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個人的宗教主義
反個人的宗教主義

反個人的宗教主義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8年09月12日 18时16分 • 評論: 鄭庭河 • 濁水有魚

坦白說, 今天不少國人挑戰所謂國際規範地認為宗教法和刑罰「正當」、「合理」、「公正」、「美麗」等,背後反映的是某種跨國思潮的湧動,尤其是非西方、反現代的各地(尤其伊斯蘭世界)宗教主義與以現代西方文明主導的世俗主義之間的對峙和拉扯。惟必須聲明的是:今天的宗教主義內部不無一定的現代元素及表現,只是其思想核心及主流還是反現代的。

所謂的反現代,筆者認為最主要的還是否定宗教面前有個人的主體性及自主權,意即宗教不是個人的外延、屬性或選項——總之,宗教不是個人的「權利」,而是「責任」,甚至「主宰」,不由得個人去決定自己的宗教認同、面貌、本質和生活。如此宗教先於個人的關係結構,有違現代性的個人本位和中心主義,比較像古代個人普遍從屬、遵循、依賴於宗教的情況。

本國目前就有某些宗教人士和政客,處心積慮、千方百計地要顛覆或削弱以個人為本位和中心的現代性及其賴以維繫的世俗主義建構,包括從法律上大大給力宗教,讓其越來越有威嚇及吞噬個人的「牙齒」(權力)。世俗主義在很大程度上即是個人從宗教威權之下的「解放」,然宗教主義者耿耿於懷的就是這解放,認為它不過是一種「墮落」或「背叛」。

避免走向反現代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他們經常宣導的是現代性是「外來」、「異化」、「殖民」、「迷途」、「腐敗」,乃至「邪惡」。現代之前,宗教早已為社會建構一套美好的文明,包括各種制度,而如此文明是被西方人主導的現代化蠻橫地破壞的,現在只不過是要為宗教找回其本有、本當的位置,也為社會找回其從屬於宗教的「本位」和「本性」。

實質上,如此說法往往言過其實,過度誇大和美化了宗教在過去的地位及作用,根本經不起嚴格的史學檢驗。惟在一個不重視歷史,把歷史當作政治工具的社會,當權者若要借宗教來達至某種目的,自然就會有自圓其說的「官訂」歷史,根本不需要專業史學的客觀驗證,甚至還會有濫用公權力來邊緣化、透明化,甚至封禁非主流史觀和史論的現象。

我們不能否認現代性有其弊病,包括氾濫的個人主義,的確有導致社會高度原子化而至可能局部解構,乃至失范和失效的問題,所以重溯宗教來反省、檢討現代性是有意義的。但若是依照某些宗教主義者的宗教化路線及藍圖,根本就會走向徹底的反現代,令個人完全消解於宗教之中。而這「宗教」,可能只不過是其人主觀臆想之中的「意識形態烏托邦」而已,並非真正的宗教。

人類要避免重犯如德國納粹、意大利法西斯、日本軍國、中國文革、柬埔寨紅吉蔑、阿富汗塔利班、中東「伊斯蘭國」之類的「意識形態之禍」,個人主義誠是社會必備的「防火牆」——抑或「解藥」。可惜的是,在某些社會,個人主義就是被官方論述高度污名化、非法化,以至難以制約宗教主義的邁進了。

鄭庭河

鄭庭河
南京大學哲學宗教學博士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向「洋垃圾」說不

26日 • 一小时前

巫伊合作勿小看

26日 • 一小时前

難道H首相也找到了

26日 • 一小时前

若政府能成功的降低投票年齡,那以后年輕人就可以作為選民的資格,名 正言順的談論和關心政治。圖為靈市甘榜東姑今年的大選投票情況,出現 不少年輕面孔。(檔案圖)

降低投票年齡大勢所趨

26日 • 一小时前

假黨員及戀權諸侯──馬華兩大害

26日 • 一小时前

【時評】投票年齡與公民課

26日 • 一小时前

電子支付的風險

25日 • 一天前

全怪前朝重組行政

25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