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伊斯兰的结盟,冲击我国多元社会的基础,也为希盟带来严峻的挑战。左起为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
Advertisement

1999年全国大选,在烈火莫熄的旋风下,让伊斯兰党成为那一届大选的最大赢家,横扫东海岸两州政权,国会议员人数暴增到28名,这也是伊党在我国国会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

同一年12月,我到《星洲日报》当实习记者,记得有次跟随资深记者到雪州伊斯兰党总部,专访该党精神领袖兼时任吉兰丹州务大臣聂阿兹。那天的专访内容,到现在我还印象深刻,特别是谈到伊党和巫统是否合作的课题。

其实,巫伊合作的议题在90年代就已存在,而非等到509大选后才有,当年公正党成军才一年就仓促应战,雷声大雨点小,结果只赢下5个国会议席。而行动党则兵败如山倒,林吉祥和卡巴星纷纷在槟州的升旗山国会和日落洞国会选区落败。替代阵线里只有伊党一枝独秀,所以,坊间也会猜测伊党是否选择和巫统合作。

冲击多元社会基础

当时,聂阿兹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言语间可感受到他对巫统非常不信任,他经历了70年代伊党加入国阵的惨痛教训,他始终认为当年是被巫统耍了一把,导致后来伊党虽然已退出国阵后,但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直到90年代才成功翻身。

Advertisement

2008和2013年全国大选,巫伊合作的声音也没有停止过,时不时就传出两党将会结盟,如在308大选后,在雪州一度传出伊党将和巫统结盟,组织联合州政府,但都遭到聂阿兹的严正驳斥,但聂阿兹去世后,一切就产生了明显的改变。

聂阿兹的年代,因为工作关系我有幸采访伊党在吉北举行的大型政治讲座。记得有次讲座,看著个个主讲者上台演讲,左一声异教徒右一声异教徒地炮轰巫统领袖,当然也不会放过时任的首相敦马,听到台下个个情绪激昂,高喊口号,真主万岁晌彻云霄!来到活动的高潮,就是主办单位设立了一个巫统和国阵的超级大标志,然后也制作一辆纸扎的坦克车,车上满满都是伊党的党徽,然后坦克车缓缓地驶过去,把巫统和国阵的标志给碾过,象征著伊党将彻底地打倒巫统。

想当年,伊斯兰党由上至下都以“打倒巫统”为目标,20年过去了,聂阿兹也不在了,一切都改变了。几天前,两个死敌正式签署结盟宪章,唯一不变是20年前和20年后,他们要讨伐的人都叫马哈迪。两党完美地演绎什么叫做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两党的结盟,肯定冲击我国多元社会的基础,也为希盟带来严峻的挑战,下一届大选,对希盟来说是一场硬战。

林华国

曾当了15年媒体人,现从事媒体公关,喜爱聊政治写政治,有一套独立见解,常与从政者打交道,关心生活周遭事物。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解决师》播出超激预告 张颖康浴室激吻冯盈盈

阅读全文

2年内IU两挚友轻生 网心痛涌入IG关心

阅读全文

夫妻俩四海为家 吴岱融移居槟城享生活

阅读全文

没工作安排 乔宝宝提前与无线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