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薈】麥翔:徹底切除枴杖文化
【東方文薈】麥翔:徹底切除枴杖文化

【東方文薈】麥翔:徹底切除枴杖文化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8年10月20日 19时07分 • 評論: 麥翔 • 談古論今

希盟首相馬哈迪最近一個時期,一而再提醒馬來人不要「懶惰、無誠信」;要勤奮努力,成功沒有捷徑。過去政府給了馬來人資助和機會不少,如給他們特權,發給入口准證AP,馬來人卻急功近利,走捷徑,拿去賣掉,賺快錢,成功的是別人。除了切腹自盡之外,馬哈迪認同日本武士徹底負責的精神。

感觸良深的馬哈迪說明,馬來人的智力並不比別人差,只要馬來人發揚自重自信精神,培養自力更生的能力,就能躋身于世界成功民族之林。

馬哈迪這番苦口婆心的話,含有「人生而平等」的積極向上的價值觀。而且是他第4任首相時未了願望的延續。猶憶2003年他退任時,在新聞發佈會上含淚指出:「我成功發展了這個國家的經濟,卻未能把馬來人改造成自力更生的民族,馬來人依舊脫離不了枴杖……」。

炮製奴才哲學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當前國家處于轉型時刻,作為二次任相的馬哈迪,責任更是重大,若沒有堅持性,沒有勇氣和信心、決心,一個90多歲的老人,絕不會把問題重提上日程的。馬哈迪敢于挑戰,敢于前進的精神,誠屬難得。

其實,馬哈迪的話只說出事實的一半,更重要的另一半,必須追根溯源到壓迫我們的英殖民主義者,追溯到英國人在1930年代炮製的奴才哲學,才能洞察全貌。漠視先賢的教誨與經驗,不利于民族的進步,只有利于伺機復辟的巫統。以阿末扎希為首的巫統正躍躍欲試,幻想聯合土團黨編織其重新上台執政的黃粱夢。

因此,「枴杖文化」使馬來民族落后這個命題,說到底,根源在英殖民主義者人為製造的奴才哲學。為其服務的官僚階級為了自己的官位和發財致富,也繼承和散播奴才哲學,也要負起不可推卸的重要責任。

揆諸歷史事實,馬來人的所謂「懶惰」不是與生俱來生的,是英國殖民者套在馬來民族頭上的。英殖民者為了壓制馬來民族主義崛起,1930年代炮製了奴才哲學——由「華人威脅論」與「馬來人消失論」拼湊而成;英國人把自己打扮成「打救」行將消失在自己土地上的馬來人的「救命恩人」。

自力更生取代枴杖

這使華人成了殖民地壓迫剝削的代罪羔羊,種下民族仇恨的種子,至今禍害無窮。英國人與為其服務的官僚的邏輯是:為了「保護」馬來人免于消失,英殖民者的統治是必要的,馬來人「特權」也是不可少的。509變了天,但奴才哲學不會自動退出歷史舞台。馬哈迪揮舞人民賦予的施政大棒指向「枴杖文化」,是非常及時和必要的。

要清除奴才哲學,首先必須打倒這個奴才哲學的社會支柱,官僚階級及其賴以生存的「特權論」。官僚─奴才哲學─特權論是三位一體的,「皮之不存,毛髮焉附」,官僚階級是關鍵。 「清源」才能「正本」,才能出「新」。

當前的當務之急,是暴露和批判奴才哲學的殖民主義陰謀醜惡面目和本質,清除「巫統(種族主義)為馬來人保護傘」的遺毒,以自力更生取代枴杖。馬哈迪的批評與主張有其正面意義。

實際上,民主主義思想同源,是華馬兩大民族團結的根基——所謂「枴杖文化」即是「特權論」,是馬來民族中一小撮官僚、朋黨囊刮國家財富的工具,馬來老百姓受誤導,並未受益。

話說1930年代,英國人為了鎮壓和轉移抗英馬來民族主義的崛起,拼揍了「馬來人消失論+華人威脅論」。

這個崛起,以提出「國家獨立」的馬來民族第一個政黨——「馬來青年同盟」(Kesatuan Melayu Muda,簡稱KMM)為標誌。

華族近代工商社會是膠錫大規模經濟基礎上,由孫中山三民主義思維點燃而產生的。馬來工商社會則是在分散小膠園主經濟基礎上,由印尼蘇卡諾民族主義(納沙共)催生的工商社會;而蘇卡諾民族主義則是孫中山民主主義的印尼版。

換句話說,不論先后或規模,華族民族主義與馬來族民族主義都是本土的產物,其根源都是本土化了的民族民主主義。這個歷史事實,至為確切與清晰,是任何人篡改不了的。

華馬兩大民族主義本是同根生,一經誕生,即攜手共同奮鬥。KMM與馬共領導的人民抗日軍在抗日勝利前夕結盟,約定共同採取武裝鬥爭以粉碎和平后重臨斯土恢復殖民統治的英軍登陸,實現馬來亞獨立。這個理想由于大內奸萊特出賣而泡湯。

二戰后民族民主運動風起雲湧,全新的、羽翼豐滿的「馬來亞馬來民族黨」(又譯「馬來國民黨」,PKMM)取代KMM,聯合眾多馬來族左翼組織組成馬來亞人民力量中心(簡稱「PUTERA」)。

這個新生力量獨立自主的同華印族左翼「泛馬聯合行動委員會」(AMCJA)結盟,向英殖民政府展開抗英獨立鬥爭。1947年震驚英國人的大罷市即是華馬印多元民族大團結所譜寫的光輝歷史。

不允許巫統回朝

1948年6月,英國人抬舉東姑為首的馬來種族主義集團,將之推向所謂「緊急狀態」戰爭的第一線,分裂和鎮壓各民族聯合進行的抗英民族解放運動。但是,在共同思想基礎上團結一致的華馬兩族,並沒有停止戰鬥,獨立后以華馬左翼聯合組成的社陣繼承發展。

1969年,「513暴亂」后,左翼政治一度陷入低潮。1990年代末葉,隨安華發動「烈火莫熄運動」,民族團結更深入、更大規模的發揮了歷史動力的作用。這個時刻,正是種族主義斷崖式的從高峰滑落之轉折點。2018年509里程碑的大選勝利,即是多元團結的延續與勝利,使單元主義畫上了句號。

本文撥開迷霧,回復了枴杖文化源于英殖民主義者的事實,以及華馬兩大民族思想同源兩大事實真相,目的是為馬哈迪一再表達構建自信、自重、自力更生的新馬來民族的強烈願望,提供接軌的歷史鏈條,指出問題的本質所在,從中得出解決問題的答案。

關鍵在于跳出歷史的蒙昧,承認現實,與時並進,將新動力注入人民的生活與國家的建設之中。這是催生真正獨立、民主、富強的新馬來西亞的必經之道。

當前馬來社會幾個政治集團陷入微秒博弈的泥潭中,核心是政權。垂死的巫統拉攏土團黨及伊黨,企圖重新掌權。最大單一馬來政黨的公正黨,候任首相安華急于重回國會而產生黨內及希盟內部裂痕,爭的也是政權。幾股勢力混戰,是「無權無錢」的巫統最希望看到局面。

與此相反,思維清晰、敢于擔當,當機立斷的馬哈迪,決不允許巫統回朝,這將逼使他再次出手,撥亂反正,會否開啟新的馬來民族史起點?期間安華上位首相,兩人的關係將決定局勢的特點。

麥翔

麥翔
文史工作者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張兼榮:百姓也要放火

25日 • 一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仍需夜半報名華小

25日 • 一小时前

【龍門陣】曾昭智:看懂自己

25日 • 一小时前

【龍門陣】張濟作:華教人士的大愛

25日 • 一小时前

【名家】李的洺:老百姓的唏噓

25日 • 一小时前

【名家】孫和聲:金融危機會否再來?

25日 • 一小时前

喬治市成為世界文化遺產后,促進檳州文化旅遊業快速成長,也為社區發展 帶來了變數和挑戰。圖為喬治市老街區。

【東方文薈】潘怡潔:2030永續發展

24日 • 一天前

【東方文薈】葉佩詩:聲音的迴響

24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