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贫穷率被严重低估的争论,背后是关于贫穷问题的思考,相信许多与现实生活搏斗的普通民众深切感受,贫穷的担忧如影随形,绝对没有部长所说来得乐观。

联合国特派专员日前发布调查报告,指大马贫穷率至少在15%,而不是官方所宣称的0.4%,且政府把贫穷线定为一个家庭月入低于980令吉,脱离现实情况。

经济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很快便驳斥上述说法,毫无根据且不负责任, 并列举了一系列政府扶贫举措,贫穷线标准演变成焦点。

在此问题上,大马人权委员、世界银行驻马经济学者都表示认同联合国的说法,并呼吁政府采用多维贫穷线(MPI)标准,以更准确评估大马贫穷问题,大马职工总会批评阿兹敏不了解实况。

阿兹敏对于这个课题的回应非常像纳吉时期,大马所经历的官腔作风,每当有问题提出,总是会例举政策、数据来进行辩驳,以此告知大家一切都没有问题,都是人家发出不负责任言论的错,而非去深入思索和探讨。

Advertisement

世界著名经济学迪顿就认为,如果政府无能,监管和强制执行就不能有效运行,而国家能力的缺失,也就是无法提供富国人民习以为常的服务和保护,是贫困和落魄的主因之一。迪顿在消费、贫穷以及福利制度的出色研究,让他获得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贫穷线该怎么制定或用什么标准最妥当,最终都是由政府拍板决定,贫穷群体在意的是如何生存,对于单身人士来说,月入1100令吉最低薪金已经艰难生活,一个家庭要980令吉才算贫困,这个标准未免有些低。另外,城乡生活水平有所差异,单一的贫穷线标准或许已不太适用。

况且贫穷的定义远超数字可以反映,在联合国定义下,贫穷不只是缺乏收入和资源,还涵盖饥饿和营养不良、无法充分获得教育和基本公共服务、受到社会歧视和排斥等。

在解决贫困的政策上,往往忽略了对隐形群体的照顾,当瓜拉篙原住民部落爆发麻疹及死亡案例时,在现代社会发展到今天,以及医疗的普及程度,还会有人死于麻疹,有点难以置信。

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称,麻疹疫情是缺乏免疫而引发,因为他们经常搬迁难以提供全面医疗服务,饮食缺乏营养,引发感染麻疹和并发症的风险。原住民所面临的也是贫困所导致,如果政府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那么类似麻疹疫情事件还会上演。

政策制定者对于贫穷问题了解不够全面,或没有放下身段去了研究,那么扶贫措施可能会失去精准,形成错误判断。
 

侯显佳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台湾性感女星洪蓉 携带物品吓坏机场安检

阅读全文

连续12年发文悼许玮伦 李威逼哭网民

阅读全文

时隔20年 林志颖爆与林心如分手实情

阅读全文

吴尊6年前公开已婚 粉丝心碎也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