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教即團結又分裂穆斯林
《全球伊斯蘭政治》一書(右圖)把穆斯林分為四大類。
伊教即團結又分裂穆斯林

伊教即團結又分裂穆斯林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08月25日 16时49分 • 評論: 孫和聲 • 狂生噪語

在馬來人選票三分天下,及非馬來人特別是華人票高度集中投給希盟情況下,希盟終能在僅取得30%馬來票的條件下,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成功入主布城。

希盟入主布城后的一些表現,也令一些保守的馬來與穆斯林感到不安,認為馬來人的特殊地位、馬來文、統治者及伊斯蘭地位會受到威脅,特別是政府任命非馬來穆斯林出任關鍵的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總檢察長與首相署法律顧問。這些任命還使得伊黨揚言要發動大規模示威。這些疑質與不安是否有根有據,則仁智各見。

就馬哈迪這個人的執政風格言,如在1983年與1994年試圖削弱統治者權力,或出台英語教數理政策等,確是會引起一些人的猜忌。就馬來人特殊地位言,我想馬哈迪的骨子里依然是位馬來本位的馬來民族主義者,他本人也聲稱土著團結黨可取代巫統成為馬來人的保護者。目前的內閣排陣也顯示出馬來人佔據优勢。

多元主義的公正黨與行動黨雖個別取得47與42個國席,可在內閣的代表性卻大體上是與土團黨與誠信黨四分天下,而非按席數分配官職。這種安排雖有違常規卻是大馬國情使然。老馬還揚言,若不接受其安排,他會辭職;這就使得其他成員黨只好妥協。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至于安排3位非馬來穆斯林任關鍵官職是否顯示對伊斯蘭不夠重視?我想,應該說,他對不同的伊斯蘭派別有不同的側重。儘管在1980-1990年代,馬哈迪政權曾與伊黨搞伊斯蘭化競爭,可現前的他,似乎不想再搞這類伊化競賽,而較偏重建設。這當然也與他對伊斯蘭的看法有關,如他曾提到不同人對伊斯蘭有不同的詮釋,他本身則著重回歸《可蘭經》,對于聖行錄(Hadis)則可奉行或不奉行。對保守的穆斯林而言,先知聖行則是必須身體力行的。

這里也突顯出不同人對同一個伊斯蘭是可以有不同的詮釋與理解。除了傳統的遜尼派(Sunni,意為奉行先知的言行派)與什葉派(意為阿里派系,Shia本意為派系),當前遜尼派約占85%,什葉派佔15%之外,還可以有不同的分類,如Mir Zohair Husain在其《全球伊斯蘭政治》(Global Islamic Politics,1995)一書中便把穆斯林分為四大類。

傳統派具包容性

一,傳統派。這是繼承古伊斯蘭傳統的守舊派,其特點是較具包容性,也頗尊重當地的習俗與傳統而不那麼基要主義。據此,傳統派也不那麼政治化,且有相當濃厚的前定觀與宿命觀,人性態度頗消極與盲從傳統權威,進而也缺乏獨立思考與判斷。約言之,守住傳統就對了。多數的穆斯林是轉傳統取向的。1970年代前的大馬穆斯林也歸類為傳統派,如老派kaumtua。

二,現代派。這是19世紀后期崛起的新興類型,他們很重視獨立思考與推斷(ijtihad)而很反對盲從傳統權威;據此,自也主張改革伊斯蘭思想與實踐,甚至主張不同教派間的和解。這一派均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現代西方思潮與強權的影響,而思及如何振興伊斯蘭世界,使其能立足于適者生存的當代。

在20世紀初期,一些留學埃及的印尼與大馬學生也曾試圖把這些新思潮帶入印尼與大馬。這一派在印尼與大馬通稱為新派或少壯派kaum muda,惟影響力較有限,因為傳統的統治者與殖民當局,均限制他們的活動。大體上,他們也是印尼與大馬民族主義者的先驅者。我想馬哈迪頗近似現代派(Muslim Modernist)。

三,實用主義派。這一派較不熱衷于宗教,他們中有不少是掛名穆斯林,且頗世俗主義取向。據之,他們也主張政教分離,或許可以用中國式的變法圖強派來形容他們。對實用主義者言,重要的是民族的富強,而不是形式主義的信仰。為了實現變法圖強,他們也會不惜利用伊斯蘭的符號來實現他們的富強宏願。

在伊斯蘭世界,這一派多為少數精英,由于政治正確的壓力,他們自也不願公開展現出非伊斯蘭行為。巴基斯坦的建國之父真納(Jinnah)是其典型代表。我想公正黨里也有一些這類型的實用主義精英。

四,基要主義或原教旨主義者。其實基要主義(fundamentalist)原是1920年代出現于美國的用語,原義是指基督教(主要是新教福音學派)的嚴守基本教義的信徒;惟目前多用來指穆斯林的嚴守教義派。這一派其實可分為政治與非政治兩大類;只是由于媒體的宣傳,一般人多認為基要主義者是政治性的激進主義者,也是恐怖主義者的來源。

激進不代表恐怖主義

其實激進不一定代表恐怖主義。在大馬,伊黨的主席哈迪阿旺大體上被視為激進的基要主義者,他是主張用議會鬥爭的和平手段來實現伊法治國的伊斯蘭主義者。

五,除了上述四大類別外,也可追加諸如自由主義派或多元主義派等類別。所謂自由派顧名思義,較重視個人的自由,權利與選擇;據此,這一派會傾向于從人權的角度來詮釋伊斯蘭,如在有關脫教,他會引用《可蘭經》名句:「宗教不可強人所難」來維護個人自由信仰;也引用脫教者在人世時,不會受到現世懲罰,而只會在來世才受到詛咒的引句,來合理化脫教。

在大馬,伊斯蘭姐妹(Sisters in Islam)組織頗有自由主義色彩,他們也積極地爭取穆斯林女性的權益。馬哈迪的女兒瑪麗娜便是這個組織的活躍成員。此外,也有人認為公正黨的努魯依莎是位多元主義者。

六,中庸或開明派。我想,不同類別的穆斯林可以是不同程度的跨類別或多類別型,而不一定是屬于單一類別。在當代大馬,也有不少人是中間型或中庸派,如誠信黨,他們會較著重伊斯蘭教義中的公平、正義等較具普世價值的東西,也主張中庸立國。當然,也有人認為中庸就是裝糊塗沒有立場。據此,只能說仁智各見,重點是能否和而不同,多元共存,而淺綠則較深綠包容。

就伊斯蘭而言,由于有這麼多類別的穆斯林,其中有不少會堅持己見,認為本身才是伊斯蘭的正宗代表,比別人更聖潔。即便在號稱自由民主的美國,也因不同的意識形態而深層分裂,故在大馬,別說其他方面,僅就伊斯蘭而言,也是各有各說各有各信,眾聲(眾信)喧嘩;在此情況下,本來在1970年代前成為馬來人大團結紐帶的伊斯蘭,也在1980年代后,成了分裂根源。此外權爭也激化了分裂。

孫和聲

孫和聲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巫統困境 國家困局

23日 • 8小时前

反跳槽立法可行嗎?

23日 • 8小时前

伊黨會否替代巫統

23日 • 8小时前

歐洲各國右傾與中東及北非難民的湧入息息相關,而這源頭可追溯到美國當年在中東及北非推動的民主化政策。圖為美國民眾出席中期選舉的競選活動。

西歐右傾化的「美國因素」

23日 • 8小时前

改朝還未成功

22日 • 一天前

請讓子彈飛

22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沒有不勞而獲致富方式

22日 • 一天前

種族主義跟種族之間的距離

22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