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別漠視少數社群權益
【時評】別漠視少數社群權益

【時評】別漠視少數社群權益

評論 / 時評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11日 18时44分 • 評論: 莊仁傑

在《論自由(On Liberty)》中,彌爾(John Stuart Mill)詳細討論了哪些個人自由和權利是政府與社會絕對不可侵犯的,並劃下了個人與社會之間的界線。

彌爾認為,如果一個人的行為非常怪異,與世間的價值觀完全不相容,但是只要他的行為舉止並沒有對他人和社會造成傷害,就應該容許他如此繼續特立獨行。如果社會與政府干涉他的行為,這不但傷害了這個人,對於整個社會也會有不利的影響。

時至今日,彌爾的看法已經成為了今日世界的信條之一,也是今日人權理念的重要基礎。但是在馬來西亞,我們是否尊重個人的自由與權利?

忽視個人自由權利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前幾個月新任青年與體育部部長賽沙迪因聘請同性戀、雙性戀與跨性別者(LGBT)擔任助理而遭受非議;近日在登嘉樓,有女同性戀因為同性性行為而被判處鞭刑,都一再顯示馬來西亞社會對於個人自由與權利的不尊重。

擔任部長助理,意味著助理必須為議案或部門計劃等進行研究並提供報告與意見等、協調部長的行程、處理部長的大小事務等等。是否適任的標準是個人的工作能力,而不是性傾向。此外,兩個成年女性在同意之下發生性行為,又有哪些人的自由因此受到傷害,讓他們的權利受損?穆斯林律師協會副主席聲稱無人在鞭刑過程中受辱,但是實際上,受刑人的罪行根本不應該成立,這刑罰更不應該發生。

如果個人的自由與權利應該受到保護,為何在馬來西亞並沒有?也許部分答案就在我們的社會之中。以馬來人和華人的主流社會為例,前者的社會是個長幼尊卑有序的社會。此外,《可蘭經》的教義是致力於打造一個以社群為核心的社會,因此這多少都造成漠視異端與少數的權益。雖然馬來社會內部分歧很多,並非鐵板一塊,但是LGBT與其支持者始終是少數,再加上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與他們不相容,使得他們的處境困難。

有權獲得補救

華人主流社會的保守程度與馬來主流社會不遑多讓。華人主流社會對於LGBT始終無法接受,認為他們不正常。更有甚者,認為這可以通過治療等方式「痊癒」。同馬來社會中的少數分子一樣,雖然也有華人支持LGBT,但是也是始終少數。此外,再加上華人認為必須成家與傳宗接代的觀念仍然十分濃厚,無法自己孕育下一代的同性戀等更被視為是錯誤的。

雖然大馬當下的社會主流價值觀無法接受LGBT,但並不意味著LGBT是錯誤的。除了彌爾的學說之外,從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中,可發現裡面清楚載明「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第一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第三條),並且「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第五條)。這些條例都指出,馬來西亞的LGBT社群裡理當享有與其他人一樣的待遇與權利。

此外,《世界人權宣言》也指出,如果「任何人當憲法或法律所賦予他的基本權利遭受侵害時,有權由合格的國家法庭對這種侵害行為作有效的補救」(第八條),並且「任何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干涉,他的榮譽和名譽不得加以攻擊。人人有權享受法律保護,以免受這種干涉或攻擊」(第十二條)。

大馬主流社會不認同

更何況「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人人有權享受平等保護,以免受違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視行為以及煽動這種歧視的任何行為之害」(第七條)。因此,作為《世界人權宣言》簽署國之一的馬來西亞與其政府,又怎麼能漠視甚至歧視與踐踏LGBT的權益?

不論從十九世紀的彌爾,還是當今的《世界人權宣言》的角度來看,由於LGBT對於他人與社會無害,因此有存在與不被政府干涉的自由與權利。但是我們的主流社會不認同,政府也漠視甚至踐踏他們的自由與權利。如果今日登嘉樓政府可以如此,那麼有一天,中央或州政府也可能以類似的理由,踐踏他人,甚至你的權利。所以,你要繼續漠視這些少數社群的權益,直到有天你也成為受害人嗎?

莊仁傑

莊仁傑
獨立學者,香港中文大學歷史學博士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5小时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5小时前

張念群的困境

19日 • 5小时前

利比亞的人道視角

19日 • 5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問題與《棉花帝國》

19日 • 5小时前

國家利益高于家族

19日 • 5小时前

金融危機與安華政途

18日 • 一天前

要啥有啥,所以懶散

18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