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馬小說小小史

華馬小說小小史

評論 / 东方文荟

最後更新 2015年05月16日 18时50分 • 評論: 張錦忠 • 離散時光

康拉德、毛姆、柏吉斯(Anthony Burguess)、忒魯(Paul Theroux)、漢素音(Han Suyin)等人以馬來半島、新加坡或婆羅洲為背景的英文小說早為英語世界所知,但馬來西亞本地英文小說的濫觴,則要從1950年代算起。其中歐亞混血的漢素音1956年書寫馬來亞緊急狀態時期的《餐風飲露》(And the Rain My Drink),由於作者在馬生活多年,熱心介入本地文教活動,書中地方感性強烈,生動地敘述了一個反映當時人民生活處境的故事,出版後就有李星可的中譯本出現,故視之為馬英小說的開端亦有其歷史意義。

著名新加坡學者王賡武年輕時也是創作者,早在1950年就出版了英文詩集《脈搏》(Pulse),但他發表英文短篇小說〈前所未有的感覺〉(“A New Sensation”),則是1950年代下半葉的事。當時校區在新加坡的馬來亞大學萊佛士學會主席霍思達(Herman R. Hochstadt)編了《契約》(Compact: A Selection of University of Malaya Short Stories,1953-1959),展現了50年代馬英小說青澀的成果,〈前所未有的感覺〉即收入其中。在馬來西亞聯合邦與新加坡共和國建國的1960年代,馬來半島東海岸出生的魏訥桑(T. Wignesan),一九六四年編了《金花集》(Bunga Emas: An Anthology of Contemporary Malaysian Literature 1930-63),1968年,任教馬來亞大學的費南竇(Lloyd Fernando)編輯《二十二個馬來西亞故事》(Twenty-Two Malaysian Stories),都是早期馬英小說的典律建構工程。

英文創作華裔居多

新加坡與馬來西亞英文小說作者的族裔背景多元,不過整體而言英文創作者還是華裔人數較多。「華裔馬來西亞文學」(簡稱「華馬文學」)一如華馬社群,呈現的是多語系統樣態;其中的華語語系文學系統即我們所熟知的「馬華文學」——以華文為創作媒介語的文學表現與生產。在殖民時期為南洋熱帶文學生產,依偎在「僑民文學」與「南洋色彩文學」之間。二戰之後國家獨立,華人多成為公民,但由於華文非國語,馬華文學不被認可為「國家文學」。另一方面,1970年代以後,馬來語已是國家的強勢語文,華馬社群中不乏受國民教育者以馬來文為創作媒介語,其中林天英、楊謙來、裴忠義、蕭招麟等人即卓然有成的「華裔馬來文學」作者。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書寫五一三事件

儘管馬來文為馬來西亞法定國語,不過由於當地的英國殖民地歷史與背景,英文仍是通用語文,70年代以前接受純粹英語教育的華裔不少,尤其是海峽華人、中產家庭與菁英階層。較著名華馬英文小說作者有李國良(Lee Kok Liang 1927-1992)、林玉玲(Shirley Geok-lin Lim)、蔡月英(Chuah Guat Eng)等。李國良早在1963年就出版了中短篇集《太陽底下的啞者》(The Mutes in the Sun),此外還著有短篇集《死亡儀式》(Deathisa Ritual and Other Short Stories)、長篇《空中繁花》(Flowers in the Sky)與《倫敦不是我的家》(London Does Not Belong to Me)。李氏在1950年代初留學澳洲時就開始寫作,後赴英倫,為檳城律師,曾任州議員,短篇〈回到馬來亞〉可說是早期馬英小說的經典之作。《倫敦不是我的家》被論者許為馬英文學中的存在主義小說。

林玉玲在1969年離馬赴美,後成為知名學者,但始終創作不輟,書也多在新馬出版,其回憶錄《皎月圓臉》(Among the White Moonfaces)和小說《焚香金箔》(Jossand Gold)追憶與再現了1969年在吉隆坡發生的五一三種族流血衝突事件。前者追憶她當年人在馬來西亞的經歷,後者試圖還原歷史現場,刻劃幾個親身經歷暴動事件的人的遭遇及其影響。蔡月英雖與林玉玲同輩,卻於1990年代初才開始創作小說,著有長篇《靜默回聲》(Echoes of Silence)與《變動的日子》(Days of Change)及短篇集《古屋集》(The Old House and Other Stories)。

李國良在1992年過世,象徵馬英小說一個時代的結束。1990年代以來,華裔馬英文學時有新人輩出,成為令人囑目的新名字,他們包括紀傳財(Kee Thuan Chye)、葉貝思(Beth Yahp)、歐大旭(Tash Aw)、陳團英(Tan Twan Eng)、與鄭秋霞(Chiew-Siah Tei)等。除了紀傳財,這群崛起的馬英小說家多為具「旅行跨國性」的離散馬來西亞作家,經常往返他鄉與家鄉。葉貝思的《鱷魚的憤怒》(The Crocodile Fury)在澳洲出版後獲得維州州長首作獎及族群事委會獎,歐大旭的三本長篇在臺灣已有中譯;鄭秋霞以英文寫了兩本長篇小說,也以華文書寫散文,為少見的雙語華馬作家。兩人都是得獎作家。陳團英則已著有兩本長篇,頗受看好。贏得2013年的曼亞洲文學獎的近著《夕霧花園》(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2012)中譯本剛在台北出版。

張錦忠

張錦忠
大馬旅台學者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群英會】蕭德驤:先糾正法外立法

15日 • 約8小时前

【龍門陣】鄭庭河:若不是改朝換代…

15日 • 約8小时前

【龍門陣】陳仁傑:消除歧視,迎向新馬來西亞

15日 • 約8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南方校長,圭臬何在?

15日 • 約8小时前

【名家】謝詩堅:安華陷入內外交困?

15日 • 約8小时前

【名家】朱冠華:馬新水供該如何檢討

15日 • 約8小时前

【群英會】林淑芸:你想撤換哪位部長?

14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議員申報,各自定義?

14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