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日之后
國慶日之后

國慶日之后

評論 / 群英会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10日 00时02分 • 評論: 張兼榮

無拉港與斯裡斯帝亞補選落幕,希盟成功守土, 想來也是意料中事情,如此成績,反對黨的「制衡」蒼白無力,不禁讓人感到擔憂。當然,這是馬華與伊黨作為反對黨的第一仗,也是倉促的一仗。

兩區的補選投票率都不過一半人數,看來選民已經打定輸贏了,心裡有了結果,對于選民身份的履行相對降低,反正結果就是會如此。強勢執政黨與弱勢反對黨,是現在的大馬政治局勢。

甫過國慶日, 執政黨陸續捎來佳音,一邊是贏了補選;一邊又與新加坡加強雙邊關係,無涉及賠償展延隆新高鐵;一方面又有敦馬訓話馬來人,勉勵不輸非土著;再則又宣佈外國人可以買屋產,可是不能定居,不讓外國人「搶飯碗」;馬智禮受委伊斯蘭國際大學主席,為了節省公幣他接受這職位。

然國慶日提醒我,愛國是愛國,跟愛政黨是兩回事。政黨裡的人不會絕對的好與壞,敦馬開刀碧桂園,不讓中國人「侵佔」大馬,只能買房產不能定居,是很難以理解的。尤其是沒提出安撫的政策,購買者如何獲賠償?空置的高級房屋該如何處置,會以另一種形態展現存在價值?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站在愛國者角度, 顧及國人權利,拒絕中國人日后大舉來馬,提防其無可避免成為公民,是能理解的。敦馬解釋政策U轉的背后含義套著一顆愛國心,著實讓人動容,但政策已執行,且無詳細解決方案,燙手芋頭滿身傷。

敦馬的土著大會,很大程度上是為希盟政府打預防針,為日后大選鋪路,讓馬來人知道希盟(敦馬)是疼愛他們的,所以才嚴厲訓話,又可激發馬來人商家上進,但這種「良性競爭」會無形中深化種族分化。尤其日后土團黨的后起領袖(賽沙迪與拉菲克),想來也會受到前樹庇佑。

馬智禮雖說受委伊斯蘭國際大學主席是兩難之舉,但他不拒絕的理由是為了節省公幣,不讓其他潛力人選擔任,並發揮其執行力與學識的最大化,甚是可惜的。再說,此舉形同干預學術自由,必然會被詬病。有人也指出,這做法根本無異于納吉擔任一馬公司主席后,跟政府申請撥款,自己批准。其背后意義就是,根本無需身兼多職,在其位,謀其職。

張兼榮

張兼榮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12小时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12小时前

張念群的困境

19日 • 12小时前

利比亞的人道視角

19日 • 12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問題與《棉花帝國》

19日 • 12小时前

國家利益高于家族

19日 • 12小时前

金融危機與安華政途

18日 • 一天前

要啥有啥,所以懶散

18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