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豹到瘋狂亞洲富豪
《瘋狂亞洲富豪》票房的告捷,隱含著「全球化民族世代」來臨。
從黑豹到瘋狂亞洲富豪

從黑豹到瘋狂亞洲富豪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6日 19时32分 • 評論: 郭朝河 • 王子心疾

今年有兩部好萊塢電影不僅跌破眾人眼鏡,在美國取得驚人票房紀錄外,在全球票房也一路過關斬將,開出比業界預期高的亮眼成績。

一部是漫威電影《黑豹》(Black Panther);一部是仍在熱映的《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前者是大製作超級英雄電影系列,製作方擁有非常豐富的後製特效與行銷經驗;後者為愛情喜劇小品,根據幾年前的小說三部曲改編而成。

根據電影票房統計顯示,《黑豹》在全球票房超過13億美元(54億令吉),甚至在美國票房還擠下《鐵達尼號》(Titanic),成為了美國影史票房五強,並成為漫威個人英雄系列的最賣座電影。

全球化民族世代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至於還在熱映的《瘋狂亞洲富豪》,在競爭激烈的北美票房竟然蟬聯3週冠軍,票房不僅累積破億美元外,以目前的上映熱度與周邊話題,甚至有望打破2002年上映的《我的希臘假期》(My Big Fat Greek Wedding)票房紀錄,成為美國影史上最賣座的愛情喜劇電影。

兩部片看似風牛馬不相及,實則隱含著同樣訊息——「全球化民族世代」來臨。

你一定好奇,「全球化」與「民族」本質對立,前者是把世界上所有東西逐漸同質化,後者則是講求種族的獨特排他性,放在一起相提並論,語意矛盾。

對我而言,這就是當代的有趣混合風貌。一方面很多人已習慣擁抱科技,每天會透過各種傳播平台去看見各文化的精彩多元;另一方面卻也透過這些經歷沉澱,不斷思索自己在全球資訊浪潮下的身份定位,從而發展出一種跨越種族與語言等原生限制的新認同感。

這是個前所未有的心裡掙扎體驗。以前能單憑「膚色」、「種族」、「血統」等輕鬆定位自我身份的依據,現在則已逐漸模糊;許多現代人反而趨向以「興趣」及「理念」當作全新身份定位,透過這些話題的交流,重新建構自我身份的認知。

《黑豹》與《瘋狂亞洲富豪》的成功,印證了這個新趨勢的到來。這兩部電影以單一民族為主,前者幾乎為全黑人,也是首個非白人的超級英雄;後者雖頂著「亞洲」名號書寫內容,實則上裡頭角色全都是華人。

中國崛起影響力大

如果是在10年前上映的話,票房肯定無法像現在如此亮眼外,就連院線數量與行銷策略也絕對受限。原因很簡單,2008年以前的全球列強版圖仍以西方為主,英美隨便打個噴嚏,東方世界就足以刮起颱風。

但2008年的全球次貸金融風暴後,美國跌得灰頭土臉,歐洲許多國家甚至傳出破產危機,而適逢中國開放經濟趁勢崛起,在短短10年就改變了全球所有政經領域的遊戲規則,如同《瘋狂亞洲富豪》開頭引用的拿破崙名言一樣: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

因此,這兩部電影在票房上告捷,與特定族群的揚眉吐氣不無關係。但與其說他們在經濟消費能力上變得強厚,倒不如說是現代觀眾已能克服種族刻板印象,膚色是其次,看重的反而是電影根本的內容及呈現方式,因此間接促使電影在全球各地票房寫下長紅佳績。

打破弱勢地位

換句話說,黃種人與黑人逐漸打破在全球弱勢的地位,逐漸能與白人平起平坐外,白人也逐漸能消化這種新型多元的因素(特朗普除外),尤其在嚴肅的政經場合外的娛樂世界能接納這種差異,算是讓未來的新世界奠定了「全球性民族世代」的基礎。

放眼全球,所有事物都已突破傳統,朝更奔放多元且接納異己的目標前進,看回國內近期的首相的種族觀點到女同性戀遭鞭刑的事件等。嗯,我們離真正的改朝換代還很遠。

郭朝河

郭朝河
廣告媒體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約3小时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約3小时前

張念群的困境

19日 • 約3小时前

利比亞的人道視角

19日 • 約3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問題與《棉花帝國》

19日 • 約3小时前

國家利益高于家族

19日 • 約3小时前

金融危機與安華政途

18日 • 一天前

要啥有啥,所以懶散

18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