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班机上的一名乘客在推特上载的照片显示,飞机在降落时启动了氧气罩。
Advertisement

(新加坡19日讯) 一辆载有234名乘客的新航客机,周一凌晨从新加坡樟宜机场飞往法国巴黎时,在起飞后不到一个小时后,因机舱气压下降而折返新加坡。

一名乘客在推特上载的照片显示,飞机在降落时启动了氧气罩

据新加坡媒体向新加坡航空公司查询后证实,该趟折返的SQ336班机已在周一本地时间凌晨约2时30分在樟宜机场降落。

新航发言人表示,由于班机有转换,导致SQ336周一早上6时才起飞,并预计在巴黎时间中午12时17分抵达巴黎。这个班机原本应在巴黎时间早上7时15分抵达巴黎。

Advertisement

班机上共有234名乘客,包括一个婴儿,以及17名机组人员。

 

更多新闻:

新国航空阻塞 2小时花了10小时

(新加坡17日讯)从砂拉越美里飞往新加坡的两小时航班,却因航空交通阻塞无法降落,加上客机燃油不足,只好转飞柔佛士乃机场,辗转花了10小时才抵达新加坡,受影响乘客纷纷大吐苦水,当中包括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埔奕州议员陈长锋。

数十名亚航AK1755的乘客滞留柔佛士乃机场。(受访者提供)
数十名亚航AK1755的乘客滞留柔佛士乃机场。(受访者提供)

新加坡航空交通周四出现阻塞情况,多趟航班转降其他机场。新加坡民航局(CAAS)发言人透露,由于天气恶劣及领空限制问题,周四晚有6趟原定傍晚6时至7时45分飞抵樟宜机场的航班,转降其他机场。受影响的班机来自新航、捷特航空、胜安航空和国泰航空,航空交通在晚上9时之后恢复正常。

根据《新明日报》报道,载有428名乘客的新航SQ861航班周四下午3时许从香港国际机场起飞,原定晚上7时45分飞抵新加坡樟宜机场,却因樟宜机场航空交通阻塞,加上客机燃油不足,临时转降巴耶利峇空军基地,晚上11时35分才回到樟宜机场,延误4小时。

而从砂拉越美里搭乘亚航AK1755前往新加坡的乘客也申诉,原定两小时的航班花了10小时才抵达樟宜机场,比新航SQ861延误4小时更久。

起飞时间一延再延

其中一名男乘客叙述,飞机周四下午1时起飞,原本已经进入新加坡领空,机长却说航空交通阻塞,加上燃油不足,必须转降柔佛士乃机场添油,下午3时30分在那里降落。

“飞机一小时后就添好油,原定傍晚5时30分起飞,却又推迟到傍晚7时30分,航空公司这时才让乘客离开飞机到候机室等候。”

根据男乘客的说法,起飞时间一延再延,直到晚上10时许才起飞,11时许才抵达樟宜机场。

同样搭乘AK1755班机的还有陈长锋,他受访时透露,原本到新加坡转机去悉尼,但班机不断延误,因此错过了转机。

“到了傍晚7时,新加坡已没有其他航班让我飞到悉尼,只能在亚航的安排下免费飞到吉隆坡,再自费909令吉飞去悉尼。整个过程耽误了我逾8小时。”

陈长锋说,受困士乃机场时,不断听到各种无非起飞的理由,包括樟宜机场路线繁忙没有空档降落等,让他非常失望。

担心安全 乘客吐苦水

受影响乘客表示,能理解因为东盟安峰会缘故,会导致领空出现航空阻塞情况,但航空公司应提前预备。

第33届东盟峰会周四傍晚闭幕,许多国家领导人纷纷从新加坡飞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参与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当中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据了解,有关单位已有一套操作程序,减缓航空拥挤情况。

在泰国时间下午3时许从曼谷乘坐新航SQ977班机回新的林女士(42岁,执行人员)申诉报,飞机抵达新加坡领空时,盘旋了约15分钟后,机长就说因为航空交通阻塞,加上燃油不足,必须转降士乃机场。班机最终在晚上9时30分左右成功飞回樟宜机场。

“后来听其他乘客说,别的航班也遇到类似问题。对于燃油问题,我也提出了质疑,更担心有安全隐忧。”

林女士表示,能理解因东盟安峰会缘故,导致领空出现航空阻塞,但她认为这些都是预知的事情,航空公司应提前预备。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自备隔离仓抗肺炎 疯传周杰伦赴华开唱

阅读全文

柔现3宗武汉肺炎病例

阅读全文

Ella劲宝现身佛堂成焦点 民众纷纷邀求合照

阅读全文

科比坠毁直升机 价值731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