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薈】葉佩詩:聲音的迴響
【東方文薈】葉佩詩:聲音的迴響

【東方文薈】葉佩詩:聲音的迴響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9年03月23日 19时33分 • 評論: 葉佩詩 • 鏗鏘之美

不久前,在優管上聽了中央合唱團演唱趙元任先生1927年創作的《注音符號歌》。這首92年前的歌曲,使我不覺想起九十年代羅大佑作詞作曲的《聲音的迴響》。《聲音的迴響》只是以b、p、m、f作為歌詞的引子,與前者的示範發音和幫助背誦是不同的。這首歌充滿激昂向上的正能量,因此在我求學的時代,曾是校園裡相當受歡迎的團康歌曲。當年,要是提起b、p、m、f,就有人會想起這首歌來。

印象中,很多人小時候在學校裡學漢語拼音,大多是一大班同學跟著老師朗讀的。孩子嗓音的朗朗讀聲此起彼落,其韻律像唱歌一樣。這樣幾回下來,不知不覺就記住了。成年以后,若問起其中一個聲母怎麼發,多半是概念模糊的。此外,來來回回扯著嗓子背誦,那語調似歌兒般拉著高低起伏的記憶,也使到一些人把聲母發得較長。

確實,我們學習發音大多是聽著聲音模仿的,對于口腔裡的各部位在發音時究竟發生了哪些狀況不甚了了。所以,學生們上語音課時,要是發現把幾個聲母發錯了,一般得先花點時間去認識口腔裡的各部位,再摸索其發音的正確位置。

孩子們上華語文課,教室裡一般都掛著一個漢語拼音字母表。漢語拼音字母表的編排方式,其實是遵循了漢語語音學中的音位的位置特點,就是將同一個發音位置的拼音擺在一起。而聲母即是以其發音時所使用的口腔器官的部位來分組指稱的。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概括來說,有唇音、舌尖音、舌根音、舌面音、翹舌音和平舌音聲母。以構成聲音的發音部位來學習聲母,只要掌握了準確的位置,同組發音時就不太需要大幅度地變換位置,只須稍加改變發音方法,說起來是十分規律而有系統性的。但教學時發現,許多人的聲母發音問題,往往就是發音部位問題。

習慣養成不易改變

較常見的是以舌根、舌面部位發音的g、k、h和j、q、x。比方,有的人發「哥哥」的「哥」和「喝水」的「喝」時,並不知道g和h這兩個聲母的發音著力點是在往口腔內裡、較靠后的舌根,順應著韻母e的發音而誤把舌中當作據點;同樣的,有的人發「襲擊」時,可能是受到韻母i又高又前的發音部位的趨勢引導,較傾向于用舌尖來抵住齒背,因而把j和x發成尖音。

g、k、h舌根音聲母和j、q、x舌面音聲母,分別是舌根抵住或接近軟硬顎交界處和舌面前部抵住或接近硬顎前部,氣流在這兩個部位受到阻礙而形成的音。常用的發音方法有塞、擦、塞擦音(先塞后擦)。g和k是塞音,h是擦音;j和q是塞擦音,x是擦音。發音時,要是絲毫沒有阻礙感或摩擦感,那發音的部位或方法就得再調整。

童年時聽著學起來的語音,隨著年月不知不覺內化為一種熟稔的自動發音模式,仿若穿越歲月長廊的聲音的迴響。習慣一旦養成,要改變它並不容易。二十歲左右的大專生,在語音課堂上學習正音,有的人只要找到問題的關鍵摸清情況,一下子就改過來了,有的人耗了一個學期,還在原點。每個人面對的發音問題各異,毅力和決心亦視乎個人。

葉佩詩

葉佩詩
語音工作者。中國北京語言大學文學博士,所修專業為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第五台(Aifm)前播音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龍門陣】艾群:污染裡有什么

20日 • 3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把地方政府當訓練營

20日 • 3小时前

【龍門陣】黃瑞泰:師資困境的另一種可能

20日 • 3小时前

【八方論見】謝光量:希盟敗因

20日 • 3小时前

【名家】藍志鋒:伊黨不是巫統唯一救生圈

20日 • 3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人民對州議會有所期待

19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龍門陣】楊善勇:禮端試帶廢料入境澳洲

19日 • 一天前

【龍門陣】黃先炳:一切還得看因緣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