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916前夕,我们的天空不只面对来自印尼的烟霾,国内两大马来政党,巫统和伊党也以捍卫马来人及伊斯兰为口号,正式结盟合作,为马来西亚前景蒙上阴影。

从历史上看,这不是巫统和伊党首次结盟。在1969年513事件后,联盟扩大为国阵时,伊党曾加入以巫统主导的国阵。当时伊党一些领袖及党员极力反对,甚至一些领袖及党员反对不果后退党。之后,伊党也在1977年因吉兰丹州政权和巫统产生摩擦,最终被踢出国阵,更失去吉兰丹政权。两党的关系也因此有一段很长时间陷入水火不容。

不过,当巫统政权面对挑战,如1999年大选,安华被巫统革除后,掀起的烈火莫熄运动,冲击巫统的政治地位时,巫伊两党的合作或协商建议就时有所闻。

509大选后,希盟崛起,巫统失去了中央的政权,两党合作呼声再起,更在多场补选中合作对阵希盟,并取得良好的成果。

尤其,依据509大选的得票分析,巫伊两党总得票约有550万,其中巫统有250万,伊党有200万,若两党合作,一对一单挑希盟,选举局面将有所不同。

Advertisement

尽管,巫伊领袖否认这是个种族或宗教主义的联盟,也不会排除非马来人或非穆斯林,但从两党领袖的言行,过去及当下的种种施政,要如何说服民众,尤其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两党的合作会更公平及公正的对待他们?

更重要的是,涉及一马公司贪腐案的巫伊领袖,不只在其高喊的族群团结或捍卫宗教口号上缺乏制高点,同时,以族群或宗教为导向的政治,更会成为极端的种族 、宗教主义温床,也会加剧社会的分化和分裂。这是我们不能不提防的。

1992年,以《历史的终结》一书而开始备受关注的哈佛大学政治学者弗兰西斯福山就曾言,民主自由虽是好的价值,但是如果其反过来会削弱了国家体制的建构,这会是一种灾难。尤其,种族主义或民粹主义的政治人物及政党,通过民主选举而上台。

这也是近30年来,世界各地民主化过程中的经验总结。从东欧转型面对的各种阵痛、中东颜色革命带来的动乱等现象,到非洲很多国家按照西方的规划搞民主化,不只没有成功,反而出现了种族化和部落化的倒退情况。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林建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解决师》播出超激预告 张颖康浴室激吻冯盈盈

阅读全文

2年内IU两挚友轻生 网心痛涌入IG关心

阅读全文

夫妻俩四海为家 吴岱融移居槟城享生活

阅读全文

没工作安排 乔宝宝提前与无线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