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准备以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曼)作为政治的武器,就拨款问题与财政部周旋。最近魏公开向财政部长林冠英下战书,希望来一场辩论,相信这只会是一场口水战。

对魏而言,要辩什么?论什么?或许魏只有三个重点,1:拉曼这么多年培养了无数人才;2:拉曼50年来国阵政府拨款没有停止;3:拉曼是马华养得“白白胖胖”的孩子岂容他人夺取。林没直接拨款给拉曼,基本道理也有三个:1:马华完全掌控拉曼基本就是党营;2:政教分离是政治改革的议程;3:拉曼必须稀释董事会管理权回归华社才能符合公共拨款的原则及监督功能。

基于历史的因素,拉曼一直接受到国阵政府的“眷顾”,50年来确实为华社培养了不少的人才。近20万的毕业生分布各个领域,成绩非凡。

但拉曼的创办不是马华对学术的崇敬,而是政治的产物。马华60年代对董教总欲创办华文独立大学极尽嘲讽之能事,狠批董教总就是沙文主义,时任马华总会长陈修信甚至以“铁树开花”来暗讽董教总的妙想天开。在马华全面否定独大的前提下,提议以拉曼取代独立大学。马华考虑党的利益甚于华社的利益,现在夸夸其谈拉曼的“地位”,难道马华是立了大功,成功破解董教总的“种族主义”?

创立独立大学最终胎死腹中,马华当时作为执政党,极尽迎合政府打压独立大学之能事,完全失去作为一个华人政党应尽到的责任,这无非就是马华的原罪。

Advertisement

今天,拜509改朝换代之赐,拉曼的管理及拨款问题才有机会浮出水面让大家评断“是”与“非”。华社难道不需要向马华问责,特别是早期为独大奔走的董教总先辈们,当时他们都被马华视为沙文主义者,独大竟然是种族主义的“媒介”。

今天拉曼壮大了,难道董教总还需要感谢马华的高瞻远瞩,使独立大学夭折,而以拉曼取而代之。现在马华应认清其已完成历史任务,尽早终结其历史原罪,稀释拉曼管理层,让华社参与监督?

资源是有限的,拉曼巧妙地形容玛拉工艺大学获得的拨款更多,为何独对拉曼不公。首先玛拉是国立的,不是党营的。其次民政党也有宏愿大学,试问他们为何能达到收支平衡后就拒绝来自中央政府的拨款。再问,华社民办的三所大学学院,新纪元、南方、韩江是否有更充分的理据来要求政府更大的资助。

马华唯一可以“挟持”的,无非是目前拥有的2万8000名学生,其巧妙地用“种族观点”来提醒以前的马来财政部长都支持拉曼,怎么华人部长反而刁难。其实这根本无关什么肤色的人当部长,而在关键的政治改革,政教分离。

一马公司丑闻发生时,马华没有展示其道德的一面,抨击当政者巫统的贪腐,是否存在“你帮我,我帮你”的“对价”关系?一些人就是看不明白,马华一直要把持拉曼,就是面对4000万令吉的诱惑也毫不心动,他们何以会如此“执著”。

为何恐惧第三方监督

外人可能看不懂,但内行人心知肚明。拉曼的发展,涉及许多的工程及土地等外延收益,岂是外人能够一目了然的。试想,如果办大学是吃力不讨好,马华会如此为了华社的人才培养而赴汤蹈火吗?如果是,马华就不会当年面对政府刁难华教时宁作“帮凶”。

今天,我们谈论拉曼的拨款争端,主要议题不应聚焦马华与行动党的骂战,要搞清楚的是马华在接受公共拨款的同时,为何恐惧有第三方来监督,为何拉曼教育基金会与信托局有权力的人都非得要马华背景的“自己人”?

马华党产20亿,拉曼6亿的储备金,上千万的盈利,是一个事实。目前三所民办大学学院发展面对财政的压力,发展举步维艰。拉曼却有庞大的财力,准备设立分校,而三所民办大学却阮囊羞涩,独自憔悴。

目前华社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但离不开把拉曼拨款风波视为马华与行动党的斗争,而没有看清公共拨款岂容沦为政党工具。如果我们是善忘的,我们将无法在历史中寻找到可贵的教训。

华文教育是一部血泪史,在国阵政府高压的统治下,华文教育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压,被边缘化。谈拉曼,不能不提华文独立大学,更不能不回顾华文教育的曲曲折折。

有族魂美誉的林连玉为华文教育仗义执言,却被褫夺了公民权和教师注册证,林连玉被褫夺公民权后,马华对平反林连玉毫无作为?林连玉基金前主席杜干焕就指:“连串压制华文教育的行动中,马华肯定是鼓吹华文中学改制的帮凶,马华对林连玉公民权被褫夺冷眼旁观,至今不曾对此表示歉意与试图平反林连玉的冤案。”

过去马华在执政党的庇护下,行挫败华教之实。斑斑历史,完全考证马华的原罪。面对历史才能前进。拉曼纠结是否应该回归华社,现在摆在马华眼前的两条路,一是继续原罪,一是走出原罪。

财政部长加码4000万令吉的拉曼拨款,如果这笔巨款情归三所华社民办大学学院,估计他们可以提供更优惠与低廉的大学教育给华裔子弟,估计不需要10年时间,三所民办大学的总学生人数势必能超越拉曼。或许我们该去思考,政府应全力去成就马华党营的拉曼,还是资助三所民办大学学院得其所愿最终成为真正的华教堡垒?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是一面镜子,一再对马华歌功颂德者,是否在帮其继续历史的原罪,一并抹杀当年创办独立大学华教先辈的初心与公义。

陈锦松

前南方大学学院国际学生处总监、UCSI大学中国区总监、先后旅居中国北京、上海、广州、重庆10馀年,曾任北京英迪经贸学院常务副院长及驻中国办事处主任、中央艺术学院及韩新传播学院讲师、报社社论主笔、杂志主编,现任职于新纪元大学学院。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科比生前最后动作曝光:拉出座位上的女儿,并向上托举救她

阅读全文

Ella劲宝现身佛堂成焦点 民众纷纷邀求合照

阅读全文

科比坠毁直升机 价值7312万

阅读全文

【武汉肺炎疫情】大马确诊病例增至4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