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是一组成立于2018年4月的战队。同年,他们在《极限之地》(CS:GO)亚洲公开赛大马预选赛和“MSI CSGO Battle Royal”夺冠,至此之后也在不少国际赛事中表现优异,让不少人惊叹不已,他们就是国内著名的《极限之地》战队——“FrostFire”。

FrostFire成立至今逾一年,虽然过程中发生过几次的队员更动,但无阻他们成功代表国家到征战各地,参加各大赛事。谈起选手们平日的训练生活,队长艾曼(Aiman Azham)表示,队员们会一起在集训宿舍(Gaming House)进行一连串的训练。“就像其他职业,我们也需要每天定时到集训宿舍‘工作’接近8小时。”

为了培养队员之间的默契,他们会于特定日子在同一屋檐下居住,并进行一连串与游戏赛事有关的训练。就如传统的运动项目,他们也会在集训宿舍进行一些游戏视频研究,探讨每个战队的优势和劣势,从中修整战术,知己知彼。

2018年成立至今,FrostFire的战队理念始终如一,希望能让国内电竞人才们得以借助国际舞台成为更专业的玩家。
2018年成立至今,FrostFire的战队理念始终如一,希望能让国内电竞人才们得以借助国际舞台成为更专业的玩家。

原为好友 默契绝佳

Advertisement

曾顺能(Andrew Chen)是FrostFire战队的经理,负责管理队员们的训练流程、生活习惯、健康等等,也负责找教练。“目前,队伍正接受一名印尼著名教练的训练,该教练有著丰富的《极限之地》游戏比赛经验,希望能让队伍有长足的进步。”他也表示,FrostFire在众多战队中所拥有的优势便是团队之间的密切关系,他们大都是在组队前就熟悉的朋友,拥有许多共同话题,“他们之间的默契绝对是超乎想像的。”

采访中,队员们也分享了自己如何踏进电竞圈的故事,几乎每人从小就对打游戏非常感兴趣。其中一名队员沙米尔(Shamir Aliff)透露:“我从小学开始就打游戏,但那些时候并不是专业的,打游戏是为了消遣娱乐,直到长大后才知道原来打游戏也能成为一种正当的工作。”艾曼表示早些年前《极限之地》在大马的风气并不如《刀塔》(DotA)强势,直到2016年后《极限之地》才逐渐“崛起”。

“2011年,我加入了‘橘子电竞’(Orange Esports)旗下团队,至此之后也有越来越多组织在召集专业玩家,我本身也曾是其他战队的一员,而如今则加入了FrostFire。”
虽然电竞已经在我国成为一大时代趋势,但仍然有部分人对电竞玩家们贴上“沉迷于电游、不务正业”等标签。对于这些评论,队员们反而将之化为奋斗的推动力。阿什拉夫(Ashraf Firdaus)分享:

“或许是为了想要向曾经质疑过我的人证明自己的能耐,从中得到肯定,这样的心态让我在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中都会全力以赴,不易言弃。”其他队员也认为,虽然偶尔还是会感到少许愤怒,但面对这些评论时,他们都不会把看得太重,“因为我们都很清楚无法满足所有人。”

国内机遇少 不够强难以生存

专业玩家战队每天都连续好几个小时对著屏幕打游戏。艾曼透露,他们并不需要担心沉迷与否的问题;反而需要关注自己会不会疲劳过度。他笑说:“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因为长期的严格训练而对特定游戏有些反感,偶尔会不想碰,然而,身为电竞选手的我们必须去克服这些障碍。”

身为战队的经理,曾顺能对每一位队员都有深入的了解,并为他们编排每日的训练流程、照顾他们的生活习惯、健康等。
身为战队的经理,曾顺能对每一位队员都有深入的了解,并为他们编排每日的训练流程、照顾他们的生活习惯、健康等。

如何看待电竞选手在国内能否生存?曾经力战64场赛事的领队艾曼认为,国内的机遇还不算多、供玩家的选择也非常少。“打个比方,若你是一名教师,你能有许多机会去选择自己想要的教育环境;但电竞玩家则只能在几个组织内打转,若不是强队还很有可能得不到薪金。”他坦言,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这种生态下得以生存。“在欧洲国家的电竞圈子里,一些队伍即使还不太成熟,仍然会得到稳定的收入;而在大马,若你不够强就不会得到想要的薪金。”

针对国内的电竞趋势,曾顺能认为许多团体花非常多的心思和资源去栽培新血;而一些比较专业的老手似乎就逐渐被遗忘和忽视。他坦言,这是许多长期投身于电竞圈的玩家们面对的窘境。尽管如此,大家仍然为了梦想继续在电竞圈子努力不懈。究竟是什么驱使他们如此坚持?或许就是当初最单纯的热忱。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闪嫁大19岁富翁 貌美女星坚信是真爱

阅读全文

忆10年无性婚姻 蔡琴台上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