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布城22日讯)重返反贪污委员会的新任首席专员拿督斯里苏克里今日首次道出3年前在调查SRC国际公司和26亿令吉政治献金案件时面对的遭遇,直指当时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被迫逃亡海外。

他说,当时反贪会已经掌握足以调查SRC国际公司资金疑似被挪用至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个人户头的证据,然而在决定采取检控行动的前夕,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却“被辞职”了。

他还记得当时就是2015年7月,在连续数名高官和领袖因针对1MDB风波发言而被对付后,他感受到非常大的威胁,因而他决定暂时离开马来西亚。

他透露,在2015年7月26日(周一),身为时任反贪会副首席专员的他跟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开会。“当时他(阿都干尼)问我准备好了吗,我说,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是准备在28日(周三)采取提控行动。”

他表示,岂料,阿都干尼隔日(周二)就被撤换了。

Advertisement

“隔天我正在吉隆坡开会时,就接到阿都干尼被撤换的消息。”

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2015年7月28日宣布重组内阁,曾针对1MDB事件发声的时任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和时任乡村及区域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都被撤换。

 

(摄影:黄良儒)
(摄影:黄良儒)

“我在2015年7月31日离开大马前往华盛顿,以便将一马发展公司相关的资料交给美国当局。”

“在我前往华盛顿之前,我就面对了很大的压力,我的证人全都被带走了,我被威胁会被革职,或被要求早点退休。”

他也透露,他接到他将在“有推翻政府阴谋”下被逮捕的消息。

“我只是一个调查贪污案的官员,我哪来的权力推翻政府?”

因此,他去美国时放出风声说他人在沙地阿拉伯,之后就收到消息称有人在沙地阿拉伯的海港城市吉达搜寻他的下落,“这意味著只要我踏进吉达,就会被逮捕了。”

他指出,当他走在华盛顿街头,其团队发现他被跟踪,这令他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他甚至将跟踪者的照片传给时任反贪会执法组主任的拿督阿占巴基,要求后者转交给警察总长。

“我要他(阿占巴基)告诉警察总长,他的人是个笨蛋,他已经被发现了。”

“感觉到在华盛顿非常不安全,我决定前往纽约向正在纽约市警察局(NYPD)工作的朋友求助。”

他透露,当时他成功获得纽约市警察局的协助,对方甚至派遣3名保镳保护他的安全,而在感觉到安全后,才再回到华盛顿。

(摄影:邱继贤)
(摄影:邱继贤)

未向其他人倾诉过

他直言,这些因调查而遭到生命威胁的经历,他从未向其他人倾诉过,因为他担心其他人,尤其是其部属会感到害怕。

然而,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接获消息指有部属被逮捕,而同样参与了调查工作的部属,即时任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拿督巴赫里和策略通讯组主任拿督罗海扎,被调职到首相署的消息。

他回忆,当时反贪会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布卡欣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他感到孤立无援。

“我当时感到非常无助,我很自责,我没有办法保护我的部属。我甚至在那些外国人面前像个小孩一样大哭,因为我和我的部属被指叛国。”

“我非常内疚,当我的部属被逮捕、被调职的时候,我逃去了美国。我们是为了国家而战,不是为了得到任何的钱。”

(摄影:邱继贤)
(摄影:邱继贤)

语带哽咽

他原本就语带哽咽,说到这里更忍不住流下男儿泪。而坐在旁边的阿占巴基为之动容,不禁频频拭泪。

他说,当时他联络了几位部长,包括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沙希淡和拿督刘胜权,要求他们立即将其部属调回反贪污委员会。

“我完全没有想到我自己的处境,只想到反贪污委员会的部属们,不惜去威胁他们。”

“我通过社交媒体Whatapps告诉他们,若不立即将我的两名部属调回反贪污委员会,我将会使用我的权力采取行动。而沙希淡和刘胜权承诺当时就说,他们将会把这些被调职的官员送回反贪会。”

“但我明确地告诉他们,我不要承诺,我要的是立即的行动,在我从美国回国之前,我的部属们必须回到反贪会,否则我真的会行使我的权力,将发出调职令的官员逮捕,因为他们企图妨碍反贪污委员会的工作。”

苏克里谈起调查1MDB案的经历时,一度哽咽。(摄影:邱继贤)
苏克里谈起调查1MDB案的经历时,一度哽咽。(摄影:邱继贤)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浮出水面” 黄心颖与观众道别

阅读全文
日产轿车被撞得面目全非。(图由警方提供)

罗里疑失控撞轿车 华裔一家四口2死2重伤

阅读全文

李小璐离婚首发声 曝被视频偷拍者威胁

阅读全文

世界上最“傲娇”公路 政府都不敢限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