塊學貸,只是就會成為「月光族」,「人生很多意外,還是把錢存起來比較踏實,等比較充裕再還貸。」

小張在509之前都有在還貸,主要是害怕被列入「黑名單」而無法出國;否則,對于不還貸這事可是沒有任何「恐懼」的。

她認為政府應該對年輕人大方些,讓他們的貸款也不會受到CCRIS影響,能夠存錢實現買車買房的願望。

向外國取經 整頓管理制度

政府1997年成立國家高等教育基金局,主要是提供貸學金予經費不足的學生,進入大專門檻。為了減輕學生的負擔,高教部從2008年開始,把原來等同于「贷款利息」的3%行政費減至1%。

起初國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貸學金只開放給國立大學生,較后才逐步開放給私立高教的學生申請。就讀期間,貸款會分階段發放至學生戶口,在畢業一年后開始還貸,而還貸方式並非強制性質,每月透過扣賬或扣薪自動繳付,也得借貸者自行申請。

劉鎮東認為,基金局的管理制度需要進行整頓。

「國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貸學金是在90年代推行的,主要是推動私營高等教育以發展國家,同時讓更多人接受大專教育。但有些不是很好的私立院校也在貸款範疇內,學生沒有學到與專業對等的技能,畢業后卻背負著一大筆債務,卻沒有能力找到好的工作。」

民主行動黨柔佛州主席劉鎮東認為,在大原則上國家應承擔教育費用。

改革非一朝一夕

劉鎮東也意澳洲為例,在還貸制度上,該國是通過所得稅系統化的制度,在收入到達一定的標準后,按申報金額進行計算抽出的。

對此,旺賽夫指出,基金局也正在研究外國如澳洲、紐西蘭的學貸償還機制,但改革並非一朝一夕,需謹慎進行研究后方能定奪。

針該如何鑑定貸款者的收入,旺賽夫表示這的確「是好問題」,但這也不僅限于高等教育基金局而已,同時也是其他政府機構如內陸稅收局所面對的問題。

接任主席后,旺賽夫已要求擁有人民薪資資料的機構共享資訊,如大馬武裝部隊基金局、公共服務局、僱員公積金局、退休基金局等,而這必將有助于鑑定借貸者的薪資狀況,也可成為當局擬定新政策的參考。

熱門新聞

更多專題

更多

王順寶與藍黃金剛鸚鵡玩耍,活潑又善于學習人類語言的鸚鵡,逗趣可愛。

【農情】會人語智商高 鸚鵡身價不凡

20日 • 11小时前

劉鎵敏(右起)和劉珠翼毅然放棄專業,往手藝領域發展。除了繼承衣缽,更為傳統食品豆腐花注入新元素,短短幾個月便闖出名堂。 (攝影:陳啟新)

【創意拓藍海】Dao豆腐花吃出新花樣

18日 • 2天前

在人手一機的社會,幾乎人們都會打開優管收看影片,因此也創造平台給人們成為網紅,通過社交網絡平台創造商機。

【東方熱話】招架毒舌攻擊 網紅心臟要夠強

17日 • 3天前

【網視】殘殺孕貓引公憤

16日 • 4天前

楊玉釵(左起)半身癱瘓,因此需由楊偉傑攙扶移動或坐輪椅,葉生則需靠拐杖才能走路。(攝影:楊金森)

【冷暖世間】老夫婦相繼中風 獨子重擔一肩扛

15日 • 約5天前

東西馬兩岸關系經過55年的歲月,是否變得更融洽,兩岸人民有深入的互相了解對方嗎?

【東方上電台】馬來西亞兩岸關係

15日 • 5天前

一對夫婦2013年在福島縣浪江町的無人街頭留影。福島核事故發生后,最吸睛、最受炒作、也最吸引世界各地獵奇遊客到現場打卡的,就是這樣的地方。然而事故背后的千絲萬縷,卻不見得廣受關注。到了2018年,不少人還誤以為福島都是這樣的景象,同時不在乎自己國內的政商生態日后會否造成這樣的情況。

【脈動】回顧核災,向東學習

14日 • 6天前

經過3年的努力,何業嘉的羊棚從原有的約30只羊崽,成功擴展至目前近百隻的規模,其中更不包括已出售的公羊。

【農情】看準市場潛能 退休議員養羊樂

13日 • 一星期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