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令吉「過路費」啟示
一令吉「過路費」啟示

一令吉「過路費」啟示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8日 18时04分 • 評論: 張孝儀 • 檳中對

公共資訊的自由流通及人民的知情權息息相關。惟當能獲得足夠的資訊,公眾才能知道如何捍衛自己的利益和權利。

上周,筆者趁著公假與家人來趟泰南合艾之旅。之前聽聞陸路入境泰南有各式各樣需注意事項,如:需帶足夠的現金和付入境費等,否則會被泰國移民局官員禁入境。起初筆者對這些說法半信半疑,然而這趟泰南之旅讓我大開眼界。甫抵達泰南關卡,出租車司機就叮嚀筆者記得塞一令吉在護照里。準備入境巴東勿剎關卡時,環顧排著隊的大馬人,發現都似乎習慣或乖乖按照「指示」把一令吉夾在護照或邊界通行證里。

規則與現實之差別

筆者不認同此行為拒絕有樣學樣,反遭官員直接開口示意要收一令吉的「入境費」。這讓我不解和反覆思考,到底習慣性賄賂作為交涉途徑的舉動是人民消極縱容養成抑或反貪制度出現了大問題?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對于常來往馬泰關卡的人來說,這也許是「過路費」,交了就省麻煩,好比人們為了避免繳交300令吉交通罰款和被記錄案底,而主動給交通警察奉上少許「咖啡錢」當消災的行為是一樣的。

泰國出入境處所設的告示牌,明文規定只有在非正式辦公時間,才會允許泰國移民局官員向出入境人士征收大約2令吉當加班費。換句話說,這入境費的存在有根據,但不是出現在早上8點至下午6點的上班時間,並非很多人誤以為每個入境者每時每刻都得繳付。

況且告示牌寫明只收泰銖,但是官員收的是馬幣並且沒發收據,這是正式規則和現實兩者的區別。身為外國遊客的我們是否能應依法根據告示牌的規定,在非辦公時間才給「加班費」然后向官員索取收據嗎?其他時段,我們不賄賂行嗎?慶幸的是,我國邊境關卡方面似乎沒發生類似入境收賄事件。

肅貪可取經新國香港

筆者明白泰國的貪污問題終須泰國人民從制度上改革去劣根。筆者想以此事為借鑒,同時借問身為公民的我們在新政府主打肅貪管制下能否改變對貪污賄賂無所謂的觀念並改掉賄賂之惡習?

在政府肅貪,體制改革的行動策略上,公民能扮演的角色除了奉公守法,也要提供線索資料給有關政府單位協助打貪。若只是要求人民道德紀律,恐怕反貪難以奏效,因為人民處在不對等的權力下,很難向大權在握、權高位重的官員說不。在如此的環境下欲抑制貪污風氣本來就是件棘手的事,因為貪污牽涉的不僅僅是公民和官員的紀律,而是一個黑箱作業腐敗制度的問題。

根據全球貪污印象指數,以亞洲區排名來看,新加坡和香港是值得取經的對象。香港的廉政公署是聞名亞洲最成功的反貪機構之一。廉政公署的成立是以肅貪為目標,為了矯正橫掃70年代香港猖狂腐敗的貪污風氣。該機構不受一般政府規定的約束,而是直接向特首負責,並設有24小時的報案中心,能在48小時內對貪污舉報做出回應。

反貪會直接面向國會

在我國類似的機構為大馬反貪委員會(SPRM),與香港廉政公署一樣設有報案中心,須在24小時內採取行動。值得一提的是我國從上個月開始,反貪會終于脫離首相署成了一個獨立機構,直接向國會匯報與負責。這對肅貪來說是個很好的開始。

較早前,國際透明組織公佈的《2017年全球貪污印象指數》,在180個國家及地區中,大馬排名第62名。據報道分析,我國去年的排名創新低。雖然在肅貪的行動上需配合其他策略多管齊下,但一個透明運作,長期接受人民、媒體有效監督審查的政府,在陽光政策底下貪污者將無處可躲。

這點,我國政府可從《資訊自由法令》著手。公共資訊的自由流通及人民的知情權息息相關。惟當能獲得足夠的資訊,公眾才能知道如何捍衛自己的利益和權利。這也影響了公民社會參與政府決策,體現民主價值。因此,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成為全球貪污印象指數衡量標準的其中兩個指標。

儘管我國有反貪會,但資訊自由法令目前只在雪州和檳州推行。此外,我國的官員常以官方機密法令為由不願發放更多訊息導致施政管理不透明,人民無從監督。在公民社會眼中,官方機密法令是民主自由的大障礙,時有聽聞該法令被濫用來掩蓋貪污濫權醜聞。因此,為了促進資訊自由及透明,政府應順應民意在國會通過資訊自由法。若不取消官方機密法令,政府就得縮小其管制的範圍。

加強保障投報者安全

人民對國家和地方政策及其成效的瞭解和判斷,取決于官方資訊的多寡和質量。若我國的官方資訊夠自由透明,公民社會應可相對輕易地獲取一系列重要的官方資料,如年度報告、財政報告、大藍圖、相關重要數據和法令規則、官方文告記錄、競標表等,得知政府部門的運作計劃、資源分配以及所作出的決定,人民才可能揭發貪污。

此外,媒體更能從眾多政府資訊里發覺重要信息,而盡本職多作分析自由報道,讓人民知情獲益更多。有了數據資料根據,不僅是在野政黨同時公民社會更能有效地問政。

當然這還不足以杜絕貪污,政府應修法改進《2010年吹哨者保護法令》及《2009年證人保護法令》加強保障投報者的安全和隱私。這才可讓公民社會身為監督人無畏懼地舉報所發現的案例,無論涉及者的官位高低。投報人必須要沒有后顧之憂,才能放心投報不怕遭受官員的報復或阻擾。

在多管齊下的策略,塑造合適的環境,人民才有可能扮演好監督者的身份,更勇敢地拒絕賄賂,官員也諱忌濫用權力來貪圖名利而被舉報名敗身裂。如此一來,類似泰南入境處的「一令吉過路費」或「咖啡錢」文化就不會在我國發生。

張孝儀

張孝儀
自由撰稿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5小时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5小时前

張念群的困境

19日 • 5小时前

利比亞的人道視角

19日 • 5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問題與《棉花帝國》

19日 • 5小时前

國家利益高于家族

19日 • 5小时前

金融危機與安華政途

18日 • 一天前

要啥有啥,所以懶散

18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