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来人尊严大会日前举行,会上充斥各种种族论述,甚至连首相敦马哈迪也发表“马来人不团结,才令马来政治需要依靠他族”的说法。此外,马哈迪也再次重申马来同胞懒惰缺进取心的言论,其实只是重炒本身在其著作《马来人困境》一书的论述,根本没有新意。

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做出各项建议,包括重要官职都应由巫裔担任,或逐步落实取消多源流教育体系等,经媒体报导引起非巫裔同胞挞伐,甚至采访大会举行的记者同行也发表采访手记,直言对大马前景感到黑暗。

我没有采访大会,只能从同行的报导来了解大会的气氛。就阅读各种各样有关大会的报导,我只觉得大会出席者的言论,只反映了“政客在什么场合,就应该讲什么鸟话”的政治生态。马来人尊严大会横看竖看,都像是前朝政府所豢养的一批学者人物,为主子所主办的抱团取暖大会,对于大会所提出的建议我们可以提防,但也不需过度认真。

如何证明这些建议不需要过度认真看待?看马哈迪对于大会所提“大马属于马来人”一说,选择性失聪症发作指自己“没有听见”,随后强调大会的建议不必照单全收,就可知一二。

过去至今,不管喜欢与否,种族政治依然是大马政治生态恶劣、重要且难以根治的一环。希盟支持率下跌,又面对丹绒比艾国席补选之际,朝野双方都在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适逢马来人尊严大会的举办,打著维护土著为旗号的土著团结党又怎会不出席?又怎会不发表马来选民喜欢听的言论?

Advertisement

公正党主席安华在会后第二天针对大会建议,指“重要官职应由马来人出任”,回应指这些职位应“选贤与能”且“能者居之”,不过是华丽的政治言辞。如果安华受邀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如今又没有遭逢与马哈迪的角力,或许在回应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大马政治与社会发展经验早已显示,单一族群无法在大马执政,否则巫统强调巫伊合作,也不会仍旧与马华及国大党为伍;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不会在选择与巫统合作的当儿,喊话指一旦执政不会排除非巫裔民族。因此所有的种族宗教论述,都是为了一个单纯且明了的目的,即马来人选票。

当然,说不该对尊严大会过度反应,但不表示我们需掉以轻心。因为当强调种族身份认同时,在涉及国家事务的政策一旦均以种族角度出发,无可避免作为少数族群的非巫裔就要倒大霉。

如何破除有关情况发生,除了在下届大选以选票向种族主义的候选人说不,更重要的还是要促进族群之间的交流。可惜,跨族群交流在当今的大马,对于非巫裔社群来说是一项懒惰且无趣的工作,在推进国民了解的过程中,常常如逆水行舟。
 

萧德骧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杨卓娜爆料造人成功? 杨怡谦仔回应了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女团成员”讥阿娇:忘不了你跟陈冠希 真相竟大翻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