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 苦學多年不是為了打免費工 請尊重我的專業!
【特寫】 苦學多年不是為了打免費工 請尊重我的專業!

【特寫】 苦學多年不是為了打免費工 請尊重我的專業!

生活 / 特寫

最後更新 2018年11月11日 22时24分 • 報導:林珮璇 攝影:邱繼賢

專業不免費

我們不會走去面攤要老闆請吃麵、看醫生也不會不給診金,卻會要求免費的文案、設計甚至是攝影服務。很多人會認為畫一張圖、寫一段文字或拍一張照片,是一件隨手可以搞定的事情,但每個職業的背后都有專業性,看不到並不代表不存在,尊重每份職業是基本禮貌。

網上經常會流傳許多為設計師抱打不平的文章和插圖,表示設計師的專業技能常遭貶值,被視為「很簡單而已,又不會花你多少時間」,繼而被要求「幫我設計一個不行嗎?畫兩下圖不用收錢吧?」其實,不止是設計師,很多行業的人都會面對這樣的處境,其中包括文字工作者和攝影師。

本地攝影師湯義勇認為,「被要求免費」的情況其實不僅限于攝影師、 設計師或是文字工作者,而是每個領域都有機會遇上。正如他所說,誰不想免費?他認為,尋找屬于自己的價值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猶記數年前,曾和攝影記者到某家兒童院進行採訪,採訪人物是院內的一名義工。採訪當天,碰巧遇上兒童院辦開幕典禮,邀請了許多善心人士到場支持,院長眼見攝影記者帶著相機,便隨手招他來說:「攝影師,幫我們拍張大合照吧!」

即便不在工作範圍之內,但隨行攝記仍出于禮貌為他們拍下大合照。隨后院長並沒表示感激,甚至還以命令的語氣要求攝記多拍幾個畫面。最后,攝記終于也忍不住說:「我們的採訪對象不是你們,恕我們沒辦法再拍。」或許院長當時會認為他很高傲,不過是按幾下快門,不用花費成本和力氣,但對攝記而言,拍照是他的專業,不能隨便讓人踐踏。

看不見不代表沒成本

在本地,攝影師、設計師和文字工作者的成本和所耗費的心力似乎最不容易被看見,也最容易被忽視。本地攝影師湯義勇和部落客楊致維藉此表示,他們也經常遭遇「低廉報價」、「被要求免費幫忙」的經驗。擁有8年文字工作經驗的楊致維分享,身為部落客,很多時候他們都是自費去餐館試吃、旅遊或購買產品,所以文章內容是從他們的角度出發來介紹和推薦。「但如果遇上那些想要推廣自家美食或餐廳的,有特定要求的約稿(業配文),這類性質的文章牽扯到商業利益,一般需要收費。」

他舉例,曾經收到來自外坡的約稿,需要他幫忙推廣景點,工作範圍需要出坡進行拍攝照片、製作視頻和寫文。他回憶道,當時商家以上司口氣提出提出諸多要求,甚至問說:「你們部落客不是免費幫人宣傳?為什麼要收費?我們沒有宣傳經費給你!」他無奈地說,被要求免費,態度卻像上司吩咐下屬工作般的語氣,確實叫人生氣。

同為「受害者」的湯義勇亦說道,這情況其實不僅限于攝影師或設計師,而是每個行業都有機會遇上,就連在街邊賣椰漿飯的小販也會有機會遇上被「砍價」。「有誰不想免費或以更低價獲得一樣東西呢?」他分享,自己最常遇見一些號稱是慈善機構的人士要求他免費提供攝影服務,理由是「做慈善沒有錢」,希望他以義務性質幫忙。但他認為,本地大部分慈善機構是有預算的,只是他們不願意付。「我不會完全給予免費服務,即便沒有收費,也要註明照片來源。」他直言,雖然註明照片來源對他而言是沒有利益可圖,但至少對方付出一點誠意,而不是攤開手掌要求免費。「我不是在意錢或名字,只是希望他們得來不易,比較懂得珍惜。」當遇上有人開口要求他免費提供服務時,湯義勇坦言:「有時真的很想反問對方,我們之間非親非故,要我給予免費,難道你們不會不好意思的嗎?」

感情也是一種價值

從湯義勇的言語中,能發現他是一個講究「物物交換」的人,即便價值不成對比,但對方至少不是零付出。「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同,或許對你而言,這個物品不值錢,對我來說,卻是價值連城。」

他繼續分享,6年前,他便開始在自己的母校——韓新學院設立了攝影俱樂部,這俱樂部沒有收費,他更不時會出現授課,教導學弟、學妹們攝影技巧。「雖然我沒有收會費,但要求每堂課都要有一瓶指定的礦泉水在桌上,作為我授課的交換條件。」他把這個交易稱作為「一瓶礦泉水的交易」。他說,雖然一瓶礦泉水和授課的價值不對等,但他認為值得即可。

「老實說,當上攝影師后,身邊朋友亦經常會叫我幫忙拍一些照片,但他們隨后會請我喝一杯咖啡或一頓飯,所以你說是免費提供服務嗎?」他搖搖頭說:不是,因為有時候友情也是一種價值,不是嗎?

待遇區別在需求

同樣是一份專業,但大家會覺得開口要求當攝影師、設計師和文字工作者的朋友免費幫忙是理由當然,倘若朋友想要象徵式收取一些費用,還會被朋友說成是計較;但如果對方是醫生或是律師,只要稍稍收便宜一點就會感激不盡。問題到底出在哪?湯義勇認為,這是需要或不被需要的分別。

他進一步分析,當你病入膏肓時,無論醫生收費多少,你都會願意付錢,因為你只想趕快痊癒,平安無事。同樣的,若對方真的很需要一個攝影師幫他進行拍攝,無論收費多少,只要能解決問題,他們也是願意付費。「根據我的觀察,很多會要求免費或壓價的,一般都不是太急,所以他們會先試下運氣,看看哪家願意給予他們免費服務。」

湯義勇坦言,若真遇上這樣的客戶,他一般都會拒絕。「如果對方是可以付錢,卻想佔我便宜,我為什麼要當傻子?!」同樣的,楊致維亦表示,若遇上不懂得欣賞他工作的商家,他唯有和對方說:下次再合作吧!「我只能夠說,欣賞你的終會願意為你的工作和努力買單。」

隨著網絡時代、社群媒體的發達,有的民眾為圖方便或貪小便宜,要求醫療從業人員「線上問診、諮 詢」。當他們走進診間,就一定要「拿到藥」,如 果醫生評估后,認為不需要服藥治療,病人往往無法接受,甚至提出要退問診金的要求。

付多少做多少 心態不正拉低價值
從事攝影行業已有將近10年時間的湯義勇表示,當年,自己還是個攝影界新鮮人時,確實有很多人企圖在他身上獲得免費服務,甚至壓價。「以前的我很執著,介意別人不懂得欣賞我的作品。」但后來他發現,與其埋怨別人不懂得欣賞,不如努力尋找屬于自己的價值,讓消費者願意花錢消費。「就好像蘋果品牌,雖然它的價格很高,功能也不一定比其他品牌來得創新,消費者卻願意購買。」

在人人號稱是攝影師的年代,他認為,攝影師最吃香的地方在于經驗。「拍攝器材可以買、技巧可以學,但經驗是必須累積的。」倘若經驗不及人,就必須多元化,除了拍照,也必須懂得拍影片、創建內容等等,成為一個不能被輕易取代的全能攝影師。

不過教他擔心的是,遭遇壓價時,大家都會把自己辛苦建立的價值拋諸腦后,抱著人家付多少,就做多少的態度。「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因為你隨便做,就會把自己的價值拉低。」他認為,要保持自己的價值,即便對方只給1令吉,也必須保持水準。「相比起之前,現在很少人會開口叫我免費幫他們拍攝,因為他們開始看到我的價值。」另一邊廂,雖然文字工作者仍處在被剝削的狀態,但楊致維認為,許多人認為文字工作是一件簡單的事,但若真那麼簡單,他們(商家)也可以自己寫啊!何必要叫部落客代勞呢?「如果我們的存在沒有價值,那你又怎麼會找上門呢?我們寫幾粒字,商家就賺了廣告、曝光率甚至增加了收入,若我們不收費,豈不是養活了別人餓死了自己了嗎?」他透露,很多人認為部落客是無成本的工作,但其實有許多看不到的開銷,包括每年都需要支付的部落格網址與域名等。

他認為,每個行業都有它的價值所在,文字工作者不僅止寫文章,而文字本身是一種載體,承載的內容才是價值。「不過,也不是每個商家都那麼壞,也是有商家會編列預算給部落客寫文章的,只是有些商家或許是第一次接觸部落客,因此不知道行情所以才會誤以為所有部落客都提供免費的宣傳。」他說,這份工作看似簡單,但基本上,一篇文章需要花的時間平均是2至3天才能夠完成。「一天的時間花在前往餐廳進行拍攝與品食,一天的時間處理照片與寫文。若包括影片的處理,那至少要多兩天的時間來處理。因此一篇文章附加影片,很可能需要4至5天的時間來完成,還不包括之前累積的經驗。」

在本地,部落客常被視為是「騙吃騙喝」的一群,認為他們不過是隨手寫幾個字、拍幾張照片,價值何在?對此, 楊致維不諱言:「如果我們真 的沒有價值,商家就不會找上 門,只是要求我們免費幫他們做宣傳,是不可能的。」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文學傳燈】無伴奏拳擊 天使與布拉克(下)

15日 • 4小时前

許維駿希望透過此次音樂會,籌足資金為華樂團購買一套定音鼓。

【藝術廊】華樂傾訴小鎮故事 《古毛傳奇》音樂會

14日 • 一天前

【兩性】剪掉斷藕殘絲 走出混沌后分手時代

13日 • 一天前

【健康】降低手術侵入性風險 醫薩刀精確解震顫

12日 • 2天前

【雙攻職人】 裝修承包商X大妗哥 傅崇偉雙重使命感

12日 • 3天前

李取中坦言,早年喜歡設計,「但后來發現自己似乎沒什么天分。」他認為:「有些東西確實可以努力去嘗試,但一如音感和敏銳的味覺,要發展到超越性的階段,需要天賦。對于語意的領悟,我自覺還不錯,我記憶力不佳,但好像比較能察覺當下的變化。」

【強人】開拓雜誌的種種可能 李取中存在的理由

11日 • 4天前

劉丁勇是系統工程師,也是社區醫療援助平台Erufu Care的創辦人。

【極客】堅守關懷初衷 Erufu Care不只是連接

11日 • 4天前

高通贏得福州法院判決 中國禁售iPhone X以前機種

11日 • 4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