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有意識未正視 偏見掩沒性侵求助
【特寫】有意識未正視 偏見掩沒性侵求助

【特寫】有意識未正視 偏見掩沒性侵求助

生活 / 特寫

最後更新 2019年02月17日 20时08分 • 報導:劉思敏 攝影:顏泉春

男孩也會被性侵

俗話說「男孩照豬養」,對待男童,我們總是太隨意。而這種隨意在某种程度上把他們暴露在危險之下。男童不會是性侵犯的目標?是時候改變這樣的觀念了。

隨著多起涉及知名人士的男童性侵害事件曝光,人們開始關注男性也會遭毒手的事實。根據非政府組織「保護及拯救兒童」提供的數據,每4名女性就有1名有被性侵的經歷,而男性受害者的人數,相距不遠——每6名當中就有1名。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關於男生也會遭性侵,人們從「說什麼鬼話!」到納悶「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雖說已從拒絕相信轉為意識到這並非天方夜譚,但仍是抱持「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我/我孩子身上」的心態。成人不取信于孩童或是不願家醜外揚的消極反應,無論受害者是男生還是女生,並無不同。

本地非政府組織「保護及拯救兒童」(P.S. The Chidlren)長期處理兒童性侵罪案相關的事件,執行董事瑪麗扎(Mariza Abdulkadir)表示,該組織在事件的應對上,從不強調性別,「程序上是一樣的,無論受害者是男生還是女生,我們都採取同樣的措施,在學校裏推行的『自我保護意識』項目(Personal Safety Program),也一樣沒有性別偏見。」

瑪麗扎指,一般人對男童也會遭性侵感到驚訝,但事實上,涉及男童的性侵害事件被舉報的比例並不沒有遠遠低於涉及女童的性侵事件,「涉及女童的案件確實比涉及男童的要高一些(已知的),但數據相差不遠,換句話說,人們並沒有因為受害者是男童而覺得『也還好』以至不願舉報,且這個數據十幾二十年間一直沒有多大的變化。」

瑪麗扎指,性侵幸存者,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都會背負罪惡感和羞恥感,不同的是, 他們覺得受辱的部分,基于根深蒂固的社會價值觀而有所不同,「男性更多會糾結于自己不夠男性化,懊惱自己過于軟弱,認為是自己有所不足才會遭至毒手。」

沉默,是因為不被信任

然而,這並不表示人們對性侵事件的醒覺意識已提高,反之,無論事主是男孩抑或女孩,成人在應對相關事件時,反應都是負面的,瑪麗扎坦言:「在我們接觸的案件裏,幾乎所有的成人,在一開始都呈現消極反應,他們動怒、充滿防禦心理,認為孩子撒謊、捏造故事,通常都不願意相信。」這一點,無關受害孩子的性別,家長的反應是全然相同的。

不少人或許會誤以為孩子受侵害,卻選擇保持沉默是因為他們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但真正讓孩子不敢把真相說出來的原因是他們認為「說出來,也沒用。」

瑪麗扎強調:「並不能說男孩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所以不確定是否要說出來,孩子對性侵害的概念本來就模糊,女孩在面對相同遭遇時,通常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都不懂性,但他們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是一件自然的事,他們覺得不舒服,感覺受侵犯。遺憾的是,當他們向身邊成人透露自己的經歷時,成人通常會喝止他們,怒斥『小孩子不要亂說話!』或是諷刺『你覺得這樣說很好笑、很好玩嗎!』」

數據顯示,96%的施暴者是受害者熟悉的人,他們是家中長輩,或是有社會地位的人,比方說教練、老師,他們採取誘奸(Grooming)手段讓孩子對他們產生信任,完事后再用威嚇或哄騙的方式讓他們保守秘密,像是「你希望我進監牢嗎?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我被抓走,這個家就會破裂,而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瑪麗扎指,若受害者長期受到侵犯,則更難向外吐露遭遇,並會衍生自我怪罪的情緒,會覺得是自己活該,是自己允許這一切的發生,自己不是好人等。她接著說:「也因為施暴者是親近和信任的人,孩子長大后在人際關係上會面對很大的問題,無法再建立親密互信的關係。」

曾有人在工作坊上,把小時候受到性侵的「秘密」說出來,而這隱藏在心中半輩子的創傷對他們的人生或多或少產生了影響。瑪麗扎說:「他們有的已經四五十歲,但羞恥感如影隨形,時不時浮現,干擾日常生活。」

內向孩子易遭毒手

無論受害者是男孩或女孩,性侵事件發生並曝光后,許多人會下意識地怪罪孩子。瑪麗扎直言:「如果是女孩,他們會說是她主動的、自找的;是男孩,就說因為他軟弱,不夠男子氣概,所以被欺負。」她認為,這是許多成人的偏見,而且不僅僅局限于性侵事件,「學校霸凌事件也一樣,他們會說為何你不反抗?是你不懂得自我保護。」

同樣的,施暴者會選擇容易下手的孩子為目標,「一般是安靜內向,比較可能保守『秘密』的類型。對兒童性侵犯來說,孩子的外在及情感吸引力是其次,他們尋找的是可以成為受害者的人。」

和稚齡兒童談性,他們未必能很好地吸收, 但瞭解自己的身體是一項必要的功課, 孩子必須知道什么部分屬于私密處,不可隨意展示, 也不容許外人

迷思1:

對男童施暴的必定是同性戀。

瑪麗扎希望人們認清戀童癖(Paedophilia)和同性戀在本質上的不同。戀童癖者不一定是同性戀者,他們對兒童下手,並不考慮性別。

「他們可能已組織家庭或有穩定交往的對象,再說施暴者不一定是男人,女人也會對男童施暴,同樣地,也會對女童施暴。戀童癖無關性別,也無關性取向,施暴者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受害者也並不局限于單一性別。」

迷思2:

被選為施暴目標的孩童,有生理上的吸引力。

對孩童施暴,加害者更傾向于展現他們所掌握的支配權力,瑪麗扎指:「比起發洩性慾,更像是一種攻擊,就像有人會惡意地踢路邊的流浪貓狗,他們用欺負弱小的扭曲方式去滿足自己心靈的某种缺失。」

迷思3:

曾受害的性侵幸存者,很可能成為下一個施暴者,造成可怕的循環。

瑪麗扎大力駁斥這個論點,她感嘆:「很遺憾地,人們相信這一點,但事實上,只有1%的受害者長大后成為另一個施暴者。」据她透露,「每4名女性中有一名曾被性侵;每6名男性中有1名有同樣遭遇」的數據在各國皆相去不遠,人口販賣及權利剝削問題嚴重的國家,比率則更高。

實在想不通,為何會有如此多性罪案和性罪犯,瑪麗扎指:「心理與精神疾病不容忽視,人們內心有問題,不面對和解決,時間久了,就會發展成更複雜也更嚴重的問題,有的人虐待貓狗,有的人對孩童施暴。」

每4名女性中有1名曾被性侵;每6名男性中有1名有同樣遭遇。

96%的施暴者是受害者認識並親近的人。

每14名遭性侵的孩童裏,只有一名會主動說出遭遇。說出來后,若對方不相信,他便再也不會提起。

只有1%的性侵幸存者會成為下一個施暴者。

受害無關性別

「受害者就是受害者(Victim is victim),和性別無關。」瑪麗扎總結,制度裏沒有性別之分,無論是舉報程序還是應對措施,都不分男女,針對的是事件而非性別,「就像有人面對失眠問題,治療師解決的是睡眠障礙」,她打趣道:「讓男生睡覺和讓女生睡覺,沒有分別吧?」

話雖如此,她也不諱言,制度建立在性別平等的基礎上,但那並不表示制度裏不容許偏見的產生,社會偏見和個人價值觀依然阻礙人們打破固有思維,讓正義無法伸張。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訪問結束后,和鍾景煌說:「你的EQ真得很高。」即便遇到蠻不 講理或刻意刁難人的賓客或長輩,他都時刻臉帶笑容,不失禮。

【特寫】送嫁使命 自帶吉祥 男大妗鍾景煌

25日 • 6分钟前

【特寫】娛人不自娛 專業小丑鄭薇欣

25日 • 一小时前

【新鮮事】並起雙腿換魚尾 潛入水藍 實現人魚夢

25日 • 一小时前

【汽車】寶馬2019新驚喜

23日 • 一天前

【汽車】東南亞第一輛Bugatti Chiron交付新加坡

23日 • 一天前

謝忝宋博士

【藝術廊】如蓮華在水 謝忝宋法華經創作展

22日 • 約3天前

【汽車】告別W12發動機 奧迪迎接e-tron

21日 • 3天前

谷歌發表最近遊戲平台「Stadia」 開瀏覽器就可玩4K遊戲

21日 • 3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