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打得好也要痛得好 真斗假打 一圓英雄夢
「說到武打,許多人都會想到很血氣方剛、很兇、很生氣,但打鬥的過程其實也可以是有趣、好玩、放鬆的。」方玠瑜將法國戲劇大師菲利普高利埃(Philippe Gaulier)的遊戲核心融入教學裡,以遊戲方式做暖身,讓大家抱著遊戲的心態進行打鬥。圖為方玠瑜與助教向記者展示「打鬥」技巧。
【新鮮事】打得好也要痛得好 真斗假打 一圓英雄夢

【新鮮事】打得好也要痛得好 真斗假打 一圓英雄夢

生活 / 新鮮事

最後更新 2019年01月12日 19时52分 • 攝影:張真甄

看著戲裡精彩的打鬥畫面,心中的英雄魂都被喚醒了,莫不希望自己武功高超,又超級「耐打」!事實上,只要懂得技巧、借位、音效等,就能達到接近真實的打鬥效果。「打得跟真的一樣工作坊」是個武打演員工作坊,以假打呈現出真打的效果,就連零基礎的普通人也能辦到。

「打得跟真的一樣工作坊」以舞台打鬥做為教學,以假打呈現真打的效果,並將英、美兩式的優點融入教學中,使整體顯得更真實、安全、有效。左起為劉又菡、方玠瑜、劉冠林。

「拿起拳頭,面向伙伴。拳到耳邊,挺胸…」打得跟真的一樣工作坊教的是舞台打鬥(stage combat),當中包括一般能想像到的出拳、踢、踹、摔倒、昏倒等,還有打鬥戲中的關鍵之一——痛反應。工作坊導師方玠瑜表示,這些打鬥都是假的,「挨打」的那一位需要演得像被打到一樣,當中含有一些默劇的成分。「挨打的需要配合對方出拳的速度、動力,身體反應必須在同一個節奏上。如果對方揮拳很快,但你的反應是緩慢的『啊!』速度沒有配合上,就會顯得很奇怪。」她續說,打人的要打得好,痛反應的也要痛得好,兩者才能完成一個打鬥的畫面。

首次來馬授課,方玠瑜將工作坊設為基礎課,教會大家怎麼打人和被打,以及舞台打鬥中正確的節奏、動力等元素。工作坊會先把動作分解,讓大家一組一組學,之後將動作連貫在一起。「我不想把大家塑造成一模一樣的樣板,無論是打人或被打,都可以有自己的格式,可以很優雅,也可以很粗獷。」她指學生來自不同領域,可能是演員、舞者、表演工作者或上班族,並非人人都有武術背景。大家的「質感」不同,速度也不同,她希望大家能跟隨自己的質感出發。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融入英美舞台打鬥優點

除了習武背景,方玠瑜也曾向英國和美國的兩位舞台打鬥老師學習,並且將之融入教學當中。她指,美國的舞台打鬥比較自由,對於音效差別並不太在意,大多以方便、簡單、快速可以做到為原則;英國則講究細節、音效。不過,美國舞台打鬥講求以身體動力帶動音效;英國則以較為保險的方式來進行,遮掩動作會比較多。方玠瑜表示不會在課堂上強調美式或英式做法,而是會把兩者的優點合併起來。「最重要是好用、安全。」

在教學時,方玠瑜會把動作分解,一步一步做教學,並會與助教先行示範,讓學生觀摩一輪再開始練習。

此次課程著重在上半身的武打教學,分4天進行。第一天以出拳為主,探討出拳的各種角度以及各種發出聲音的方式。方玠瑜分別示範了拍擊手掌、大腿和胸口3種拍擊方式,發出3種代表不同動作的音效。第二天則以巴掌作為主體,搭配簡單的摔倒或昏倒教學。「這樣才能讓學生有更多素材可以玩。」第三天教如何做出重痛反應,比如抓頭髮、掐脖子、被打到在地上,然後被對方踩手等。最後一天則讓大家把前3天學習的各種元素結合起來,展現一連串流暢的對打動作。

保持安全距離 「被打」也可以很好玩

在演摔倒或昏倒時,許多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直接倒下,但摔倒時人們慣性會用手去撐,這樣反而更容易受傷。因此在教導摔倒或昏倒等動作時,方玠瑜會把動作分解,減慢大家的速度。隨後還會在遊戲中加入這兩種元素,循序漸進地讓大家把這些動作烙在身體記憶裡。她強調,安全是這堂課最大的重點,因此在課堂上會不斷提醒大家與伙伴之間需要有眼神對焦(eye contact),並保持安全距離。

學生會在工作坊中運用到一些不常用的肌肉群,因此方玠瑜特別注重暖身運動,會帶領學生做足暖身,以免肌肉拉傷。

雖然不斷強調安全,課堂上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小意外。「只要你稍微有點渙散、沒交流就出手,或是對方還沒準備好,可能真的會被打到。」她曾經在某次課堂中發現某個學生「被打」的痛反應演得很好,後來才發現對方當時是真的被打到。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該名學生被打完後,馬上就摸嘴角,然後舔一舔,「他當時表情真的很細緻!」所幸當時只是小擦傷,方玠瑜還要求對方如覺傷勢無礙,便可回憶剛剛的身體反應,以幫助他之後在被打的情景中塑造更好的痛反應。她繼說,如果發生擦傷事件,就代表安全距離或專注力不夠,需要更謹慎一些。

在這個工作坊裡,學習時一般是兩人一組,角色不斷互調,讓兩人都可嘗試「被打」和「打人」的滋味。方玠瑜笑說,按照授課以來的觀察,有些人天生適合「被打」,也有人天生適合「打人」。「有些人就是有這樣的特質,他在『被打』時,你會忍不住同情他,覺得好可憐;但他『打人』時,也會有一種弱者想反抗的感覺。」助教劉冠林說,大部分人來上課時,都抱著想「打人」的心態前來,但也有人在課堂中發掘到「被打」也很快樂。「『哎喲!』『好痛啊!』他們才發現被打也可以『很爽』。」

台灣不乏上班族學員

或許受宣傳方式的影響,首次在大馬授課,大部分學生都是演藝界圈內人,但在台灣則有不少上班族報名參與。「可能是大家內心都有一個俠客夢吧!」助教劉又菡笑說,雖然這門課對一般民眾沒實際用途,但能滿足他們對武打場面的好奇,也可一圓自己的英雄夢。

劉冠林透露,學員一般會在第一堂課後有同樣的感受——肌肉酸痛,尤其是背肌、腰部和大腿位置。一般上班或進行表演都不會用到背部肌肉,但課堂上講究彈性,需要不斷重複揮拳、訓練下蹲動作等,動用到平日不常用到的肌肉群。「很多學員隔天會跟我說,走不下樓梯。」方玠瑜補充。此外,「被打」的學員也會因一直甩動頸部而感到脖子酸痛。因此每次授課前,方玠瑜都會帶領學員做足暖身運動,以避免發生肌肉拉傷問題。

在進行對打之前,方玠瑜會先讓學生不斷重複一組動作,除了喚醒身體記憶,也糾正他們的姿勢,以確保達到真正的打鬥效果。

「不少民眾在上完初階班之後,就會馬上問進階班是什麼時候。他們很好奇,很想繼續精進。」方玠瑜認為,或許是工作坊以兩人一組上課,在有互動的情況下,自然比有氧操有趣得多。不過,她建議學員上課時經常更換不同伙伴,讓身體適應不同人的身體質感,打開不同的感官和身體空間。有些學員會在課後發電郵給方玠瑜,表示發現自己的反應變快,身體變得靈敏,甚至是對肌肉覺察的提升。「雖然他們平日不需要『打人』,但能得到這樣的回饋也挺開心的。」

不過,對於零基礎又想當武打替身的學員來說,或許就是一件憾事。方玠瑜解釋,完成這個工作坊後,學員可參與普通的影視或劇場演出,但基於沒有武打底子,無法當替身演員。「想當武打替身,這個年紀已經太遲了,就連我自己也是學了超過15年,如果本身是武行出身的,則還有這個可能性。」

除了上班族,學員當中也不乏有武術背景者,包括行內的武打替身和格鬥選手前來參與。「格鬥選手或許是抱著好奇的心態前來,但武打替身則是抱著自我增值的心態來上課的。」該名武打演員經常被批很怪,才會來上課,而一般問題都出在「痛反應」。她表示,無論是擁有空手道、跆拳道還是武術背景,一個演員不可能永遠都是英雄,在一部戲裡可能有打人和被打的畫面,因此痛反應是一個演員必學的技能。

讓打戲更真實

「打得跟真的一樣工作坊」是由本地藝術空間「鬧劇場」所主辦,負責人鄧壹齡認為本地演藝界在武打這一塊有所缺失,因而將這個工作坊帶到大馬。「這或許大馬開國以來第一個給演員的武打工作坊吧。」她說,本地影視開始蓬勃,漸漸有動作戲的出現,但這些動作都相對顯得虛假,大多以借位方式完成。「有時想做一個打架的畫面,也不知從何下手,需要又遷就又怎麼樣的…非常尷尬。」她補充,本地雖有不少特技員,但沒有武打演員;加上本地沒有懂武術又是演員的人,無法填補這一塊的空缺。

此次工作坊限定名額30人,但報名人數遠遠超出這個數目,讓鄧壹齡倍感驚訝。「反應真的很好。」她笑說每次辦課程都擔心沒人來,但每一次的反應都不錯,第二次開辦的反應會更好。她希望往後每年都可以辦一次武打工作坊,讓大家不斷進修,完成初階班後,下一次再上進階班。

「身為一個演員,我們不能一直給,也需要有東西進去,就像保養車子一樣。」鄧壹齡指演員處在被動狀態,主要看導演有什麼類型的戲,因此需要做好充分準備才行。「一個演員不應該只會一樣東西,應準備好自己應付各種表演任務。就算不是演動作片,一般的電影或電視劇經常會有生氣、扇巴掌等畫面,需要學好這些技巧,融入表演裡。」她想改變大眾對演員刻板的印象——認為演員沒文化,她認為只要繼續自我增值,本地演藝界必定會有所提升,達到另一個境界。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兩性】走著走著,就走散了

18日 • 約18小时前

【健康】創傷後遺 無盡深淵

18日 • 約18小时前

【抗癌勇士】化恐懼為求生意志 徐紫恩記錄抗病點滴

18日 • 約18小时前

高通蘋果「世紀大和解」 英特爾宣佈退出5G手機芯片業務

17日 • 一天前

【汽車】Honda CBR650R、CB650R亮相大馬汽車展

16日 • 2天前

【汽車】Volvo中國設廠生產XC40

16日 • 2天前

雖然目前合作的餐廳僅有二十余家,但他們放眼今年增至100家,並希望透過口耳相傳的方式,讓更多餐廳加入。

【極客】aliments 點餐不再排長龍

16日 • 2天前

技術更多 設計更少 vivo APEX預示未來極簡

16日 • 2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