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受访者提供)
Advertisement

在马来西亚演出,表演场地一直都是艺术工作者面对的最大难题之一,不是愁没有适合的剧场,就是愁没钱租。于是卜卜剧场便带演出去“占领”不同的非表演空间,拉近了剧场与民众的距离。

每次问起大马艺术工作者面临的问题,不外乎是经费与场地。卜卜剧场创办人兼《剧场·酒店》的发起人程守明说:“3年前,卜卜剧场首次在亚庇推出‘乡下剧场’小品演出,也启动了‘XX剧场’系列。‘XX’可以填上任何一个非剧场空间的名字。”

他表示发起这个计划的目的很单纯,“我相信每个艺术工作者都感同身受,一直以来演出空间的缺乏都是表演艺术团体面对的难题之一。不是场租超出预算,就是根本没有适合的场地。因此我就想到要打破所谓‘适合的场地’这件事,把剧场带进非表演场域的空间演出。恰巧遇上了新联益酒店愿意出借这百年酒店给卜卜剧场,于是便想延续这个计划。可这次我们走出了甘榜(乡下),进入了酒店。”

来自芙蓉的程守明是卜卜剧团创办人,也是《酒店·剧场》的发起人。(受访者提供)
来自芙蓉的程守明是卜卜剧团创办人,也是《酒店·剧场》的发起人。(受访者提供)

程守明也透露,“场地的问题解决了,另一个目的则是想为剧团找更多表演的机会,也是想把戏剧从神秘的黑箱带出来,贴近民众,寻回剧场与社区原有的亲密关系,并且也给观众不同的戏剧体验,而这种与观众零距离的演出形式在芙蓉也是第一次发生!”

Advertisement

在非正规的表演空间演出,想必在筹备的过程中一定大有不同。程守明坦言,“说不上比起其他剧场形式孰易孰难,在酒店办剧场倒是多了一层刺激,因为真的无法想像成品会长什么样,也想像不到会引来怎样的观众,以及得到怎样的回应。当然,最大挑战依然是如何在有限的资源内创造出最好玩的东西。由于酒店的空间没有固定的观众席与固定的表演区,观众可以比较自由选择看戏的视角,并且因为空间比较狭小,观众和演员之间几乎是零距离。这点也让人期待两者的连接和爆发力。”

希望成为巡回演出

少了黑箱的格局和规模的便捷,在酒店表演似乎蒙上了许多局限的枷锁。程守明反倒认为这些局限才是发挥无限的因素。“我想任何东西都一样,如果把局限看成局限,它就会一直是局限。比起正规剧场,酒店当然少了很多东西;但剧场本来就是一种创意,像水一样,装进不同的容器就会长出不同的样子。它少了一些东西,同时也多出别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少了完善的技术设备,但我们多出了正规剧场没有的近距离互动。老实说,当初在召集表演者的时候,每个人听说这概念以后都很兴奋,基本上我们都看到更大的可能性。”

“这一次《剧场·酒店》作为西马第一次这类型演出,我们还处于实验阶段,暂时还没有巡演计划。不过以这个环境剧场系列计划来说,我们希望它未来可以成为一种巡回演出形式,就是在不同城市的不同非剧场空间演出同样剧目,让更多人能够在不同的空间看到更别具创意的艺术作品。”

观众像是隐形的偷窥者,走入不同创作者的脑袋——程守明

《剧场·酒店》(Theatre in Hotel)除了表演场地不同,其实还有一个特点。它表演的不是长篇大论的舞台剧,而是4部长约30分钟的小品。程守明指出,“这4部剧并不是在同一个空间轮流演出,而是在不同的酒店角落同时上演2轮。这个概念和‘住酒店’的概念是吻合的,就像是4个人分别住在4间房,发生著不同的故事,而观众就像是隐形的偷窥者,走入不同创作者的脑袋。”

他补充:“创演者分别来自芙蓉、新加坡、沙巴和吉隆坡。我们也第一次尝试环境剧场的演出形式。观众来到现场可以根据前台的文字简介自由选择想看的戏。同一晚的演出每一部戏将连著演两次,也就是说观众每晚可以看到两部戏。”

有趣的是,创作者和表演者都是来自不同地区,甚至是国家,至今彼此都从未碰面。程守明期待且兴奋地说:“正式演出前的一个礼拜,所有的表演者才会陆续来芙蓉集合,也就是说我们都没有正式看过彼此的作品,那些演员也还来过酒店。他们将带著煮好的‘水’(作品)来到这个‘容器’(场地),看看这些艺术作品注入酒店会产生什么意想不到的火花!”

程守明推荐,“观众每一场只能看到两部短剧,所以我们很鼓励观众两场(2天)演出都来,那就可以看到4部戏了。而票价其实也为观众准备了买两场演出套票的优惠,就是两场只售50令吉(一场票价30令吉)。这价钱在一般演出只能看到一部戏,但在这里可以看到来自新加坡、沙巴、芙蓉和吉隆坡的艺术家们的4个作品,绝对是值得的!”

大马观众接受力高

马来西亚不比其他国家,大部分人一生当中可能都没踏进过舞台剧院。或许是艺术造诣不高,自认不懂得欣赏;不然就是觉得票价太贵,不值得买单进场看表演。对于这次的酒店剧场,到底是否能吸引大批观众入席?

当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除了恐慌不安, 你还能怎么做?(受访者提供)
当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除了恐慌不安, 你还能怎么做?(受访者提供)

程守明对此发表了看法,“首先,在酒店这样的一个空间做4部戏,我觉得已经有很大的吸引力,主要是引来了很多年轻观众,当然更多的是搞艺术的同好。‘走进剧场看戏’和‘走进戏院看电影’比较普遍的作法其实对于一些人可能已是乏味了,但走进酒店看戏,并且伸手就可动到演员会是怎样的经验呢?虽然这不是新的形式,但在马来西亚也不是常见的形式。我想,要体验不同的东西的观众还是大有人在。”

他说:“我觉得大马观众其实接受能力蛮强的,对于不同的演出形式虽不至于都喜欢,但基本都抱著客观包容的态度。所以我并不担心没有观众,要担心的话也只担心观众不知道这个演出而让我们错过彼此。”

故事情节

《玛莎去工作》(Martha Goes To Work)

这是一部默剧喜剧小品。透过玛莎这个人物,带领观众去体验城市女孩的简单生活,透过喜剧方式表现城市生活的孤独与无奈。

《玛莎去工作》剧照,图为演员伍佩佩。(受访者提供)
《玛莎去工作》剧照,图为演员伍佩佩。(受访者提供)

《盒子》(Box)

启发自《西藏生死书》,一个即将死亡的男人的一段旅程,重新体验失去的旅程,去探讨生命的意义,这个永恒的议题。

《他晚到的时光》(The One When He Was Late)

叙述一只失忆的灵魂正在探讨著他的死因。当灵魂只能记住好的回忆,那死后的灵魂会记住什么回忆呢?这段回忆对他意味著什么呢?

由邱凯沁主演的《他晚到的时光》,叙述一个失忆灵魂探讨死因。(受访者提供)
由邱凯沁主演的《他晚到的时光》,叙述一个失忆灵魂探讨死因。(受访者提供)

《绞人日记》(A Grinder's Diary)

由3位来自马、新剧场创作者回应鲁迅《狂人日记》所创作的作品。在日记里记录著,狂人提出的封建制度如何“吃人”。借此审视百年后的今天,封建制度几乎已不存在了,传统价值轻易被一句脸书贴文扑灭的时代,孩子们得救了吗?新的吃人怪物又是什么?

通讯站
▍日期:6月21日与22日
▍时间:晚上8时30分
▍地点:芙蓉新联益酒店
▍票务:012-2640258
▍票价:30令吉(一场)50令吉(两场)

活动资讯

《百鬼夜行》形象剧场 首部舞台造型设计表演

《百鬼夜行》(Night Parade of Hundred Demons)是以服装设计、视觉与听觉体验的表演,故事灵感来自于日本艺术家鸟山石燕千金的百鬼夜行插图。人类常对古代的妖魔鬼怪都有刻板印象,总觉得他们的形象是恐怖,表情狰狞得让人恐惧。

《百鬼夜行》是一部形象剧场,以服装造型为演出核心,让观众透过造型设计发现隐藏的角色特质,再从服装剪裁、用料、色调、妆发、饰品搭配等认识服装美学。表演者会重新演绎和模仿各种类型的妖魔鬼怪,让它们看起来更人性化。透过表演者的服装、肢体演出、灯光、音效、现场奏乐、布景等等,势必将鸟山石燕的《百鬼夜行全画集》从绘画转变成前所未有的服装表演!

(受访者提供)
(受访者提供)

▍场次:
6月21日晚上8时
6月22日及23日下午3时及晚上8时

▍地点:
Take A Shot.Studio Cafe, Seri Kembangan

▍票价:68令吉
▍票务:011-11953494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

阅读全文

纽西兰昨恐怖车祸 3死者证实来自大马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