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有葬身地特輯(一)】葬身有地 政府之責
【死有葬身地特輯(一)】葬身有地 政府之責

【死有葬身地特輯(一)】葬身有地 政府之責

生活 / 特辑

最後更新 2018年08月25日 18时46分 • 報導:林珮璇、劉思敏、鄭宇晴;攝影:徐慧美、邱繼賢、伍信隆

從古至今,生養死葬都是民生問題,然而面對物價飛漲、土地越來越貴的情況,不少國人開始擔心「死無葬身之地」…

 

華人新村一直有「一山、一廟、一校」的傳統,居民在逝世后都會直接葬在村里的義山;直到1990年,我國第一家私營化墓園集團出現,強調景致優美的環境。兩者同為墓地,但有著不同的定位和挑戰。公共義山和私營墓園代表陳長興與王琛發受邀針對兩者的雷同與差異,提出看法。

土地局多保留地 皆可申請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華人義山墓地短缺」是大部分人對義山的第一印象,認為義山墓地已近飽和,不可能再入「住」。對此,馬來西亞華人義山聯合會總會主席陳長興和署理主席李振光皆一口否認,李振光更是瞪大眼睛說道:「有!誰說沒有?」陳長興表示:「土地局其實還有很多義山保留地,甚至比私營墓園來得多,因為很多私人地不被允許充當墓地。」

根據國家土地法典,超過100公頃的發展計劃須交出3.23公頃地段給州政府充作墓地用途;少於100公頃的發展,則可豁免提供土地,但須根據單位數量繳交獻金作為公共墓地基金,以便州政府購買土地開闢墓地。至於住宅單位業主,倘若要延長99年地契或轉手他人名下,也須向所屬縣署繳付相關墓地的稅金。「義山保留地其實一直都有,只是地點或許較遠。」

根據資料,2年前,森美蘭芙蓉和汝來市議會已累積了400萬令吉的公共墓地基金。另外,雪州政府從2008年至2016年2月期間,也總共收取了4800萬令吉的基金。陳長興指,只要是註冊的義山管理委員會,就有權利向市議會申請撥款,以用作提升墓地基設。「很多人都不知道有這個基金,所以才會積少成多。」此前,雪州高級行政議員拿督鄧章欽也曾對外公佈申請「雪州墓地基金」程序——義山組織只要呈函給土地局,土地局再轉交州秘書處處理即可,無需推薦人。他亦表示,很多義山組織沒有提出申請就指責政府沒撥款,對州政府不公平。陳長興指出,很多義山組織常會申訴政府不撥地,但很多時候其實是遞錯了表格或交到不對的部門,才會遲遲不獲得批准。他說,若以正確的程序申請撥地,最快3個月就能成事。他建議,義山近八成滿就應該向政府申請撥地。

他續說,由於主要義山都聚集在市中心,但位於市中心的義山保留地已經不多,所以政府沒辦法在毗鄰撥地。「政府不撥地,義山委員會就會自掏腰包購買毗鄰的私人地段充作墓地。」陳長興不贊同此做法,他認為,義山的地應該由政府提供,然後免費提供給民眾,而不是委員會或會館自行購買,再「賣」給民眾。

國人都有土葬權利

陳長興再三強調,國人的生養死葬是政府的責任,因為每個業主在購買產業時都已繳付了墓地稅金。「國人都有土葬的權利!」他分享,一般無人認領的屍體都會聚集在一起,再一起土葬。「去年在雪州雙溪毛糯一帶發現『513逝世墓地』就是政府會負責為國人土葬的最好證明。」

大馬沒有殯葬法令,我國的殯葬政策是從英殖民時代延續下來,將生死大事交回給宗教組織處理,而本地大部分的義山都由社會組織或宗教團體管理。雖然華人義山的墓地是免費的,但其實各單位收取的管理費也不是一個小數目,以廣東義山為例,雙人墓地的價錢從1萬3062令吉起,這數目對大部分貧窮家庭而言,雖然比私人墓園來得便宜,但還是負擔不起。「墓地確實是免費的,但他們(義山組織)收取的是墓碑風水、挖穴費用、建設街燈、停車位等等。」若家屬不要求墓碑風水,要自己挖穴,是不是代表可以完全免費?「理論上是可以這樣說,但還是需要義山組織批准。」

話雖如此,隨著義山講求規劃性發展,大部分華人義山已演變成現代墓園,採用並排式的設計,不再參差不齊,所以要自己挖穴、不做風水幾乎不可能,除非是舊義山。記者曾探問廣東義山負責人,對方表示,目前已不再允許使用舊山地段。「義山組織不批准,可以去市議會要求土地,土地局必須安排土地給國人土葬。」他同時說道,由於國內有很多善心人士會捐出骨灰塔位並包辦貧窮逝世者的殯葬費用,所以國內甚少出現沒錢辦葬禮的案例。而義山組織也透露,倘若真的遇上貧窮家庭,他們一般也會給予協助。

三方管理監督最理想

王琛發是馬來西亞私營墓園商會會長,他從學術探討的角度,同樣認為生養死葬理應是政府的責任。他透露,近年來,很多義山組織積極尋求與私營墓園合作。「很多小義山因為缺乏土地或沒有資金開闢墓地,但當地墓地又供不應求,就只好找上私營墓園介入。」他坦言,只要政府撥出墓地支持人民應有的基本權利,事情就會朝向更健康方向。他說,私營墓園與義山合作,雙方都必須承擔風險,有些私營墓園到鄉鎮做生意要回饋社會,還得擔心在小地方投資失利,義山組織其實也會擔心理事貪腐導致義山主權被奪。

「我國的墓園應效仿英國、日本等國家,墓地由政府免費或低收費提供,並把土地主權交給社會組織或宗教團體,讓他們以競標的方式委託私營機構管理,再扮演監督的角色。」他認為,如此一來,各部門以法律做準繩、義山管理委員會當守門員,再由專業的管理隊伍把服務做好,三者互相牽制與監督,更好地服務大眾。國人也不必負擔私人地皮的昂貴價錢。

左為馬來西亞華人義山聯合會總會 主席陳長興;右為:馬來西亞私營墓園商會 會長王琛發

以人民利益為先

他指出,在國外若要從事殯葬業須持殯葬專業學位,「老實說,目前管理義山的各個單位都沒有相關專業,但他們可以從公眾利益與消費者立場,與政府談判,對公眾負責,監督專業的承包者或職員,維護華人義山主權與殯葬文化權利。」他續說,雖然目前私營墓園的團隊也不一定是科班畢業,但因為是商業機構的關係,他們會花錢和時間培訓員工,提升員工素質和知識,不少同業已經具備支援各地專業服務的能力。因此,本地無論公共或私營墓地,都應該「還政於民」,從維護歷史文化出發,以人民利益為先,改變自身定位,讓本地殯葬文化做得更好。

私營墓園很貴 ?

今年4月,私營墓園遭受霹靂州消費人協會抨擊指,私人墓園與義山價格太高,導致低收入群無法負擔,更建議政府管制墓地的價格,王琛發卻認為,應該讓墓地價格自由浮動,比美競爭市場才會有效抑制奸商,消費者有所比較才能做出最合適的選擇。「每個地段的地皮價格都不同,政府其實很難制定一個所謂合理的墓地價格。」

他認為,私營墓園的整體價格其實和華人義山相差不大,只是付費形式不同;前者是一次性繳付所有的費用包括土地費、管理費等,而後者則是家屬分30至50年自付除草和維修等開銷。「華人義山一般的清潔費用為50至100令吉不等,再加上每年通貨膨脹,算起來,其實差不多。」他同時說道,透過一次性收取費用,墓園就有資金打造更理想化的墓園環境。

「消費者其實可以視自己的經濟情況做決定,若情況允許你一次性繳付,可選擇私營墓園,但如果不可以,便選擇義山。何況,現在的義山管理,也重視基本的空間佈局與景觀氛圍。」他說。

為永續經營 非只為賺錢

王琛發感嘆,私營墓園常被指是「吸血鬼」、「無良商家」,但私營墓園的盈利其實非外人看來那麼多。很多私營墓園提供的墓地是永久地契作永久管理承諾,他們的定價是為了未來永續經營。「有些人以為一畝地可做1000個墓地,但他們忘記了公共衛生和保障公共空間的社會互動,墓地需要道路、溝渠、服務空間、祈禱場所、紀念場所、公眾活動場地,還要植樹確保濕度和溫度。」他續說,除了綠化應付氣候、保護環境的成本,隨著社會老齡化,也要重視無障礙環境。「據我所知,商會裡的大部分會員都把墓園視為社會企業、負起文化使命,而非靠墓園賺錢。」

華人義山是保留地,不過根據馬來西亞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的第96條文,各地方政府有權封閉墓地地點或骨灰場,導致近年來許多百年義山面對被迫遷地的風波。「大家會選擇私營墓園其實也是因為想要得到一個保障。」他續說,雖然私營墓園也有可能遇到政府收地的情況,由於是私人地段,若徵用,政府需要做出大數額賠償。然而,華人義山是政府地,有隨時被收回的可能。無論是公共華人義山或是私營墓園,他認為,兩者都是負責文化傳承和社會教育的公共空間。舉例,有些墓園設有抗日英烈紀念、有些更設有家族休閒村或開放活動空間給社區,有者甚至承諾定期主辦文化與社會活動。「這些都是家屬購買支持,才有能力長期經營的公益,也確保墓園可以成為教育子孫之地。」

王琛發強調,家屬不單是根據一個穴位的價格做選擇,而是需要考慮墓園的整體承諾和概念,整個環境氣氛對子孫教育是否有價值,再回歸自身的經濟能力和思想觀念做決定。

 

 

延伸閱讀:

【死有葬身地特輯(二)】廣東義山著手申遺防逼遷 積極美化 變身景點

【死有葬身地特輯(三)】入海護花上太空 不佔地回歸自然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若回美生產iPhone 華爾街日報:蘋果恐失霸主地位

21日 • 15小时前

嫻妃本來與世無爭,全心愛著皇帝,百般隱忍卻屢屢遭受皇帝忽視,后來因母親之死走上黑化之路。劇終之前她在魏瓔珞和皇帝面前說,「我最恨的人不是她,而是你──愛新覺羅弘歷,我好恨你!」

【兩性】痴戀到極致 為愛黑化

20日 • 一天前

庫克一句話解釋 為何iPhone新機那麼貴

20日 • 一天前

外傳為了滿足iPad Pro需求,iOS 12.1 Beta版將可能支援橫向Face ID解鎖功能。(圖取自MySmartPrice)

蘋果釋出iOS 12.1 Beta 程式碼洩密新款iPad Pro將支配這功能

19日 • 2天前

iOS 12系統正式開放 用戶們大贊快!

18日 • 3天前

【強人】提高法律維權醒覺 張玉珊力撐LGBTQ

18日 • 約4天前

明開放升級! 蘋果iOS 12將快2倍

17日 • 4天前

溫德明曾在Instagram上感性寫道:「亞當今年16歲了,如果他是一個正常的孩子, 他會吵著要我教他如何開車,但我知道我永遠都不會有這個機會。」他說,無論一個自閉兒的表現是多么不尋常,請記得他的內心 深處其實和常人無異,他不是瘋子,也不是少一根筋,他只是和別人不一樣。(攝影:伍信隆)

【特寫】溫德明 為子望長命

17日 • 約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