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丹绒比艾国席补选尘埃落定,国阵马华黄日昇以1万5086张多数票大胜,击败希盟土团党卡敏,重夺509大选失去的国席。国阵得票2万5466票,希盟得票1万零380票。其馀的4名对手皆失去按柜金。本次补选投票率为74.5%。根据统计,希盟只拿下26.3%的选票,而国阵则斩获65.61%选票。

此为巫伊结盟后的首次补选,被认为是种族主义与宗教主义结合后的“试金石”,不但通过补选验证马来人对巫伊结盟的认同,但华裔选民看来也非完全排斥。

这次的补选是否是具有指标意义,仍有待观察,但这确实大大提高国阵的士气,打击希盟509后的意气风发。希盟执政1年多,恰逢经济不景,人民生活没有显著改善,这股怨气正好通过补选一股气来宣泄。

纵容贪腐 底线何在

希盟内部的纷扰,特别是公正党内的权力斗争,主席安华与署理主席阿兹敏没完没了的尔虞我诈,暴露希盟最大成员党的不稳定。土团党接收巫统跳槽的党员早前也曾引发希盟内的争议不休,土团党被认为已沦为巫统失意政客的避风港。

Advertisement

首相马哈迪何时交棒的问题,也是其中最大的困扰。权力的交接不确定,成为反对党讥讽与嘲笑的课题。马哈迪的光环因为权力的膨胀,逐渐在内部引发不满。早前就有评论指马哈迪延迟交棒,只会拖缓希盟改革的步履。

马哈迪多次强调需要等到经济改善,才会考虑交棒。问题是经济的复苏与全球经济盛衰脱离不了关系,单靠希盟的努力,又要如何立竿见影?过去通过对国阵贪腐的指控,确实让人民深恶痛绝而拒绝国阵。

一马公司丑闻,纳吉被控挪用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案法庭经过数月的审讯最近宣判其全部7项指控表面罪名成立,必须出庭抗辩。面对贪腐,纳吉似乎仍然老神在在。

在亚洲的韩国、台湾、香港的领导人被控贪腐舞弊,起码出庭时都是垂头丧气,表情严肃,但我们社会的宽容大度却让这些贪腐的领导人上庭依然笑容面对镜头,更全国走透透。媒体热衷追踪报道其一言一行,包装成“BossKu”我的老板,形同切割社会道德底线,把贪腐文化的“荣光”进行到底。

我们的社会过去一直被大官小官的贪污所困扰,导致国家发展停滞不前,上梁不正下梁歪,纵容高官,缺乏道德制裁,等同是帮凶。当国阵在丹绒比艾大胜时,站在黄日昇左右高呼胜选的竟然是两位仍然官司缠身,面对贪污舞弊控状的前正、副首相,看来令人难以想像马来西亚政治道德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执行遇障碍频跳票

马来选票的回流国阵,土团党面对巫伊的结盟,左右不讨好。当华人开始出任重要的内阁成员时,巫统煽动指马哈迪是被行动党挟持,成为傀儡。行动党身居重要内阁却无法捍卫华人的权益时,马华在华人社会就讽刺行动党被马哈迪挟持变成“静静党”。成也马哈迪,败也马哈迪。两边截杀,希盟根本无法招架。

其中爪夷文事件的延烧,基本已经把行动党逼入墙角。但华人社会群情激昂地数落行动党的无所作为时,这个怒气总算憋到这次的补选一并“教训”行动党。

统考的问题,在509大选前希盟的信誓旦旦,大选后的推三推四。以邱武英为首的统考特委会,其报告也是无法按时公告,看来凶多吉少,华社不敢期待太高。统考的承认必然是行动党的“硬伤”,由于承认与否还要看马来社会的反应。一旦承认,巫伊准备大肆攻击政府承认统考是可以意料的,他们的论据是政府怎么可以在国家教育体制外去承认另外一种考试。

希盟同意更新莱纳斯稀土厂的营运执照,打脸当年反莱纳斯的行动党领袖。莱纳斯2010年向大马政府提出设厂申请以来,就已引起极大争议,以绿色盛会为名的抗争自2011年开始就陆续展开各类活动,凝聚了不少民意。但今天莱纳斯却继续运营,无疑是希盟的承诺再次打水漂。

希盟大选的承诺不断跳票,造成选民把希盟的大选承诺看成是蒙骗选票的伎俩。行动党从反对党到执政中央,短短不到2年时间,华裔选民似乎已不耐烦,他们希望看到所有的承诺能有立竿见影的成果,完全不去理会政策执行面对的外在与人为障碍。

行动党虽然执政中央,他们也没有因此捡到便宜。一些“有隐议程”的媒体刻意制造事端,甚至不是努力宣导政令,而是见缝插针,挑起事端,让执政党忙于扑火。

要有无惧下台的信心

丹绒比艾的选民到底只是想教训希盟,还是希望来届大选中央政府也一起换掉,目前仍言之过早。其实希盟的执政蜜月期已经过了,如何在未来的三年整装待发,为继续执政打下基础,还要看希盟领袖是否真正地下放身段与民同声同气。

巫伊不会停止他们的种族政治,这次的胜选,只会加强他们的种族议程。希盟是弱势的政府,他们处处忧心巫伊结盟后是否会失去对马来选票的掌握。华人票本来要靠行动党,但现在形势逆转,行动党已有沦为过去马华处境的迹象。

希盟是否是一届政府,国阵是否会来届大选就重返执政,现在还不是迫在眉睫,但希盟绝对需要提前做好万全的准备,如何在“有所为,有所不为”上表现坚持与淡定,是关键的。

或许希盟要有“无惧下台,才能守住政权”的信心,痛定思痛把改革进行到底。惨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何惨败。

陈锦松

前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央艺术学院及韩新传播学院讲师、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现任职于新纪元大学学院。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