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薈】潘怡潔:2030永續發展
喬治市成為世界文化遺產后,促進檳州文化旅遊業快速成長,也為社區發展 帶來了變數和挑戰。圖為喬治市老街區。
【東方文薈】潘怡潔:2030永續發展

【東方文薈】潘怡潔:2030永續發展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9年03月23日 19时37分 • 評論: 潘怡潔 • 檳中對

去年,檳州首長推介公告了《檳城2030》願景,揭示州政府往後十年將著力的幾個重要政策焦點,包括提升宜居性和家庭收入、加強市民參與,以及全面應對環境變遷的能力等。

顯然,檳城下個十年所面對的挑戰,不只是小州在國內的政經文教等的策略定位,也需更彈性地回應世界急速發展所帶來的社會影響,諸如環境議題、數位化轉型等。然而,無論是哪個面向,筆者認為這些政策須同時兼顧社群價值,才有機會建立更為包容與永續的在地社會。透過檳城遺產城市面對的處境與契機,此文章欲指出《檳城2030》願景中核心和關鍵的部分就是市民參與。

遺產城市的再行動

回顧過去十年,喬治市成為世界文化遺產為檳城帶來了重要的社會影響。遺產效應促進文化旅遊業快速成長,已成為州內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之一。在過去十年,檳城遺產治理除了修復建築遺產以外,也包括整理公共空間,為老街區注入新的活力。許多文化工作者透過長期在地耕耘,舉辦各類藝術教育的活動,不僅記載了街區文化,也提供民眾深度遺產體驗。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然而,喬治市也同時遭遇著許多遺產城市正經歷的相似困境:屋價快速上漲壓縮了原有住民和老行業者的生活空間,一波又一波的居民遷移造成了無形文化遺產的變遷或流失。即使政府單位體認到無形文化遺產的重要價值,然而在缺乏較細緻與完整行動策略的情況下保護這些遺產,遺產城市的未來方向仍存有許多變數和挑戰,未來極需各方透過對話尋求集體共識並著手打造理想社區。

當然,目前在這過程中,我們看到了許多社區正展現生命力。譬如許多文化青年選擇到喬治市開設小店,除了謀生有些也是理想派以不同方式回饋社區,諸如舉辦各式工作坊、議題討論等活動。

這些力量,在喬治市社區逐漸老化的狀態下,將是檳城未來十年的重要動能和希望。在喬治市趨向旅遊化之時,一些對社區抱有想像的店主如何以這些店面空間作為重塑周圍社群關係的基地,值得政府支持和參考。這些細緻部分也可以是《檳城2030》願景期待增加市民參與的一個面向。

以小店為例,即使店主有著串聯社區的心意,但租金負擔壓力使得這些計畫無法展開或延續,因此政府可以經過全盤考量後提供適切的資金輔助,長期下來便有機會成為耕耘社區的永續力量。這建議背後的想法是,觀光客所帶來的收入固然極為重要,然而如何在這過程同時讓不同世代的居民更加認識和愛護在地社區,讓觀光不只停留在表面的收入,也能逐漸形成社區的主體個性與在地性。

與此同時,我們也需結合那些已在社區耕耘許久的活躍份子,包括當地居民、利益相關者,及相關專業人士,共同思考如何維持社區的永續生活面貌。

賦權與參與式民主

遺產區內的一些嶄新力量,他們的活動藉由深化後,也可成為一類提供市民參與公共議題的平台。更關鍵的是,政府需重新檢視過往市民賦權方式上的侷限和弱點。近年來,政府推動一些大型公共建設計劃固然會適時舉辦活動徵詢人民意見——無論是展示牌公告、到舉辦面向公眾解釋的工作坊或說明會,甚至在過程中開放給民眾自由表達意見作回饋等,姑且不論這是不是公關手段,這些已是一些小進步和誠意。

然而,這些活動的舉辦仍屬於較為陽春、淺層的溝通方式,往往成為單向式地由上而下的政令宣導。在這樣思維下,當局往往把民眾的「現身」出席率視為目標本身。那也意味著,似乎只要有舉辦一定數量的說明會、或者有一定民眾人數參與,那麼對話和公共咨詢的工作就已達到標準了。但是若稍微深入和嚴正看待,就會發現這種操作方式並未有太多細緻對話的空間。

民眾雖然被鼓勵寫回饋意見,然而這些意見縱然再好再合理,到底如何被納入採用到公共政策裏頭,則不得而知。長久下來,許多民眾即使對公共議題想表達意見,然而基於這樣設置並不鼓勵永續對話同時也不能帶來什麼改變,自然逐漸喪失了與政府對話、參與公共政策的期待和意願。

在未來10年的議程中,我們必須重新思考市民參與、賦權的意義,並且體認到市民參與背後的價值。實際溝通的操作方式,除了第一步的現身以外,政府如何讓這些力量透過不同方式的接連、引導,能夠永續性地成為促進城市議題討論的動力,並從中找到有民意基礎的行動方案。

要促成該結果,當局須注意那些更為基本但始終在我國常受到忽略的部分,包括在討論之前應透過適當的管道開放資訊,讓民眾有知的權利,才有可能在資訊對等的平台上展開有意義的對談。舉辦工作坊或論壇本身從來就不是對話的終點,日常生活中的溝通互動、資訊觀點和價值的互相理解也同等重要。

因而在活動過程中,找出適合不同在地社群的溝通方法,包括透過語言上的轉譯、對於不同背景社群之間的引導對話,都需要特別努力設計。唯有進入誠心、實質的對話與理解並齊心協力付出行動為社區,我們才能建立出具有思考能力與韌性的在地社群,這才是邁向檳城2030永續發展之路的核心關鍵。

潘怡潔

潘怡潔
檳城研究院歷史與遺產研究組分析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龍門陣】艾群:污染裡有什么

20日 • 2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把地方政府當訓練營

20日 • 2小时前

【龍門陣】黃瑞泰:師資困境的另一種可能

20日 • 2小时前

【八方論見】謝光量:希盟敗因

20日 • 2小时前

【名家】藍志鋒:伊黨不是巫統唯一救生圈

20日 • 2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人民對州議會有所期待

19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龍門陣】楊善勇:禮端試帶廢料入境澳洲

19日 • 一天前

【龍門陣】黃先炳:一切還得看因緣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