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9日讯)  默迪卡民调中心一项调查显示,大马的宗教极端主义的倾向,达到令人担忧的程度,大马穆斯林支持恐怖主义的比例,更是本区域最高的。

该中心今日发布的《马、菲、印、泰宗教极端主义调查》研究报告,针对大马、印尼、菲律宾及泰国四个国家的恐怖主义及极端思想的趋势展开调查,发现极端思想的蔓延状况,已日益严重。

报告指出,大马穆斯林当中,竟然有18.1%是东南亚极端组织“伊斯兰祈祷团”(Jemaah Islamiyah)的支持者或同情者,相比之,菲律宾、印尼及泰国的穆斯林,支持该组织的比率依序是15.7%、12.6%及9.6%。

 

Advertisement

 

至于恶名昭彰的“伊斯兰国”(IS),在大马则有5.2%的穆斯林支持该组织;菲、印、泰三国的比率,分别为3.8%、1.3%及2.4%。

至于经常入侵沙巴海域掳绑游客的“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组织,在大马穆斯林中仍有2.4%的支持;该组织在菲律宾及印尼的穆斯林群体,则有15.7%及3%的支持。

国民大学大马与国际研究所研究员法伊赛尔说,大马在上述调查都名列其他国家之前,国人需开始警惕与正视。

他认为,我国穆斯林错误解读伊斯兰教义,是酿憾事的主因。“许多穆斯林对《可兰经》以偏概全,还以为自己彻底领悟,终酿悲剧。”

“参与圣战者,大多认为经文教导他们为宗教牺牲或杀戮,殊不知是他们以自身偏见和框架,错误解读《可兰经》。我相信,没有任何宗教会教人残暴行事。”

法伊赛尔担任《马、菲、印、泰宗教极端主义》研讨会主讲人时,如此指出。其馀主讲人为社会心理学研究者阿南蒂、槟城理工大学远程教育学院副教授阿莫法奥兹。

多因素所造成

该调查执行者对四国各种族、宗教、性别人民进行约40分钟的单独深度访谈,各国受访人数依序是1511、1000、1500、1003人。

阿南蒂指出,我国极端主义上升,肇因于政治因素、受剥削、寻找身份认同、误交损友等。

“全球化与西方化盛行,让许多穆斯林感受被剥削,进而采取极端方法,包括参与圣战或身装炸药,寻找身份认同和民族尊严。”

她也说,政府施政不佳,扩大社会贫富悬殊,亦会加速极端思想蔓延。“我国基尼系数高,表示不公现象没有改善,政府需重视。”

法伊赛尔补充,希盟政府需落力进行制度改革,改善不公现象,才能有效遏止极端主义。“我国众多不公制度已存在数十年,希盟政府再不下决心改革,恐沦为国阵2.0。”

阿莫法奥兹认为,国人不应因上述数据,污名化特定群体。“极端主义上升是全球问题,并非我国独有现象,国人应理性视之。”

 

 

只灌输表面知识 宗教教育缺深度

虽然大马被喻为多元种族、宗教的国家,但调查显示,我国穆斯林对于多元信仰教育的立场,普遍上仍采取封闭的态度。

《马、菲、印、泰宗教极端主义调查》显示,我国穆斯林受访者,对多元信仰教育的支持率为41%,相比之下,大马的非穆斯林受访者,高达71%愿意学习及理解其他宗教。

国民大学大马与国际研究所研究员法伊赛尔认为,我国伊斯兰教育方式落后,是该现象主因。

他指出,泰国亦是多元族群国,但各族相处甚和谐,皆因其教育内容著重哲学思辨与逻辑运用,让学生具备批判能力,晓得三思而后行。

“反观我国,只灌输学生表面知识,如各种族服装、食物、祈祷地点等,严缺深度思辨,自然无法促进谅解。”

 

 

他也说,国人往往以为宗教极端思想,源于宗教学校,殊不知国民学校才是该思想滋生处。

“宗教学校教师属专业人士,熟稔伊斯兰教教义,能灌输学生正确知识;国民学校教师则大多一知半解,以致教书时,灌输个人偏见和刻板印象,误导学生。”

他认为,需致力改善现有宗教教育和师资,才能让各族人民具批判能力,晓得跳脱宗教框架,以同理心看待问题。

社会心理学研究者阿南蒂博士表示,我国宗教教育仍流于书面形式,且仅有教师单方面教授,没提供学生讨论空间。

“我国学校应减少限制,让学生放心表达意见,或带领他们走出校园,与他族同侪深度交流。”

她补充,目前全球穆斯林人数约17亿,预计在2025年,穆斯林将是全球最大族群。政府有责任为宗教教育松绑,让穆斯林接触其它文化,才能避免社会裂痕持续扩大。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初夜献陈冠希爆红 女模修图成瘾被抓包

阅读全文

带头歧视女性? 昆凌新综艺恶评连连

阅读全文

大聊家庭生活 陈冠希抛“震撼弹”

阅读全文

自备隔离仓抗肺炎 疯传周杰伦赴华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