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示意图
Advertisement

上星期五宣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有人欢喜有人愁。令我较不解的是,希盟政府在预算案中宣布,将外国人在马购置房屋门槛调低至60万令吉。我认为这项措施将让国人更没有机会购买城市地区的房子。

看来希盟政府照顾“周全”,在财案上,不只是国民,连外国人也“照顾”了,让他们以更低的屋价拥有房子,从最低的100万令吉,降低至60万令吉,如此“惠民”政策,对打算在马置产的外国人捎来好消息,也会给希望联盟一个“赞”。

但让人疑惑的是,为何希盟政府要这样关照外国人呢?是因为房屋卖不出去吗?还是要让国民的竞争力更进一步的被削弱,只能眼睁睁地看著屋子给外国人买去,自己却无能为力,居者有其屋永远都是个梦。

生活负担重房价太高

根据首相敦马哈迪及财政部长林冠英的说辞,政府把门槛调低至60万令吉是为了销售国内共计83亿令吉的过剩公寓,惟政府没有正视这些房屋“滞销”的问题根本。试问谁不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有谁不想自己的房子靠近市区及公共交通系统的?问题在于这些坐落在市区又靠近公共交通站的房价太贵了,人民买不起!

Advertisement

当政府推行有关政策时,必须搞清楚,为何本地人都买不起房子?这都是因为经济低迷而导致生活负担沉重,那还奢求有多馀的钱来买屋子呢?

如果问题的根源是经济不好,使到人民没有钱购买房子,那么,调降外国人购买房子的最低价格,根本无法解决人民的经济负担问题,也无法帮助人民拥有房子。而且在精神的层面上,也只会让人民面对多一次的伤害,让人民永远自觉无法跟外国人竞争,总是矮人一等。

应放宽房贷申请

我举例,吉隆坡蕉赖区3房2厕约860平方尺的房产价格都已经要价62万令吉,试问,向银行贷款一间60万令吉的房子,买家的月薪能低于5000令吉吗?我担心的是政府将外国人购屋门槛调低吸引外国人置产的政策,最终会沦落到外国人买了房子然后再租给大马人,而大马人每个月缴付租金帮外国人供房子的局面。

再者,当外国人购买房子的最低价格降低到60万令吉时,也不排除造成大量外国人涌入我国购买房子,炒高屋价,届时人民要买房子就难上加难。这政策确实有助发展商消化掉过剩的房屋,但是却必须把发展商和外国人的快乐建筑在人民的痛苦和吃亏上,这并不是双赢的对策。

总括来说,政府降低购屋门槛是治标不治本。林冠英身为财长,应该和国家银行商讨对策,并放宽对首购族的批贷条件,或与发展商协商调低滞销房屋价格。

希盟在上台前不断地强调一旦执政会落实居者有其屋,尤其是林冠英也夸下海口,说一旦执政将改变国行政策,放宽房贷申请,而如今居者有其屋只沦为口号。切记,政府在制定财案的立场必须是以全民为依归,并非是特定群体,例如发展商而已,普罗大众才是政府应该关心关注的。

刘华才

民政党全国主席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台湾性感女星洪蓉 携带物品吓坏机场安检

阅读全文

连续12年发文悼许玮伦 李威逼哭网民

阅读全文

时隔20年 林志颖爆与林心如分手实情

阅读全文

吴尊6年前公开已婚 粉丝心碎也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