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文薈】大馬民間信仰研究的困難

【東方文薈】大馬民間信仰研究的困難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5年01月6日 03时33分 • 廖文輝

馬來西亞到底有多少間神廟,恐怕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

馬來西亞華人熱衷于宗教信仰,尤其是民間信仰,使得神廟星羅棋布,從繁華的大城市到窮鄉僻壤,幾乎無所不在,遍佈全馬各個角落。除了少部分有註冊立案,歷史悠久,規模較大者,有更多其實是屬于住家形式或在路旁大樹,沒有註冊立案,不受政府承認,由民間自行設立的淫祠。

上述的這些民間信仰由于數量繁多、分佈凌散和體系雜亂,因而無法掌握其確實數據,增添研究上的難度。例如在馬來西亞信徒眾多的媽祖信仰,兩輯的《馬來西亞天后宮大觀》也不過整理出46間媽祖廟,但媽祖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卻估計全國有大約150間的天后宮,兩者間的數據差距極大。此外,有許多的神廟是由個人遠渡重洋將金身或分香帶來,暫時安置家中,然后才移至簡陋小廟,並在這個基礎上漸次發展擴建。這些廟宇的早期歷史,隨著第一代創廟人過世,加上沒有任何文件記載,許多事跡也隨著湮滅,不留痕跡,不少甚至無法追溯其分香何自。

目前以大馬民間信仰為研究對象的成果,主要有幾種形式。第一種是以某一特定的神廟為對象,進行細緻全方位的研究,如曾衍盛的《馬來西亞最古老廟宇:青雲亭個案研究》、蘇慶華的〈「保生大帝」信仰與馬六甲華人社會——以板底街「湖海殿為例」〉。第二種是以某一特定神祇為研究對象,如媽祖、清水祖師、廣澤尊王、保生大帝、阮梁聖公等是。第三種是以某一區域的民間信仰為研究對象,如蘇慶華的〈檳城的先天道支派——歸根道初探〉和〈馬、新兩國的九皇大帝信仰概述〉。

民間信仰的分類

民間信仰一般皆歸入道教體系,但又與道教信仰有別,即便如此,民間信仰仍有自身的分類系統,在《閩南民間信仰》一書中,作者將之分為八大類,即自然山川信仰、生育女神信仰、冥厲瘟神信仰、禪道神仙信仰、忠義聖賢信仰、水神海神信仰、醫神信仰、財神戲神信仰。亦有簡化為自然信仰、祖先信仰、道教俗神信仰、佛教俗神信仰、功臣聖賢信仰、瘟神與王爺崇拜等六類信仰。但這種依據神祇性質分類的方式進入馬新后,卻無法顯現本土民間信仰特色。

中國南方,尤其是福建,其區域與宗族色彩濃厚,在馬新由于各方言群體混居,神祇間的方言色彩已不明顯,不易區分那一神祇為某一方言群所獨有。例如媽祖信仰本為福建四大信仰之一,進入馬新以后則成為海南人普遍信仰的神祇。為此,馬來西亞地區的神祇分類應以如下兩大類為分類標準,第一類為超越方言群的全國性神祇,這類神祇又可細分為兩類,即源自中國的神祇,如觀音菩薩、佛祖、大伯公、媽祖、關聖帝君、齊天大聖、哪吒三太子、三忠公等是,以及產自本土的神祇如拿督公、仙師四爺、劉善邦等是。第二類為各方言群及宗族團體奉迎自家鄉的祖神或守護神,如客人的三山國王和譚公;福建人的保生大帝、清水祖師和開漳聖王等;廣東人的冼太夫人;海南人的水尾聖娘。

馬來西亞閩南人熱衷民間信仰,與福建原鄉從府州縣到鋪境鄉村皆有各自或若干特定的神靈崇拜有關,神祇眾多,同時也千差萬別。目前馬來西亞華人民間信仰大部分的神祇莫不源自福建。由于第一類的神祇基本為其他各方言群體所接受,方言邊界不明顯,情況較為複雜,如果要整理馬來西亞各類方言群體的民間信仰應該從第二類著手,也較能具體和清楚掌握。實以閩南人的民間信仰為例,做一說明。目前在馬來西亞較廣為人知的閩南神祇計有法主公、清水祖師、保生大帝、廣澤尊王、惠澤尊王等數個,至于各的自信仰在全馬有多少,恐怕沒有確實的數據,本文僅能依據AngKongKeng.com之網絡資料加以整理論述。

馬來西亞福建人約200萬,其中永春人就有60萬人,人數超過四分之一。全馬閩南之地緣會館約130間,其中34間為永春會館,在比例上也佔了四分之一強。法主公即為永春人普遍共同信仰的神祇,依據上述網絡上的資料,截止2月為止共有56間,其中52間遍佈雪蘭莪、7間分佈在馬六甲、霹靂3間、檳城2間、森美蘭和吉打各1間。

以上數據顯示法主公信仰似乎在雪蘭莪很盛行,應該有不少永春人集中在雪州,反而擁有將近一半數量永春會館的柔佛,是永春人的大本營,卻沒有任何一筆的資料顯示,如果並非沒有將資料放在上述網站,則箇中原因值得探究。

神廟會館數量成正比

擁有17間南安會館的南安人,其地緣會館數量位居第2,他們普遍信奉的是廣澤尊王,共34間,其中19間在檳城、6間在雪蘭莪、吉隆坡3間、砂拉越、吉打、霹靂、森美蘭、馬六甲和柔佛各1間。這似乎說明南安人在檳城有一定的人數和影響力。此外,南安詩壇的移民則信仰惠澤尊王,共有2間,雪蘭莪、吉隆坡、檳城和森美蘭各有1間。

此外,還有廣受安溪人崇奉的清水祖師,則有11間,9間在檳城,霹靂2間,似乎也反映了檳城有一定數量的安溪人。至于同安人崇奉的保生大帝,計有8間,檳城4間、吉打、柔佛、霹靂和雪蘭莪各有1間。而開漳聖王的信仰,則有2間,皆在檳城。

雖然上述的數據並不完整,仍然反映了某些事實。上述法主公和廣澤尊王的神廟數量,說明一個現象,即神廟與會館的數量成正比,而永春人還與其人口數量成正比。再者,某個信仰較為集中的州屬,即表示該州有相當數量該地緣的閩南人。

顏清湟的《新馬華人社會史》雖然是學界爭相引用的重要著述,但書中仍然有兩個缺失的環節,其中一個就是民間信仰,雖然在書中第一章總論部分論及宗教在華人社會的重要,認為在探討華人社會的形成,若不提及宗教,是不完整的,卻沒有專章加以討論,可見當時資料收集的不易。2013年,許源泰的博士論文〈沿革與模式:新加坡道教和佛教傳播研究〉出版,將新加坡的民間信仰歸入道教體系進行研究,基本將新加坡的民間信仰整理了出來,往后還會有相關的成果陸續發表,期望不久將來馬來西亞也有類似的成果呈現。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檔案照

【龍門陣】黃瑞泰:分數的束縛與獨中教改

15日 • 7小时前

檔案照

【龍門陣】楊善勇:華教課題的時間表

15日 • 7小时前

【龍門陣】林艾萱:別被大學生身份綁架

15日 • 7小时前

【名家】萬吉:馬來西亞屬於誰的?

15日 • 7小时前

【名家】林肯智:種族主義現實是決心問題

15日 • 7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走向團結的政治大聯盟

14日 • 一天前

【龍門陣】劉國偉:錯判局勢惹的禍

14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有時這樣,有時那樣

14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