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希盟在丹绒比艾补选的失利,各方可有不同的解读,但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却是,希盟渐失人心,如果在接下来的3年内,无法改变施政的方针、无法更有效的与民沟通,聆听民意,希盟将在下一届大选挥别布城,让国阵“东山再起”。

尤其拥有中央及州政权的希盟,在此次补选中,仅获26%的得票率,是我国1959年以来,在执政党参选的国席补选中,得票率最低的一次。这样的结果,对希盟特别是土团党而言是一个警钟。

毕竟,希盟上台后,土团党议席虽少于公正党和行动党,但在马哈迪领导下,依然掌控著政府的重要部门,如教育部和内政部,也出任与提升马来人经济地位有关的部门如乡区发展部、企业家发展部,更为了巩固领导地位,不顾公民社会的反对,接收巫统的跳槽议员,以壮大本身的政治力量。

同时,为了讨好保守,偏右的马来选民,希盟也通过经济事务部主办了土著与国家未来大会,撤销签署两项追求普世价值观的国际条约,之后马哈迪也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以彰显其及希盟在捍卫马来人权益的形象。

但从今年半岛多场补选成绩显示,希盟不只无法显著的提升马来人的支持,反而在激烈与巫伊争夺马来人支持下,因日益右倾而引起其基本盘,非马来人尤其华人社会的不满,最终在丹绒比艾补选引爆,投下不满的一票,让希盟自509后,首次在华人选票上落败于国阵。

Advertisement

不管这会否是华人选票的转折点,显然的希盟尤其是土团党的马来民族主义政治路线,依然无法在马来社会红海中,跟巫统及伊党抗衡。因此,丹绒比艾的惨败,能否形成压力,迫使其转型?譬如,把政治认同,从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强调族群的资源分配,转向提高族群甚至整体国家的竞争力,从狭义的族群政治红海,走向包容的全民政治蓝海?

这不只是土团党,也将是希盟,在下一届大选来临前不得不探讨的典范转移。
 

林建荣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胡定欣晒上半身赤裸背面照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