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08年,当槟州州政权已易手至在野党的时候,槟城人都很亢奋,因为我们以为真正的改变即将到来。

我们看到不少正面的转变。其中一点就是,槟州的政治改变鼓舞了其他州民也思变——在2018年的大选,我们都拥抱了“新的马来西亚”。

大选的高潮已退,新的州行政班底也安逸了,加速执行其〈槟州交通大蓝图〉(简称PTMP)。这个由SRS财团提出的庞大计划,其实与最初的交通咨询专家合乐(Halcrow)所建议的交通大蓝图大相迳庭。

这个SRS倡议的计划将耗资460亿令吉,有人估计甚至可超过500亿令吉——这笔天文数字还未纳入“制造”三个人造岛的填海造地成本计算。至今我们仍被告知这个计划将能解决所有的交通堵塞的烦恼。但SRS的计划几乎不可能达到他们所声称的目标。

除此之外,环境风险相当高。拥有六条车道、耗资约90亿令吉的第一泛岛大道(PIL1)将与亚依淡水坝近距离擦身而过,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风险。

Advertisement

SRS计划也可威胁州财务的稳定,同时将恶化可供捕鱼的海水质量。

几周前,在槟岛北岸水域,鱼儿大量死亡已够糟糕透了,应拉响警报。原因可追溯到非比寻常高数量的浮游植物(phytoplankton)所造成剧减的溶解氧。(请参阅菲律宾海洋生物学家Angel C Alcala的文章《填海活动与红色浪潮》。文中她解释了在填海的海滨水域区与突然暴增的特定品种浮游生物和红色浪潮的关系。)

采用高成本方案

最惊讶的是,SRS财团被委任执行合乐版本的交通大蓝图,但2015年他们提出的企划书显著地乖离州政府在2013年采纳的合乐交通大蓝图。

合乐大蓝图计划其实是由AJC Planning咨询公司、合乐咨询公司以及新加坡渡轮咨询公司联合打造出来。槟州政府和北马经济走廊执行机构在2011年聘请这些咨询专家制定一个适合槟州的交通大蓝图。这个咨询费用耗资了320万令吉。

经过了接近两年的研究、举办了多场会议和工作坊公开给公众参与了后,合乐提出了一个大蓝图,其中包括总值大约100亿令吉的公共交通建设。(见表1)

1.从乔治市延伸出去、长达60公里的三条电车主干线:
o前往北部的丹绒武雅
o前往南部的峇六拜
o前往亚依淡/垄尾

2·乔治市市区内两条较短的电车循环线路

3·拥有巴士专道的三条快捷巴士路线。
o北海至马章武莫
o北海南部走廊至新邦安拔
o第三条路线服务峇六拜自由贸易区

4· 一条电动火车轨道从槟榔东海至高渊

5· 渡轮:
o北海至乔治市
o北海至新关仔角或皇后湾
o皇后湾至槟城海墘

只要修改一点,合乐版本的原装计划仍将耗资大约100亿令吉,但能提供一个更为完整的综合公共交通系统给槟岛和威省。(见表2)(参考文献:如何削减槟州交通设施建造成本至100亿令吉)

不认真看待永续性

至今,我只听闻了在任政府所提出的几个很牵强的理由解释为何合乐计划不能被执行,基本上可以总结为以下两点:1.那仅仅是一个概念性蓝图。但SRS的企划书有融资模式,比如说通过填海创造三个人造岛屿卖地融资;2.槟城人绝不可能放弃他们的车子!

第一个论点可以轻易地驳倒。若政府不认真看待合乐大蓝图里的计划,那么当然将停留在一个概念性蓝图。第二个论点起初听起来好像有道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整个公交系统不重组革新,驾车人士肯定不想放弃他们的车子。但如今州政府如此边缘化合乐大蓝图,却偏好SRS财团的计划。这个不正反映出州政府的失败吗?因为他们不能认真看待更为永续的合乐交通大蓝图?

我们需要的交通解决方案,经已出现在过去的合乐大蓝图,期望能在接下来的几年内落实,而不是幻觉性的所谓解决方案却需要用接近十年一载来完成。现在再也无法回避的现实是,很多人看到槟城引领著的是负面的教材:土崩、水灾和大量死鱼。

但我相信槟州可以再次领先。只要取消SRS财团的计划,回归原版的合乐大蓝图计划即可。东方之珠可以、也必须要再放光芒!

谢运能

前国家象棋棋手和社运活跃分子。他曾为被剥削、被贩卖或被不公平地起诉的越南劳工争取权益、伸张正义。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浮出水面” 黄心颖与观众道别

阅读全文

李小璐离婚首发声 曝被视频偷拍者威胁

阅读全文

台湾性感女星洪蓉 携带物品吓坏机场安检

阅读全文
(示意图)

男子结扎4个月后 老婆竟怀孕…被迫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