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警方援引国安法逮捕本地涉及斯里兰卡激进组织“泰米尔之虎”的印裔人士,不只引起公民社会指责当局违反希盟政府大选时废除有关法令的承诺,更令一些人尤其印裔社群质疑警方的专业及操守。

譬如,希盟的印裔领袖就要求警方释放被捕者,并形容逮捕行动“令人费解”,因为“泰米尔之虎”早在2009年已瓦解,而争取在斯里兰卡独立的运动也式微。公民组织如人民之声、律师公会则呼吁,当局如果掌握切实的证据,就应通过刑事法典提控这些涉及者,而不是使用恶法──国安法令,可未审先扣,对付他们。

无论如何,内政部长及警方表明,当局是在有足够证据下,认为这些人士涉及具有恐怖主义元素活动,为确保国家的安全才采取逮捕行动。

然而,放在当前国内局势下,当局的行动,难免令人质疑,其背后是否含有其他议程。尤其,这会否是一种对马来右翼分子指责当局强硬的对付同情“伊斯兰国”(IS)的人士,却对国内“泰米尔之虎”支持者毫无行动之政治回应?

马来社会的极右政治,在神权及种族的口号下,以简单的二分法来看国内政治,甚至国际的关系,对于非我族类,除了大张挞伐,也无限上纲。

Advertisement

譬如,在国内,把希盟尤其是行动党视为马来人、伊斯兰的敌人,而在国际上则妖魔化非伊斯兰的世界,不管是西方的民主制度、世俗的价值观,或者中国的资金。

反观,在印裔社会,尤其是泰米尔族在我国长期的土著优先政策下,日益被排挤和边缘,早就心生不满。近日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扎基尔课题,以及本地印裔嫌犯遭警歼灭的事件,更加剧印裔社群对当局疏离和失去信任,如今的“泰米尔之虎”事件,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们相信,这是另一种打压。

在极右政党及政治人物的推波助澜,互联网的同温层效应下,如果无法超越认知的局限,类似的争议将恶性循环,而多元社会也将日趋两极化。

林建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浮出水面” 黄心颖与观众道别

阅读全文

李小璐离婚首发声 曝被视频偷拍者威胁

阅读全文

台湾性感女星洪蓉 携带物品吓坏机场安检

阅读全文
(示意图)

男子结扎4个月后 老婆竟怀孕…被迫堕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