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The Projector 眾籌轉型掀話題
【特寫】The Projector 眾籌轉型掀話題

【特寫】The Projector 眾籌轉型掀話題

生活 / 特寫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9日 19时35分 • 綜合:劉思敏

紐約、倫敦、巴黎這樣的大城市有許多獨立電影院,香港不只是獨立電影節辦了10年之久,也有不少獨立戲院,就連最靠近我們的島國新加坡,看似沉悶、一板一眼,也有一家向歲月致敬的獨立電影院The Projector。

電影院在英殖民時期被引進新加坡,當地許多地方都有所謂的「戲院」,但在城市的高速發展下,老戲院被拆除,或是被現代連鎖電影院取代。The Projector位于上世紀20年代被稱作「戲院之地」的美芝路(Beach Road),取代70年代開幕,在當地非常著名的黃金戲院(Golden Theatre)。

與其說是「取代」,用「轉型」一詞或許更為恰當。2014年,The Projector翻新擁有40年歷史的黃金戲院時,該戲院已閒置了一段時候,The Projector的經營者是來自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他們透過群眾集資才順利籌得經費,電影院的主權因而沒有落入任何大財團或企業手中,能夠保持獨立和自主性。眾籌進行期間,這項企劃獲得各界認同,引起了一定的討論,讓電影院未開幕已有話題性。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電影節推介冷門片

The Projector不以新鮮熱辣的程度為選片標準,只要是好電影,就會被播映,讓新加坡人有一個地方可以重溫已從商業院線下映的電影,也讓一些無法在主流電影原上映的片子有放映的空間,並不時舉辦電影節,推薦一些冷門的外國電影。不隨市場起舞,The Projector服務小眾的風格明確,電影放映之外,跳脫電影院的本位角色,開闢空間供劇場和音樂會使用,致力將它打造成讓新加坡人能喘一口氣的藝術空間。

The Projector的3個影廳分別取名RedDrum、Green Room和Blue Room,其中Redrum是向已逝電影大師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致敬。Redrum來自他的電影《閃靈》(The Shining),是片中小男孩重覆喃喃自語的句子。電影院保留了從前黃金戲院的木質把手椅子,有濃濃的懷舊風味。

值得一提的是,The Projector位于黃金大廈的五樓,三樓有另一家放映印度電影的老式戲院,靠南亞客工的捧場支持至今。新加坡是由官方主導都市規劃與設計的島國,黃金大廈和黃金戲院得以抵抗發展洪流,被保留下來,維持屬於戲院的空間記憶之餘,找到新的價值,是非常不易也極為難得的事。

Nitehawk 觀影與用餐同步

新加坡之外,任誰都不會否認美國紐約是新陳代謝極快的城市,電影產業蓬勃時,城市的各個角落有無數電影院林立,但很快地又因為其他娛樂形式的興起而萎靡乃至消失。商業影片如是,藝術電影尤甚,但相關產業是否只能逐漸凋零?

事實並非如此,在年輕文化人口與創意階級居住或流連的佈魯克林威廉斯堡(Williamburg),被稱作地下戲院的獨立電影院正張狂,近年有許多獨立電影院與放映場開張,各自經營特色,開發新的觀眾群。

2011年開張的Nitehawk算是當地相當有特色的一家獨立電影院,讓觀眾在觀影的同時享用美食,服務員會在電影中途悄悄地把觀眾的點餐送上,解決了「相聚的時間短,要看電影就吃不了飯」的兩難。另外,它也是少數能販賣酒精飲品的電影院,紐約市政府對酒精販售有嚴格的管制,但經過相關人士的努力,條例漸漸開放。

Nitehawk獨立電影院的設計試圖與當地褐沙石建築風格相融合,但同時,又力求在風景中突顯自我,和它在禁酒令時期打破規範的特立獨行態度一致。

Nitehawk電影院的創辦人馬修維拉格(Matthew Viragh)曾這麼說過:「我覺得生活在紐約的人希望想要出門去,他們不想坐在狹窄的公寓裏。他們願意也渴望走出門,和一群人一塊兒體驗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時代變遷,新一代對許多事物的要求有所不同,但這不表示與時代不符就必須被淘汰,獨立電影院無疑是逆時代而上的產業,但只要能持續保留特色,就能留住有個性也特別有熱情的一群,和主流影院分庭抗禮。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面子書Instagram大當機!

20日 • 一天前

Camdy Send Gift的幕后團隊,左起為徐慶鑫、 廖進業、哈邁德扎法爾(Ahmed Zafar)和林儀婷。

【極客】Camdy送禮心意 即時傳達

20日 • 一天前

葉強明是周迅的御用彩妝師。

【強人】時尚彩妝師葉強明 玩美不完美

20日 • 一天前

用戶不滿價格 馬電訊被投訴最多

19日 • 2天前

搶修電纜 馬電訊網絡復常

19日 • 2天前

寬頻服務受影響 馬電訊:MRT和大道工程切斷光纖

19日 • 2天前

【特寫】再見青蔥印記 校友千里返校

19日 • 2天前

福隆港早年沒有國小,只有華小和泰米爾小學,因此福隆港華小的學生超過60%是巫裔,三族學生打成 一片並不稀奇。如今泰米爾小學也只剩下最后兩名 學生,若再無新生入學,最終也將關閉。而福隆港 華小確定搬遷往位于仁嘉隆和哥打哥文寧邊界的麗陽安曼(Tropicana Aman),預計在2020年啟用。

【特寫】母校最后一名學生畢業 葉明興回流福隆港

19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